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錄完備,文辭可觀,堪稱卓異。

編訂名詞館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名詞館總纂侯官嚴氏,諱復,字幾道,一字又陵

編訂名詞館,晚政署,隸學部。西學東漸,譯名紛綸,而東語尤多。新學制興,張之洞拜學部尚書,惡日本名,遂擬釐辨名物,楷定語典,未果,尋病終。宣統元年九月,學部設名詞館,除嚴復總纂。復固名譯也,抵倭崇雅,以信以達。而斯館之務,亦以正名、衛道,非徒譯之比也。至革命軍興,國移館廢,成雅言三萬有奇。然新語既張,故有不傳,所幸存者萬六千而已。

名詞之簡定,參酌嚴譯、古名為多,日語、舊譯為少,理瑩語確,因應釐然,稱部定詞。會國語風潮,嚴復以資政院特任股員長審查教育,師行京音,故所譯音,皆準京話

館名

編訂名詞館」,初名「正辭館」;《嚴復日記》作「正名館」、「名辭館」;《清史稿·職官六·新官制》作「編訂名詞館」,其《文苑三·嚴復傳》作「學部名詞館」,《忠義十·王國維傳》作「編譯名詞館」;館出鉛印名詞表書眉作「學部編訂名詞館」。

緣起

傳教士譯語
《物理學語彙》

季海通,耶穌會人東渡,傳教宗,布學術,譯典籍。有利瑪竇者,作《乾坤體義》,推西學漸華之始。復次,徐光啟譯《幾何原本》,李之藻翻《名理學》,艾儒略傳《職方外紀》,皆當時之名品。然文教不同流,言語不同宗,必作新名詞,若天主、地球、直線、射線,迤及今日,可不備言。康乾中,雖禁教,而交通猶不絕如線。

道光開埠,新教徒來華甚殷,亦傳學術。馬禮遜麥斯都等造英華字典,兼介中西文法。華官林則徐魏源編《四洲誌》、《海國圖誌》,謀開眼世界。嗣同光新政同文館製造局翻譯館立,遣宣教士偕國儒合譯西書。一時,傅蘭雅偉烈亞力之格致,丁偉良之《萬國公法》,李善蘭《幾何原本續》,徐壽植物學》及《化學鑒原》飆出。然各譯支離,名相歧惑,索解於此者,不可轉喻於彼。來華教士,乃集益智書會於上海,修《金石中西名目表》及《汽機中西名目表》,十年之間,又成《協定化學名目》與《術語辭匯》,蘄合一式焉。然非官出,所行不遠。

甲午之敗,華人爭法日本,遊學、譯東籍以還者甚眾。而戊戌以來,士大夫主更張者,悟道器之不可偏侍,始有嚴復譯《天演論》、《群學肄言》,為西學第一流之人物;林紓譯《巴黎茶花女遺事》、《迦茵小傳》,肇輓近新文學之始基。爾時,東學勢囂,粹語難得。而嚴譯東譯之爭,最暮世一大公案也。其譯語紛淆,自不待言,而東名稗販,更失雅馴,時儒恒怨之。光緒二十八年京師大學堂設文典處,審音辨字,作凡例,列定表,編英、法、俄、德、日五語字典,欲釐定混一,然終無濟。

新學制興,張之洞官學部,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欲戒襲外國名物字,以存國文瑞士之風。學部乃撰《物理學語彙》、《化學語彙》,為之根底。會仿行立憲,將修教本及國民必讀,見坊間之譯述,方言訛語,名詞雜列,無復抉擇。故謂劃一名謂之事,不可一日緩。宣統元年,從洋教習蘇慧廉議,學部上《分年籌備事宜折並單》,計編定各學科中外名詞對照表,明年續編詞典。遂命嚴復充學部丞參上行走,主務纂政,揀請碩儒,籌劃編訂名詞館。其道在統一文典、昭示來茲,蓋謂新語者,邪說暴行所由來也,生心害政,詖遁邪淫,必正士風以弭之。

嚴復嘗掌京師大學堂,立譯學館章程,諭使「品匯中外音名,會同中外詞意,集思廣益,勒成專書」。後致曹典球書,有「大抵翻譯之事,從原文本書下手者,已隔一塵,若數轉為譯,則源遠益分」語。名辭館務,實其賡續。

  • 見譯名之紛紜,如次:
今語 部定詞 嚴譯 餘譯 日本語
邏輯學 辨學 名學 理則學、辨物學、原言、思理學、名理、性理、文理、明理、明辨之道、辨藝、明辨、理論之學 論理學

建館

經旨允准,正名館立,屬圖書局。即添派分纂,督率編輯,擬一切名詞奏定頒行之後,教科及參考各書,所歧異者,一律遵改。分纂諸員,雖學問出身不同,而人最多,頗知水師、蹈風氣、能外語,故嚴氏意其得手,莫或濫竽。

