評關羽

文出維基大典
往:

三國蜀漢壽亭侯關羽,時人敬其勇,後人慕其義。茲列歷代評論於左。

時人[]

後人[]

無當時無後世,關羽、張飛皆當勇猛之稱,善戰之謂,又為義士之表木:

  • 「值天下大亂,(劉)遐為塢主,每擊賊,率壯士陷堅摧鋒,冀方比之張飛、關羽。」(《晉書·劉遐傳》)
  • 「(閻)負、(梁)殊曰:『……驍勇多權略,攻必取,戰必勝,關、張之流,萬人之敵者,則前將軍新興王飛,建切將軍鄧羌,立忠將軍彭越,安遠將軍范俱難,建武將軍徐盛。』」(《晉書·苻生載記》)
  • 李庠,字玄序,第三弟也。少以烈氣聞。……趙廞深器之,與論兵法,無不稱善,每謂所親曰:『李玄序蓋亦一時之關、張也。』」(《晉書·李特載記》)
  • 「傉檀曰:『吾今新牧貴州,懷遠安邇之略,為之若何?』(宗)敞曰:『涼土雖弊,形勝之地,道由人弘,實在殿下。段懿、孟禕,武威之宿望;辛晁、彭敏,秦、隴之冠冕;斐敏、馬輔,中州之令族;張昶,涼國之舊胤;趙昌、張穆、邊憲、文齊、楊班、梁崧、趙昌,武同飛、羽。』」(《晉書·禿髮辱檀載記》)
  • 「崔公,古之關張也。」(《魏書·崔延伯傳》)
  • 「史臣曰:『長孫肥結髮內侍,雄烈知名,軍鋒所指,罔不奔散,關、張萬人之敵,未足多也。』」(《魏書·長孫肥傳》)
  • 「當世推其驍果,皆以為關、張弗之過也。」(《魏書·楊大眼傳》)
  • 「薛彤、(高)進之並道濟腹心,有勇力,時以比關羽、張飛。』」(《宋書·檀道濟傳》)
  • 「又有西域胡,妙於弓矢,弦無虛發,眾軍尤憚之。及將戰,(吳)明徹謂摩訶曰:『若殪此胡,則彼軍奪氣,君有關、張之名,可斬顏良矣。』」(《陳書·蕭摩訶傳》)
  • 「武人略陽垣歷生、襄陽蔡道貴,拳勇秀出,當時以比關羽、張飛。」(《南史·文惠太子傳》)
  • 「(從弟京杲)後從李光弼出井陘,督趫盪先驅,戰嘉山尤力,(唐)肅宗異之,召見曰:『黥、彭、關、張之流乎!』」(《新唐書·辛雲京傳》)
  • 「退闕關羽殉節之忠。」(《南齊書·曹虎傳》)
  • 「羽為曹公所厚而忠不忘其君,可謂賢矣。然戰國之士亦能之。曹公得羽不殺,厚待而用其力,可謂賢矣,然戰國之君亦能之。至羽必欲立效以報曹公,然後封還所賜,拜書告辭而去,進退去就,雍容可觀,則殆非戰國之士矣。曹公內能平其氣,不以彼我為心;外能成羽之忠,不私其力于己,是猶有先王之遺風焉。吾嘗論曹公曰:是人能為善而不能不為惡,能為善,是以能享國;不能不為惡,是以不能取天下。」(唐庚《三國雜記》)
  • 「衛尉卿兼檢校左金吾衛大將軍涼國公李延昌,克樹勛庸,遍該韜略,關張萬人之敵,勇不顧身;程李二將之名,忠於衛主。」(《冊府元龜·備御》)
  • 「詠群豪之高軌,嘉關張之飄傑,誓報曹而歸劉,何義勇之超出!據斷橋而橫矛,亦雄姿之壯髪。」(《晉書·列傳第五十七》)
  • 虜主元宏遺虎書曰:「卿進無陳平歸漢之智,退闕關羽殉節之忠,嬰閉窮城,憂頓長沔,機勇兩缺,何其嗟哉!」(《南朝梁·南齊書列傳第十一》)
