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禁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魏益壽厲侯于禁文則泰山巨平人也。

黃巾起,鮑信招合徒眾,禁附從焉。及曹操兗州,禁與其黨俱詣為都伯,屬將軍王朗。朗異之,薦禁才任大將軍。操召見與語,拜軍司馬,使將兵詣徐州,攻廣戚,拔之,拜陷陳都尉

從討呂布濮陽,別破布二營於城南,又別將破高雅須昌

從攻壽張定陶離狐,圍張超雍丘,皆拔之。

從征黃巾餘黨劉辟黃邵等,屯版粱,邵等夜襲操營,禁帥麾下擊破之,斬邵等,盡降其眾,遷平虜校尉

從圍袁術橋蕤於苦,斬蕤等四將。

從至,降張繡。繡復叛,操與戰不利,還舞陰。是時軍亂,各間行求操。禁獨勒所將數百人,且戰且引,雖有死傷不相離。虜追稍緩,禁徐整行隊,鳴鼓而還。未至操所,道見十餘人被創裸走,禁問其故,曰:「為青州兵所劫。」初,黃巾降,號青州兵,操寬之。故敢因緣為略。禁怒,令其眾曰:「青州兵同屬曹公,而還為賊乎!」乃討之,數之以罪。青州兵遽走詣操自訴。禁既至,先立營壘,不時謁操。或謂禁:「青州兵已訴君矣,宜促詣公辨之。」禁曰:「今賊在後,追至無時,不先為備,何以待敵?且公聰明,譖訴何緣!」徐鑿塹安營訖,乃入謁,具陳其狀。操悅,謂禁曰:「淯水之難,吾其急也,將軍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古名將,何以加之!」於是錄禁前後功,封益壽亭侯

復從攻張繡於,擒呂布於下邳,別與史渙曹仁眭固射犬,破斬之。

操初征袁紹,紹兵盛,禁願為先登。操壯之,乃選步騎二千人,使禁將,守延津以拒紹,自引軍還官渡劉備徐州叛,操東征之。紹攻禁,禁堅守,紹不能拔。復與樂進等將步騎五千,擊紹別營,從延津西南緣河至汲、獲嘉二縣,焚燒保聚三十餘屯,斬首獲生各數千,降紹將何茂王摩等二十餘人。操復使禁別將屯原武,擊紹別營于杜氏津,破之。遷裨將軍,從還官渡。操與紹連營,起土山相對。紹射營中,士卒多死傷,軍中懼。禁督守土山,力戰,氣益奮。紹破,遷偏將軍冀州平。

昌豨復叛,遣禁征之。禁急近攻豨;豨與禁有舊,詣禁降。諸將皆以為豨已降,當送詣操,禁曰:「諸君不知公常令乎!圍而後降者不赦。夫奉法行令,事上之節也。豨雖舊友,禁可失節乎!」自臨與豨決,隕涕而斬之。是時操聞而歎曰:「豨降不詣吾而歸禁,豈非命耶!」益重禁。東海平,拜禁虎威將軍

後與臧霸等攻梅成張遼張郃等討陳蘭。禁到,成舉眾三千餘人降。既降復叛,其眾奔蘭。遼等與蘭相持,軍食少,禁運糧前後相屬,遼遂斬蘭、成。增邑二百戶,並前千二百戶。

操常恨朱靈,欲奪其營。以禁有威重,遣禁將數十騎,齎令書,徑詣靈營奪其軍,靈及其部眾莫敢動;乃以靈為禁部下督,眾皆震服,其見憚如此。遷左將軍假節鉞,分邑五百戶,封一子列侯

建安二十四年,操駐長安,使曹仁討關羽,又遣禁及龐德助仁。秋,大霖雨,漢水溢,平地水數丈,禁等七軍皆沒。禁與諸將登高望水,無所回避,羽乘大船就攻禁等,禁遂降,惟德不屈節而死。操聞之,哀歎者久之,曰:「吾知禁三十年,何意臨危處難,反不及龐德邪!」會孫權擒羽,獲其眾,禁復在

文帝踐阼,權稱藩,遣禁還。帝引見禁,鬚髮皓白,形容憔瘁,泣涕頓首。帝慰諭以荀林父孟明視故事,拜安遠將軍。欲遣使吳,先令北詣鄴謁高陵。帝使豫於陵屋畫關羽戰克、龐德憤怒、禁降服之狀。禁見,慚恚發病薨。諡禁曰厲侯

特徵[]

是時,禁與張遼、樂進、張郃、徐晃俱為名將,操每征伐,咸遞行為軍鋒,還為後拒;而禁持軍嚴整,得賊財物,無所私入,由是賞賜特重。然以法禦下,不甚得士眾心。

家屬[]

  • ,益壽亭侯。

[]

  • 三國志》評曰:「于禁最號毅重,然弗克其終。」
  • 曹操曰:「淯水之難,吾其急也,將軍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古名將,何以加之!」
  • 操曰:「吾知禁三十年,何意臨危處難,反不及龐德邪!」

[]

  • 《三國志·魏書·于禁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