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郃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張郃儁乂後漢河間人也。

漢末應募討黃巾,為軍司馬,屬韓馥。馥敗,以兵歸袁紹。紹以郃為校尉,使拒公孫瓚。瓚破,郃功多,遼寧國中郎將

曹操袁紹距於官渡。紹遣將淳于瓊等督糧鳥巢,操自襲之。郃說紹曰:「曹公兵精,往必破瓊等;瓊等破,則將軍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圖曰:「郃計非也。不如攻其本營,勢必還,此為不救而自解也。」郃曰:「曹公營固,攻之必不拔,若瓊等見禽,吾屬盡為虜矣。」紹但遣輕騎救瓊,而以重兵攻操營,不能下。操軍果破瓊等,紹軍潰。圖慚,又更譖郃曰:「郃快軍敗,出言不遜。」郃懼,乃歸操。

操得郃甚喜,謂曰:「昔子胥不早寐,自使身危,豈若微子韓信邪?」拜郃偏將軍,封都亭侯,授以眾,從攻,破之。又從擊袁譚渤海,圍雍奴,大勝。從討柳城,與張遼俱為先鋒,以功遷平狄將軍。別征東萊,討管承,又與張遼討平陳蘭梅成諸賊。

又從破馬超韓遂渭南。圍安定,降楊秋。與夏侯淵討賊梁興武都,又破馬超。

操征張魯,先遣郃督諸軍討興和氐王竇茂。操從散關漢中,又先遣郃督步卒五千於前通路。至陽平,魯降,太祖還,留郃與夏侯淵等守漢中,拒劉備。郃別督諸軍降巴東巴西二郡,徙其民於漢中。進軍容渠,為備將張飛所拒,引還[[[南鄭]],拜盪寇將軍。

劉備屯陽平,郃屯廣石。備以精卒萬餘分為十隊,乘夜急攻郃。郃率親兵搏戰,備不能克。其後備滅淵,郃還陽平。是時軍失主帥,三軍皆失色。淵司馬郭淮乃令眾曰:「張將軍,國家名將,劉備所憚;今日事急,非張將軍不能安也。」遂推郃為主。郃出,諸將皆受郃節度,眾心乃定。操駐長安,遣使假郃,令其還屯陳倉口。

魏文帝位,以郃為左將軍,進爵都鄉侯。及踐阼,進封鄚

詔郃與曹真安定部,平之,又遣其荊州夏侯尚江陵

魏明帝即位,遣南屯荊州,與司馬懿孫權,破之。

諸葛亮祁山。加郃位特進,遣督諸軍,拒亮將馬謖街亭。謖依阻南山,不下據城。郃絕其汲道,擊,大破之。南安天水安定諸郡應亮,郃皆平之。詔曰:「賊亮以巴蜀之眾,當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

司馬懿治水軍於荊州,欲順入江伐吳,詔郃督關中諸軍往受節度。諸葛亮復出,急攻陳倉,帝驛馬郃到京都。帝自幸河南城,置送郃,遣南北軍士三萬及分遣武衛虎賁使衛郃,因問郃曰:「遲將軍到,亮得無已得陳倉乎!」郃知亮縣軍無谷,不能久攻,對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計亮糧不至十日。」郃晨夜進至南鄭,亮退。詔郃部還京都,拜征西車騎將軍

諸葛亮復出祁山,詔郃督諸將西至略陽,亮還保祁山,郃追至木門,與亮軍交戰,飛中郃右,薨,謚曰壯侯。子嗣。郃前後征伐有功,明帝分郃戶,封郃四子列侯。賜小子關內侯

特徵[]

郃識變數,善處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郃雖武將而愛樂儒士,嘗薦同鄉卑湛經明修行,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軍外勒戎旅,內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耀湛為博士。」

[]

  • 三國志》評曰:「太祖建茲武功,而時之良將,五子為先。于禁最號毅重,然弗克其終。張郃以巧變為稱,樂進以驍果顯名,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或注記有遺漏,未如張遼、徐晃之備詳也。」
  • 曹操謂曰:「昔子胥不早寐,自使身危,豈若微子去殷、韓信歸漢邪?」

[]

  • 《三國志·卷十七·張郃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