  • 「朱異之徒,積受金貝,遂使鹹稱胡、趙,比昔關、張,誣掩天聽,謂為真實。」(《梁書•列传第五十》)
  • 「齊孫臏晏嬰、晉程嬰公孫杵臼、燕樂毅、漢曹參陳平韓信周亞夫衛青霍去病霍光蜀昭烈帝關羽張飛諸葛亮、唐房玄齡長孫無忌魏征李靖李績尉遲恭渾瑊段秀實等,皆勛德高邁,為當時之冠。」(《宋史·誌第五十八·禮八》)
  • 「關羽則為仇國所禽,張飛則遭帳下所害。凡此名將,悉皆人雄。」(《宋史·列傳第一百九十八·文苑一》)
  • 「關張比疆治,將相俱和同。」(《梁父吟》)
  • 「楚、漢未分,絳、灌所以宣力;曹、劉競逐,關、張所以立名。然則名立資草昧之初,力宣候經輪之會,攀附鱗翼,世有之矣。」(《隋書·列傳第二十九》)
  • 「公結發戎旅,妙善孫吳 。如雲如鳥之形,因山背水之勢,莫不深明權變,躬先士卒。雙鞬並帶,二戟兼提。滕灌之驍雄,關張之勇扞,復見於茲矣。」(《大周使持節少傅大將軍大都督恒夏靈銀長五州諸軍事恒州刺史普安壯公墓誌銘》)
  • 「爾久從征伐甚有戰功語其威名乃關張之比也。」(《冊府元龜·誡勵》)
  • 「衛尉卿兼檢校左金吾衛大將軍涼國公李延昌,克樹勛庸,遍該韜略,關張萬人之敵,勇不顧身;程李二將之名,忠於衛主。」(《冊府元龜·備禦》)
  • 「蜀之乃祖乃父,或士或人,而皆內稟忠貞,外資驍果,武負關張之氣,文傳揚馬之風,迎大駕以涉岷峨,合諸軍而定關輔忠氣冠乎日月,勛業著乎山河,凡在幽遐,皆所傳達。」(《冊府元龜•傳檄》)
  • 「關羽、張飛,爪牙悉標於西廡。威生戶牖,武耀庭除。」(《蜀先主廟記》)
  • 「乃若關雲長、張益德,雖曰萬人之敵,而程昱等輩奇之,然功業之著見者蓋鮮矣。」(《十先生奧論註》)
  • 「楚、漢未分,絳、灌所以宣力;曹、劉競逐,關、張所以立名。然則名立資草昧之初,力宣候經輪之會,攀附鱗翼,世有之矣。」(《隋書·列傳第二十九》)
  • 「索苞有文武材,舉孝廉,除郎中,每征伐克敵,勇冠三軍,時人比之關羽。宋澄於金城,為步羌三千人所圍,窮守孤堆,垂當破沒,苞以完騎五千,奮劍突陣,徑入與澄對坐,捶頭拊掌大笑。羌皆佩盾、擢刀四面直前。苞謂澄曰:「君但安心,觀我擊之。」乃除區弓接矢,繞捶射之,莫不應弦而倒,皆陷盾通中,立殺三十餘人,創夷者百計,羌即散走。稱神。」(《敦煌實錄》)
  • 「子彥少嘗墜馬折臂,肘上骨起寸余,乃命開內鋸骨,流血數升,言戲自若。時以為逾於關羽。」(《魏書·列傳第十三》)
  • 「留賛鷙猛壯烈,萬人敵也。其剚刃信足與雲長之刮骨,何以異哉?心有主而不動,視疾痛死生若無與於已者,壯士之勇也。況復得其死哉!」(《續後漢書·列傳第六十七》)
  • 「公專逹西南則卻地千裏,東北則獻俘億計。至若挫魏勝觧趙圍,斬顏良於萬人之中,伏孟獲於七縱之際。皆公之任也!」(《文苑英華·巻三百六十九》)
