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共產黨宣言

文出維基大典
馬學
馬恩二人
共產主義研論

共產黨宣言英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共產主義同盟之綱領也。馬克思恩格斯共著之,謂共產風潮乃史之必然。西曆一八四八年二月二十一日佈於英國倫敦。斯文勉無產者起而革命,亡資本主義,致天下大同。 [一]其「全方貧工之聯合!德語: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一語廣傳於世。

詮敘[]

共產之幽靈,方徘徊歐洲。其地遺孽,若景宗、沙皇、梅特涅、基佐,若法國之民本黨、德意志之巡捕,未有不聯盟以彈壓之也。

今為野黨者,何幾不以共產污名其當政者?當政亦何幾不以共產為章本,反訾其敵黨及仇讎?然則可斷案者二:

曰:共產黨之為歐洲之勢力,已得公仞。

曰:揚宗旨於萬國、傳檄文以自立,正其時也。

於是,吾輩集議倫敦,擬定宣言,決以英、法、德、意、荷、丹諸國之語曉聞天下。

資產者及無產者[]

民羣歷史,實流競之史也。

繇氓也、氓隸也、顯族也、齊民也、田主也、佃農也,若夫行社之管領及幫工者,一言蔽之,莫非壓迮或受抑者也。觀古今之歷史,對立恆有,鬥爭伴之,或隱或見,其所終果,惟新社會之光華,亦或兩者俱滅。

自原人以來,民羣分決其等,各有其境。若大秦之貴族、之騎士、之平民、之賤民,作中古之諸侯、之臣仆,若行社之魁領、之幫工、之佃戶,皆是也。而一等之中,復別有判分。

及封建制覆,資本制興,民等為之一變。而壓迫常存,以規制之,徒以新易舊耳。

然當今之世,資產階級之世也,有特質焉,即民等對立之化簡,有兩者徑直當立,一曰無產階級,二曰資產階級。

中世之客戶,有邑民生焉,而資產階級所生之原質,蓋邑民也。

若夫美洲開闢,鑿空東海,則資產之民新開乾坤。而市行大東,定屬美洲,行賈諸屬,交換術之增拓,商品之流貤,繼起商、舶、工諸業俱進,而後革命要素日備,則封建不復反矣。

本始工業,無以充盈市集,遂以作場代之。行社魁領者,遂排擠時世民等也;若邑業諸部,則以作場之判分滅,而日匿矣。

然市場拓,則需求增,作場弗能足。遂作汽機代之,而氣機風行,則實業變遷方見。今之工廠代舊之作場,萬貫豪富牽帥產業所向,當世之資本財紳代近世之作場主也。

大工業興立,蓋美洲之勘探以具之。寰宇市貿之拓張,策進商,舶,驛之興,遂其策進實業大進。工,商,舶,驛之拓,資產階級偕之,而後資本駿發,滅沒中古之遺孽也。

為此,吾輩可知,當時之資產階級,乃生產交換之更易迭代而出。

資產階級愈進,後治制從之。昔封建貴胄當朝,受抑者是也。於中古之自由市邑,或共和市邑,或自治武裝是也。於帝制國,課稅與王政之三階民等是也。近世之時,則為君主之器,與顯族相抗,助其一統之策。終焉,市場成,於是,資產階級當立,近世國會之制,乃其所持。凡萬方諸衙,悉為其委員會耳。

質功觀史,革命之勞,弗可玩視也。

夫資產之民所轄之地,逆戾舊法不復存矣。三綱鎖鏈,悉為斬刈;連屬之理,以貨財代之,別無他者也。若夫道心之敬虔,騎士之卓美,人心之情感,悉為自為之私所易置。人之尊勝,以易貨代之;而以易貨之自由,而代專許自力之自由。一言蔽之,其以昭著無恥之剝削,而代宗教之剝削也。

諸職業百工,合於天德,其悉去也。疾瘍之醫,法家名儒,吟客諸子,易以泉幣而賄僱之也。

家門天倫,奠立於貨財之上也。

資產階級所示者,若中古逆戾所贊之力役人功,實慆慢也。資產階級所證者,惟以人工,何功得成也。若古埃及之金字塔,若大秦之水道,若哥特之教堂,其咸皆異之;若種族遷移,若法敎東征,其亦勝之也。

若非精進殖具,而革殖羣二倫,所異於此,則其不得生。逆而視之,若固有殖模,實往古民等生之大故也。百工變進,民羣遞嬗,衽革枕戈,此今世之異也。固有倫理,隆宗之心,悉不存焉。新造之事,非已灼灼,咸已歸墨;貴賤盡去,禮崩樂壞。盡人環視所處,實偪處此。

