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宣言

文出維基大典
往:
馬公

共產黨宣言英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共產主義同盟之綱領也。馬克思恩格斯共著之,謂共產風潮乃史之必然。西曆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一日佈於英國倫敦。斯文勉無產者起而革命,亡資本主義,致天下大同。 [一]其「普天下無產者,聯合哉!」一語廣傳於世。

詮敘[]

共產之幽靈,方徘徊歐洲。其地遺孽,若景宗、沙皇、梅特涅、基佐,若法國之民本黨、德意志之巡捕,未有不聯盟以彈壓之也。今為野黨者,何幾不以共產污名其當政者?當政亦何幾不以共產為章本,反訾其敵黨及仇讎?然則可斷案者二:

曰:共產黨之為歐洲之勢力,已得公仞。

曰:揚宗旨於萬國、傳檄文以自立,正其時也。

於是,吾輩集議倫敦,擬定宣言,決以英、法、德、意、荷、丹諸國之語曉聞天下。

資產者及無產者[]

民群歷史,實流競而為史也。

繇氓也、奴婢也、顯族也、齊民也、田主也、佃農也,若夫行社之管領及幫工者,一言蔽之,莫非壓迮或受抑者也。其對峙則鬥爭無閒,及民群演進,相待而變。

自原人以來,民未嘗不有等。若大秦之貴族、之騎士、之平民、之賤民,作中古之諸侯、之臣仆,若行社之魁領、之幫工、之佃戶,皆是也。而一等之中,復別有判分。

及封建制覆,資本制興,民等為之一變。而壓迫常存,以規制之,徒以新易舊耳。

然當今之世,資本制也,有特質焉,即民等對立之化簡,但資產與無產者也。

中世之佃戶生邑民,邑民生財紳。

美洲探,航線環,資本之天地新開。印度以東,中國之市貿,美洲之殖民,生計之資為增,又繼起商賈、航海、工業,封建遂不反矣。

舊封建或行社之行賈,無以充盈市集,遂以作場代之。行社魁領推排出民等也。

市場拓,需求增,作場弗能足。遂作汽機代之。今之工廠代舊之作場,萬貫豪富牽帥產業之方向,當世之資本人代近世之作場主也。

大工業之立,蓋美洲之勘探以具之。寰宇市貿之拓張,策進商賈,航海,陸路之拓張,遂其策進實業天演。工業,商賈,航海,軌路之拓張,又使資本品流發展之,資本駿發,滅沒中世之遺孽也。

遂可知之,當時之資產品流乃長期發展而成,乃生產途術與交易之途術更替而成也。

資產品流之發展,治制從之。於諸侯國,受抑者是也。於公社,自治制置是也。於帝制國,輸稅之第三品流是也。近世之時,方與顯族相抗,以固帝制國之基。當世代議之時,方得專制之權也。

資產品流當為歷史變革之先驅也。

無產者及共產者[]

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之典籍[]

白色之社會主義[]

墨守陳規之社會主義或資產人之社會主義[]

空想之社會主義或空想之共產主義[]

共產黨人對敵黨之心態[]

閱畢,可知吾輩共產黨人與工人黨之倫,亦可得其與英國璽書派及美國變法派之倫也。

共產黨人為勞工之裨益而爭抗,然其今時之爭抗,亦為其來時也。

法國共產黨人同社會主義民政黨盟之,以反資產品流,亦不忘批判空想之謬誤也。

瑞士共產黨人同民本黨而盟,然不忘其激進之本質也。

波蘭共產黨人以土地改革為民種解放之要端,彼丙午克拉科夫之變。

德國共產黨人同其國之資產品流,若資產者舉兵革命,共產黨人必從之。

然吾輩弗能忘者,乃詔示勞工資產品流與無產品流之對立,若帝制傾覆,是使勞工舉義兵而傾資本之制也。

共產黨人專意於德國,蓋德國資本制變革將至,同十七稘之英國,十八稘之英國,德國於歐洲進步之時尚為帝制,其國無產品流方越而立制也。

綜上,共產黨人扶持傾覆當時之制之變革也。

其中,所有制為上,以為章旨。

宣言即終,共產黨人為天下之民主黨之輯合而爭抗也。

吾輩不屑抑諱吾輩之章旨。乃明詔曰:彼眾之意需傾覆當下之制方可及之。共產主義變革當立,令天下之統治者戰慄兮!無產者所失,維枷鎖之羈勒;所得,則天下之廣袤!

普天下無產者,聯合哉!

  1. 引據《共產黨宣言》(第四章):「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