  • 「惟公少稱弘量,喜慍不形,尤長武略,仁而有勇。及感會風雲,立功成務,謙虛下物,始終無改。雖復關羽有國士之風,祭遵懷儒者之操,無以加也。」(《文館詞林·巻四百五十三》)
  • 「武帝伐廣固,仲德為前驅,戰輒破之,大小二十余戰。論曰:王仲德受任二世,能以功名始終。入關之役,檀、王鹹出其下。元嘉北討,則受督於人,有藺生之誌,而無關公之憤,長者哉。」(《南史·列傳第十五》)
  • 張輔:「張飛關羽,皆人傑也。」(《名士優劣論》)
  • 葛洪:「鹹謂勇力絕倫者,則上將之器;洽聞治亂者,則三九之才也。然張飛關羽萬人之敵 ,而皆喪元辱主,授首非所。」
  • 陸雲:「關羽滔天,作雲西土。帝曰將軍,整爾熊虎。」(《吳故丞相陸公誄》)
  • 石重貴張彥澤:「猛若關張,氣吞荊聶,薦膺委寄,每著勤勞。鳴鏑離弦,既得吟猿之妙;青萍出匣,久彰斷兕之名。營陣之間,皆推果毅。」(《親征契丹命將制》)
  • 尹義尚:「徐元直西蜀之謀士,關雲長劉氏之驍將,須歸即遣,知叛弗追,今之與古,何其異趣?」(《與徐仆射書》)
  • 常璩:「河東關羽雲長,同郡張飛益德,並以壯烈,公壯羽勇銳,拜偏將軍 。」(《華陽國誌·劉先主誌》)
  • 張茂:「可方呂布、關羽,而雲孟德不及,豈不過哉。」(《十六國春秋》)
  • 崔鴻:「劉淵別將劉翼,驍勇過人,能一手舉殿柱,跳過平陽門,時人擬之關張。」(《十六國春秋》)
  • 薛安都:「時人雲關羽斬顏良不是過也。」(《南史·薛安都傳》)
  • 庾信:「公入仕四十五年,身經一百六戰。通中陷刃,疾甚曹參;刮骨傅藥,事多關羽。而風神果勇,儀表沈雄,事親無隱無犯。學不專經,略觀書籍;兵無師古,自得縱橫。」(《周柱國大將軍紇幹弘神道碑》)
  • 郎士元:「將軍秉天資,義勇冠今昔。走馬百戰場,一劍萬人敵。誰為感恩者,意是思歸客。流落荊巫間,徘徊故鄉隔。離筵對此宇,灑酒暮天碧。去去無復言,銜悲向陳跡。」(《壯繆侯廟別友人》又稱《關羽祠送高員外還荊州》)
  • 王維:「非關羽之絕倫,何以廁跡虎臣、儀形麟閣?」(《為曹將軍謝寫真表》)
  • 元結:「何人恩信過於田橫?何人壯勇等於關羽?」(《問進士(永泰二年通州問)·第五》)
  • 虞世南頌關羽:「利不動,爵不縶,威不屈,害不折,心耿耿,義烈烈,偉丈夫,真豪傑,綱常備,古今絕」。
  • 張士貴:「乃絳州義軍都頭目薛懷玉也。此人勇若關張,智同伊尹,堪當大用。」(《薛仁貴征遼事略》)
  • 賀遂亮:「關羽萬人之敵,聲雄百代。捐軀殉國之誌,冒流鏑而逾堅;輕生重義之(闕四字)而難(闕一字)心懸水鏡,鬼神無以蔽其形;質過松筠,風霜不能改其色。」(《大唐平百濟國碑銘》)
  • 張元晏:「禰衡垂一噪聲之名,關羽藎萬人之敵。禦眾布投膠之德,禮賢懷比飯之恭。智略出群,忠果成性。」(《授馮行襲昭信軍節度使制》)
  • 董侹:「惟將軍當三國之時,負萬人之敵,孟德且避其鋒,孔明謂之絕倫。」(《荊南節度使江陵尹裴公重修玉泉關廟記》)