資產階級者,在在存焉,盡蒸廣地,以拓其銷路。

夫世界市場,而冠殖產以寰瀛。昔逆戾者,吒嗟而嘆,蓋工業之基,易於種族,且日抉其基,未有息焉。此種族之基,排抵於新工業之興立,況新工業者,攸關之事,實逼日趨之也。此之工業,生貨非方產者,而自極遠之地;其之所用,不徒在地,亦供寰宇。昔者殖法,代以新法也。諸種族自足閉關之態,代以周而相待相依。殖產如此,義亦如此也。民族禮樂,而為公產。偏賅單曲,已盡不能。遂者,諸種族之禮樂,而為寰宇之禮樂也。

而殖具之驟進,轉運之便,則天下諸種族,亦有蠻夷,悉挾以教化。商貨賤易,況長城萬里,厲禁羼雜者,亦不得敵也。之餘種族,其脅以存亡之事,若非盡其殖模,推其教化,而為資產階級。四字蔽之:兆魄新乾。

其之力,以令鄉社盡屈城邑。僉聚而成都邑,城邑之民丁,之於鄉社,瞠乎軼矣。遂元元之民,盡除草昧。囊嘗前言,其以夷邦,屈從於夏;農邦之民,屈於工國;大東諸國,屈於泰西。

殖質工力,貨財民丁,其日輻輳之。而夫貨財者,盡聚於有數者。其所致然,惟從治之聚。無待自繇之邦,利益殊异之方;政法榷稅, 至異之域,而今一也。

與之一稘,其手造殖力者,久為越先世也。克伏天地,行用機器,施引質學,舟車之行,電報之利,東海之拓,河川之闢,巨數民丁,聚於一隅。先世之殖力,焉能及邪?

茲可見者,惟今世之殖質流貤,蓋陶於舊者也。昔封建之時,彼之殖質流貤者,方之殖力,克已無當,遂茲等物系,而爲桎梏。故其當除滅焉,亦必除滅也。

繼而代之者,任物商競也。之於上者,維商競之羣制也,資產階級之食貨治制也。

今所近似者,繼而相承也。茲之民羣,其之殖系流系,貨財系屬,此以非常之原,而爲巨數之殖財,然羣無以臣之也。工商之史,而越數廿者,維殖力越其殖系之史也,維資產階級所有之限格也。於茲反動,險象日劇,而致危局也。我人所作,惟述之也。維此危局,巨數商貨,咸爲滅棄;且當此時,暴量之殖力,亦爲滅棄。此等謬誕之象,有若羣疫,此我人謂之曰:比壅。方將羣疫,盡羣而堕無化,有若饑饉兵戈之事,盡數生質貨財,悉維除焉。茲何故邪?蓋教化極甚,生質極數,貨財極多,以致彼等殖系,殖力無以牖進也;而桎梏也。然爲力躓,而克力躓,而使今羣不綱。彼等殖系,甚是拘狹,誠難納之也。然勝危局之策,何邪?若除滅殖績,若佔据新市,盡用舊市也。茲何策哉?茲加劇之法也,茲懸解之策也。

彼衆兵革,昔除封建,今卻彼衆也。

然彼衆所造者,無寧兵革,亦有兵卒。茲今世之勞工,或曰:無產階級

貨財之進,無產階級趨同之。今世之勞工,惟其用事而得存焉,惟其用功,而貨財日蕃,而得用事也。故此等勞工,售沽工力,有若商貨,食貨之局,而壓力外至也。

無產者及共產者[]

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之典籍[]

白色之社會主義[]

墨守陳規之社會主義或資產人之社會主義[]

空想之社會主義或空想之共產主義[]

共產黨人對諸黨之心態[]

即終,可知吾輩同工人諸黨之倫理,亦可得同英國璽書黨及美國變法黨之倫理也。

共產黨人為勞工裨益而鬥爭,而其今時之鬥爭,亦為其來時也。

於法國,則同社會主義民政黨而盟,以反資產階級之政,然亦弗忘批判空想之謬誤也。

於瑞士。則同其民本黨而盟,然不忘其激進之本質也。

於波蘭,以土地重構為民種解放之要素,彼丙午克拉科夫之變也。

於德國,則同其國之資產階級,若資產者舉兵革命,共產黨人必從之。

然吾輩弗能忘者,乃詔示勞工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對立本質,若帝制傾覆,是使勞工舉義兵而傾資本之制也。

共產黨人專意於德國,蓋德國資本制之變革將至,同十七稘之英國,十八稘之法國,德國於歐洲進步之時尚為帝制,其國無產品流方越而立制也。

綜上,吾輩要以傾覆是時之制而變革也。

其中,所有制為上,以為章旨。

宣言即終,共產黨人為天下之民主黨之輯合而爭抗也。

吾輩不屑抑諱吾輩之章旨。乃明詔曰:彼眾之意需傾覆當下之制方可及之。共產主義變革當立,令天下之統治者戰慄兮!無產者所失,維枷鎖之羈勒;所得,則天下之廣袤!

全方貧工之聯合!

[]

馬克思恩格斯 共產黨宣言 -中文馬克思文庫

  1. 引據《共產黨宣言》(第四章):「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