  • 李儉:「黃霸為列郡之雄,關羽乃萬人之敵。」(《銀青光祿大夫太子中允贈工部尚書清河張公神道碑銘》)
  • 楊炯:「攻城野戰,張飛、關羽;奇策密謀,荀攸賈詡。」(《瀘川都督王湛神道碑》)、「陶公相宅,郭璞占墳。麵丹鳳而背元龜,兆青烏而徵白馬。三百篇之後,蔔筮何從?二千石之榮,子孫無替。長男仁叡、男中仁楷、少男仁護、仁昉等,或體窮三變,藩、陸不足以昇堂;或力敵萬夫、關、張不足以扶轂。」(《唐上騎都尉高君神道碑》)
  • 杜甫:「孰與關張並,功臨耿鄧親。應天才不小,得士契無鄰。」(《謁先主廟》)
  • 杜牧:「天下無雙將,關西第一雄。授符黃石老,學劍白猿翁。矯矯雲長勇,恂恂郤縠風。」(《題永崇西平王宅太尉愬院六韻》)
  • 唐僖宗:「前左武軍大將軍宋皓,負關張勇智,有韓白英雄,累著戰功,再居環衛。」(《討王郢詔》)
  • 王勃:「以先主之寬仁得眾,張飛、關羽萬人之敵,諸葛孔明之儔,左提右挈,以取天下,庶幾有濟矣。」(《三國論》)
  • 李德裕:「蜀先主與關羽、張飛同臥起,而稠人廣坐,侍立終日。皆用此道,故能成功。夫禦英傑,使猛將,與見道德之人,接方正之士不同也,不可以繁禮飾貌,以浮辭足言,宜洞開胸懷,令見肝肺。氣懾其勇,恩結其心,雖踞洗召之,不為薄矣。祿山,夷狄之譎詐者也,非將門英豪,草萊奇傑,其戰鬥之氣,擊刺之才,去關、張遠矣!」(《英傑論》);「魏得關羽,則張遼挾以前驅。故能挫強楚之鋒,取顏良於麾蓋。」(《授何清朝左衛將軍兼分領蕃渾兵馬制》)
  • 徐夤:「雖倚關張敵萬夫,豈勝恩信作良圖。能均漢祚三分業, 不負荊州六尺孤。綠水有魚賢已得,青桑如蓋瑞先符。 君王幸是中山後,建國如何號蜀都。」(《蜀》)
  • 陳淵:「當時先主得關張,能使西川弱勝強。」(《默堂集·卷九》)
  • 貫休:「龔遂劉寬同煦嫗,張飛關羽太驅馳。」(《賀鄭使君》)
  • 岑參:「虜騎無數來,見君不敢當。漢將小衛霍,蜀將淩關張。」(《東歸留題太常徐卿草堂》)
  • 趙蕤:「(虞世南)曰:彼孔明者,命世之奇才,伊呂之儔匹,臣主同心,魚水為譬,但以國小兵弱,鬥絕一隅,支對二方,抗衡上國;若使與曹公易地而處,騁其長算,肆關、張之武,盡諸葛之文,則霸王之業成矣。」(《長短經》)
  • 崔致遠: 「軍名定難,雅稱關張之聲;縣號宜君,克符堯舜之德。」(《賀殺黃巢賊徒狀》);「斯乃司徒相公鏡於心而寬兮綽兮,枰於事而無偏無黨,網羅雋彥,籠罩驍雄,於儒則沈謝呈才,於武則關張效力。」(《初投獻太尉啟》);「所謂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絳灌亦一時俊傑,關張非累世勛庸,鏤姓名於金鼎玉鍾,飾儀形於雲臺煙閣,永言盡美,孰敢爭先?」(《徐州時溥司空·第二》)
  • 桑叔文:「漢有汲黯,當朝為之正色。若非功高衛霍,名比關張,孰能有此榮貴。」(《唐故淮南節度討擊副使光祿大夫試殿中監兼泗州長史上柱國北平縣開國伯田府君墓誌銘》)
  • 徐鉉:「唐室崩離,諸侯角逐。吳武王奮桓文之舉,我先君效關張之用。摧(生字「亠兇」,即腦字無月)略地,所向無前。功加於時,慶鐘於後。」(《洪州豐城縣李司空碑文》)
  • 孔平仲:「狄青字漢臣。元昊叛,屢將兵出戰,四年間大小二十五陣,八中流矢,人呼‘狄天使’,上觀其儀表曰:‘朕之關張。’」(《孔氏談苑》);「鼉鳴魚躍尚恐懼,萬一敵至誰敢當?邀看大船載旗鼓,聞說乃是關雲長。」(《詠將軍詩》);「北人更欲生關羽,猶倚糜芳信士仁。 曹操雄心懷白馬,董昭空自弄精神。」(《詠史下·關羽四首》)
  • 曹勛:「帝謂關張勇,氣吞豺虎群。忠誠昭白日,始卒翊明君。滅沿臺躔耀,哀榮鳳口墳。傳家有賢嗣,淚血入江雲。」(《楊和王挽章五首》)
  • 李邦直:「天下義士,雲長之徒掉臂而徐去,管寧之屬浮海而避之。」(《魏論》)
  • 謝采伯:「孫權運籌於內,劉備、諸葛亮、周瑜、關侯等,合謀並智,方拒得曹操,敗之於赤壁,亦未為竒政縁。」(《密齋筆記·卷二》)
  • 文天祥:「項籍、關侯、敖曹擒虎之流。」(《文山集·送彭叔英序》)
  • 陳子微:「廈傾木不支,鼎重足先折。關張不終身,儀秦亦無舌。」(《本堂集·卷二十九》)
  • 劉知幾:「關張以傲誕為將,桑霍以滿盈居職。」(《思慎賦》)
  • 員興宗:「吾鄉所遣騎,乃探騎耳。豈人人關張乎!」(《九華集·卷二十四》);「時乎不渾護強中擒呂布,神乎不蓋藏萬眾取顏良。」(《九華集·卷二十四》)
  • 綦崇禮:「以頗牧之才,關張之勇,盡護諸將,獨殿一方,鏖兵苦戰,則大敵為殱,據險守堅,則嚴師莫犯。」(《北海集·卷十一》)
  • 李廌:「駢英雄則關張奮其武,登雋良則龐蔣善其職。」(《濟南集·卷五》);「三方各虎踞,猛將皆成群。屹然萬人敵,惟髯稱絕倫。仗節氣蓋世,橫矟勇冠軍。」(《關侯廟》)
  • 黃履翁:「古之烈士才略,則向寵柳渾蔡道貴鮑昭。或曉暢軍事,料敵萬裏;或勇比關張,或治績顯太原。」(《古今源流至論·別集卷四》)
  • 汪藻:「決勝重圍,飛、羽有萬人之敵。」(《浮溪集·韓世忠除兩鎮節度使制》)
  • 蕭常:「羽飛萬人之敵勇有余,而不知跡其行事。皆有國士之風,然羽剛而自矜,飛暴而少恩,此其所以敗也。」(《續後漢書》)
  • 劉克莊:「骨已朽黃泉下,傳猶列青史中。猛樸時來宰相,關張運去英雄。」(《即事六言四首》);「甘寧關羽至今傳,名將為神自古然。生不封侯三萬戶,死猶廟食數千年。」(《即事六言四首》)
  • 方回:「萬人為翰墨,無一曹思王。萬人握幹殳,無一關雲長。」(《題來將軍括蒼送行卷》)
  • 賈似道:「要知鬥處關張勇,頭小牙長體似金。」(《促織經·琵琶翅》)
  • 何溟:「四海紛紛漢鼎移,將軍委質願扶持。欲除曹氏眼前害,豈料吳兒肘後欺?報國忠心千載著,復仇遺恨幾人知。我因王事行郊邑,特向高墳酬一卮。」(《題大王冢》)
  • 趙秉文:「壯如破敵,勢甚擒賊,至如關羽義勇,張綱奮烈。取鯨鯢於堅陣,叱豺狼之當轍。」(《滏水集·古賦·海青賦》)
  • 李俊民:「鼎足相吞勢未分,誰能傾蓋得將軍?曹吳不是中原手,天下英雄有使君。」(《襄陽詠史·關將軍廟》)
  • 吳箕:「關雲長有功於魏,舍之而去,不畔先主,此有古國士風,亦足以見先主之得人心。」(《常談》)
  • 嶽飛:「一死何足道,要使後世書策知有嶽飛之名,與關張輩功烈相仿佛耳。」(《金駝續編·卷二十八》)
  • 龔開:「大刀關勝,豈雲長孫。雲長義勇,汝其後昆。」(《宋江三十六贊》)
  • 郭允蹈:「關雲長以萬人之敵,弘護荊州,昭烈君臣以為長城,而輕躁寡謀,墜呂蒙之詭計。昭烈勇於一決,以爭荊州,君臣於是俱失之矣!或謂:是後也,昭烈不自將,而孔明長嘯以下荊州,則何如?曰:非孔明之誌也。孔明固謂孫權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之。又謂國賊曹操非孫權,又謂法孝直在,必能諫止上此行,孔明蓋亦難之矣。曰:然則荊州遂可置之度外乎?曰:向使雲長自江陵出襄陽,而益德、黃權有一人焉,為居守之計。則固可震撼中原,而無後顧之憂矣。雲長既死,雖孔明亦未如之何也。」(《蜀鑒 ·昭烈敗績於猇亭》)
  • 鄭鹹:「侯諱某,姓關氏,以忠義大節事蜀先主昭烈皇帝,為左右禦侮之臣,官至前將軍,假節鉞。侯之名聞天下後世,雖老農稚子,皆能道之。然謂侯英武善戰,為萬人敵耳,此不足以知侯也。曹孟德以奸雄之資,挾天子以令中原,虎視鄰國,謂‘本初猶不足數,而況其下乎?’獨先主區區,欲較其力,而與之抗。然屢戰而數敗矣。士於此時,懷去就之計者,得以擇主而事之。茍不明於忠義大節,孰肯抗強助弱,去安而即危者?夫爵祿富貴,人之所甚欲也。視萬鍾猶一芥之輕,比千乘於匹夫之賤者,豈有他哉,忠盡而義勝耳。侯以為曹公名為漢臣,實漢仇也。而先主固劉氏之宗種,侯嘗受漢爵號矣。茍為擇其所事,則當與曹乎?當與劉乎?曹、劉之不敵,雖愚者知之。巴蜀數郡,以當天下之半,其成功不可待也,而侯豈以此少動其心哉?秋霜之嚴,見日見則消;南金之堅,遇剛則折。而侯之忠義凜然,雖富貴在前,死亡居後,不可奪也。孔融、楊彪皆巨德元老,一日少忤曹公,乃戮而囚之。侯為曹公所得,不敢加無禮焉;比其去也,熟視而不敢追。然則侯之所本,勝曹公多矣。蓋有以服其心而折其氣,豈在行陣間乎!侯本解人,廟於郡城之西。廟久不治,裏中父老相與經營,加完新焉。時維太守張公,別乘張公,相與為雍容鎮靜之政,而解民熙然樂之,日有餘暇,可以致力於神矣。然則神安其宅,厥有由哉。」(《重修廟記》)
  • 張商英:「月缺不改光,劍折不改鋩。月缺白易滿,劍折尚帶霜。勢利尋常事,難屈誌士腸。男兒有死節,可殺不可量。」(《詠辭曹事》)
  • 張仲宣:「張遼運籌之方,可以歸之於先軌;關羽搴旗之效,可以論之於後塵。」(《對知合孫吳可以運籌決勝策》)
  • 南濤:「及刺顏良於東郡,曹公即表王漢壽亭侯。」(《紹興重修廟記》)
  • 黃茂才:「氣蓋世,勇而強。萬眾中,刺顏良。」(《武安王贊》)
  • 葉適:「(耿)豪雖兇粗不足取,而以關張比之,則又其細爾。」(《習學記言·卷三十五》)
  • 朱熹:「正如關羽擒顏良,只知有此人,更不知有別人,直取其頭而歸。」(《朱子語類》)
  • 孫銳:「千載人,百世士。知正統,明大義。漢丞相,蜀先主。同公心,燭三光。為嶽瀆,為星雲。今不死,髯將軍。」(《雲長公贊》)
  • 陸遊:「顏良文醜知何益,關羽張飛死可傷。等是人間號驍將,太山寧比一毫芒。」(《讀史》)
  • 洪邁:「自古威名之將,立蓋世之勛,而晚謬不克終者,多失於恃功矜能而輕敵也。關羽手殺袁紹二將顏良、文醜於萬眾之中。及攻曹仁於樊,於禁等七軍皆沒,羽威震華夏,曹操議徙許都以避其銳,其功名盛矣。而不悟呂蒙、陸遜之詐,竟墮孫權計中,父子成禽,以敗大事。」(《容齋隨筆·卷十一》)
  • 陳亮:「夫關羽好勇而無謀,恃氣而驕功,此其勢甚易譎也。」
  • 陳元靚:「劍氣淩雲,實曰虎臣。勇如一國,敵萬人。蜀展其翼,吳折其鱗。惜乎中勇,前後絕倫。」(《事林廣記後集》)
  • 火魯胡達:「來謁崇寧廟,遺容古貌寒。奮戈扶寒祚,斬將報曹瞞。忠烈條山並,英靈解土。未能並吳魏,常使後人嘆。」(《謁解州廟》)
  • 郝經:「羽、飛昭烈啑血起義,夙定君臣之分,期復漢室,百折興王。闞如兩虎嘯風從龍,夾之以飛,雄猛震一世,號稱萬人敵。羽報效於操,致書而去,飛瞋目橫矛,而與操決。矯轎義烈,上通於天,漢於是乎不亡。」;「羽儀狀雄偉,嶽嶽尚義,儼若神人。」(《續後漢書·卷十六》);「昔魏武之於關侯,梁高祖之於賀拔勝,孔明之於徐庶,皆謀臣猛將,反覆去就,知其無留,意猶不固止。」(《與賈丞相書》);「雲長萬人之敵,而呂蒙襲取。昭烈一世之雄,而陸遜摧破。漢之義師,不復東征。祗保梁益,吳遂蹈跨荊揚。操不可圗,丕乃禪代曺氏。遂有中國,而天下三分,殆非人謀亦天意也!」(《續後漢書·卷五十六》);「躍馬斬將萬眾中,侯印賜金還自封。橫刀拜書去曹公,千古凜凜國士風。跨有荊、益事戰攻,直指許、洛期一戎。操為喘氣謀避鋒,權為鯨梟示象恭。」(《重建廟記》)
  • 迺賢:「 昔遊玉泉寺,系馬松樹林。獨坐大石上,浩歌梁父吟。老衲林下來,示我三古印。連環絡螭紐,篆畫蝕蒼暈。將軍觔無敵,勁氣橫九州。誌在復漢鼎,豈事身封侯?昭烈勢孤危,恃侯作堅壘。威震曹家啊,膽落中夜起。浮雲幾變滅,瑑刻良可摹。今人千載下,拂拭空嗟籲。」(《賦關將軍印》)
  • 周午:「三分鼎峙裂九州,群飛擇木各為謀。雲長天挺萬人敵,不事他人獨事劉。分雖君臣情骨肉,此豈漢賊所能祿?仲謀不度來求婚,遣使甘言只屈辱。奮髯北伐將徙都,白衣狙詐勞仁呼。赤帝不靈天既厭,荊蜀中斷絕一隅。人亦各為其主耳,南昌局量非操擬。嵯峨一冢余千年,長使英雄淚如水。」(《題大王冢》)
  • 程嚴卿:「將軍氣作漢長城,此身肯與賊俱生?一時成敗風雲散,千古精誠日月明。最恨含沙多鬼蜮,堪憐失水制鯤鯨。九京莫喚英雄起,余子紛紛論甲兵。」(《題大王冢》)
  • 楊博:「維帝忠義昭宇宙,功業垂史冊,祀祠遍天下,黃發稚齒,極海窮邊,靡不崇重。而帝之隨在者靈,威蓋顯赫,千載一日。」
  • 李贄:「雲長信義,不設機械,觀其待徐公明可見也。到底是個君子,不比小人,外厚其貌而衷薄甚也。」
  • 鐘敬伯: 「雲長信義性成,機械不生,故徐晃自詐而彼自誠也。其威鎮華夏,忠貫古今,真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乎?」
  • 王夫之:「吳、蜀之好不終,關羽已死,荊州以失,曹操以乘二國之離,無忌而急於篡,關羽安能逃其責哉?羽守江陵,數與魯肅生疑貳,於是而諸葛之誌不宣,而肅亦苦矣。肅以歡好撫羽,豈私羽而畏昭烈乎?其欲並力以抗操,匪舌是出,而羽不諒,故以知肅心之獨苦也。」 、「關羽,可用之材也,失其可用而卒至於敗亡,昭烈之驕之也,私之也,非將將之道也。」(《讀通鑒論·卷九》)
  • 李鑒:「炎漢阿危配此身,垂成功業委枯榛。傅糜俱罪生狂計,蒙遜陰謀繆見親。自許以南俱失望,吞吳而下豈無因?三分往事成陳跡,椽筆稱量自有神。」(《題大王冢》)
  • 胡琦:「孰若雲長大勇憤發,心不忘義,事漢昭烈,誓同生死。守荊州九年,賊畏之如虎,討樊之舉,鼓忠烈之氣,破奸雄之膽,可不謂壯哉!惜乎事機垂成,禍生於所忽,乃守其誌,終始不回,卓然為漢忠臣,獨見稱於後世。廟食玉泉,至今不絕。四方祈謁,靈應如響,不亦盛乎!及考其事跡本末具存,國誌所不載者散在眾籍,文字交錯,難用檢尋,覽之者無不病焉。」(《新編實錄序》)
  • 張珣:「憶昔天下初三分,猛將並驅誰軼群。桓桓膽氣萬人敵,臥龍獨許髯將軍。威吞曹瞞欲遷許,中興當日推元勛。惜我壯繆功不就,竟令豺兕還紛紛。血食千年廟貌古,歲時歌舞今猶勤。君不見天都、靈武巢未覆,撫髀常思漢壽君。」(《義勇行》)
  • 程敏政:「古今稱之者,以其忠義大節,足以仰高於後也。」(《讀將鑒博議》)
  • 畢沅:「吳國公戒之曰:‘克敵在勇,全勝在謀。昔關羽號萬人敵,為呂蒙所破,為無謀也,爾宜深戒之。’」(《續資治通鑒》)
  • 劉緯:「鞍馬平生百戰身,可憐於此臥荒榛。俘來於禁元輕敵,釁起孫吳為結親。魚水君臣終不忝,功名竹帛擬重新。玉泉寂寂悲黃鳥,千載英靈漢代人。」(《題大王冢》)
  • 趙翼廿二史劄記》卷七關張之勇,稱勇者而推關張者,皆詳細整理之,曰「漢以後稱勇者必推關張」。
  • 蔡東藩:「赤膽忠心誓報劉,越江討賊死方休;東吳不念東風惠,萬古江潮咽恨流。」

引據[]

  1. 資治通鑑·漢紀五十三至晉紀十二》
  2. 《資治通鑒·卷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