分纂員名單:常福元劉大猷王國維王用舟曾宗鞏高近宸王世澄林志琇魏易葉可梁董鴻禕項驤許世芳瞿宣治周良熙林瑞田徐建章劉景標顏惠慶宋發祥孫筠

嚴氏治館凡二歲,在學部街考棚以內,日六句鐘,薪二百兩。有留學生伍光建者,嘗學於復,復欲調充之總纂,然光建困乏,再思未允。

館人薪資:總纂嚴復二百兩。分纂常福元五十兩、劉大猷三十兩、王國維三十兩、王用舟三十兩、曾宗鞏一百兩、高近宸五十兩、王世澂百四十兩、林志琇六十兩、魏易二十兩。

其制:總纂一員、副纂一員、分纂五六員、匯輯一員、司務一員。取定名詞,更分翻音、譯義兩科。方略,則張之洞所既定。

編譯

《植物學名詞中英對照表》影一
《植物學名詞中英對照表》影二
《植物學名詞中英對照表》影三

考《植物學名詞表》稿本,封有編纂、分校、覆校、總校四欄。編纂魏易,總校嚴復,分校、覆校皆空。魏易者,餘杭人氏,通英文,與林紓合譯《黑奴籲天錄》。其論謂「中國所素有者,悉從其舊,餘則或為中國舊譯之名,或為日本所譯之名」,與嚴復同氣。然魏氏非植物家,所參《本草》、《廣東新語》外,取日本之《本草辭典》、《植物名匯》、《理科辭典》,英人登而司氏華英文康熙字典》等對校之耳。

表內右起,分欄三,曰定名、西文原名、簡明注釋。定名,部定譯也;西文原名,乃英文字;簡明注釋,述所據之文料及其植物之科屬。正文皆魏易黑筆所撰,而嚴復以硃筆為批。語或雋永,改傅楮條。所批駁,或用意、或重名、或體例、或遣字、或類歸、或語義。二人隨訂隨校,斟酌考據,問對推正。例如左:

嚴批凡例,有「此編每以中國一名,當西國之數名,致滿紙重復,殊非潔凈體裁,鄙意宜行復勘。其一名者,悉列于下第二格中方合;又西國一物而中國數名者,亦應刊諸第一格中,為或體,庶與他科編法一律」,又謂「往往以西文原名有二字,則據之分見兩部,如African lilac,既見於A部,其後復見於L部」不妥,須重校之。此咎其體例者也。
或指正魏氏之失,如凡例原作「編中植物俗名,採自俄人披雷氏所著之《鉛槧匯存》」者,嚴復改為「係採用法人帛黎氏所匯集者,見《鉛槧匯存》」。此正其源流之失者也。

嚴復立名,務求雅馴,故每於漢英名物之對轉、古今辭義之引申,慎加考辨,詳為注說。有羴別名入定名者,必否惡之。凡所批論,輒付魏易,易按學理、語源,作答覆之,往來二三,交推為是。是則魏氏註「已刪後」、「已照改」、「是極」等字,為之修訂。或難為推正,乃備註闕疑,言所窘迫,恭待來者。所質疑、商榷,見例如次:

魏譯「rose apple」、「malabar plum」皆曰「蒲桃」,嚴批「蒲桃見史漢,乃葡萄原字,不知與rose apple是同物否?應細考。」又「蒲桃名見史漢,的係古葡萄字。詩文中往往尚作古名,今用以名plum李屬,雖有所本,尚恐未安。」魏氏不然,應之曰「蒲桃與蒲萄恐非同物,易謹注。」今「蒲桃」為「rose apple」之定名矣,而嚴意要在避俗,免淆專名,猶倡「菰」wild rice之作「稆稻」、「罌粟」作「鶯粟」、「雞屎籘」改「雞矢籘」云。
或明指誤字,如「胡臭橙」之英文「seville」,魏氏謬之為「serville」,則批曰「seville記是斯巴尼地名,其地產橙,遂以名之。若serville一名,恐必誤字,祈考訂。」又如「牛脂芳」改「牛脂肪」、「烏臼」改「烏桕」,所在多有。
或闕疑焉,如魏譯「rape」為「菘」,嚴批「菘,即今常見之白菜」,又云「rape與turnip蘿蔔同用,似係一種食根之菜」,然卒未定名。「rape」今譯「油菜」。

嚴復亦非植物學者,所據《說文》、《爾雅》舊說或與西學不合,又復失察,舛錯不免,見例如次:

魏標「紫檀」屬「豆科」,嚴批「紫檀當係木本之植物,而屬豆科,是亦足疑!」然紫檀固豆科也。至「馬鈴薯」、「甘薯」,英文皆含「potato」,而分屬二科,嚴批「同為potato,而所屬有茄科,豆科,旋花、天南星諸科科異,此亦可疑處,祈再細檢也。」然此二者確不同科,馬鈴薯為,而甘薯屬旋花
若「」、「」、「」之辨,嚴批「在田謂之稻,其實謂之粟,既舂謂之米,故三者異名而同物,皆rice也」,魏易則抗曰「五穀稻黍稷麥粟,似稻粟自有分別,請核示。」此嚴氏之過也。
或有排抵東譯而誤及漢名者,如魏譯「water lily」曰「睡蓮」,嚴批「查通篇遇吾國所謂扶渠蓮花者,上必著睡字,不知何本,想必從東文而來。但中國實無此稱,似無取用夷變夏。今案,蓮花為物,漢人通名扶渠,其花謂之菡萏未發、夫容已發,其實謂之蓮,其莖謂之茄,其葉謂之荷,其本謂之蔤在水中者,其根謂之藕。古人於此花諸部,立名特詳,然無所謂睡蓮者,殆不足用也。」實則「睡蓮」之名固中國有,若《酉陽雜俎》、《三才圖會》、《廣東新語》皆載之。

《辨學名詞表》,王國維參訂。國維拜名詞館協修,嘗作《論新學語之輸入》,以抵嚴譯,謂「名學」之譯「古則古矣,其如意義之不能了然何?」乃堅改邏輯科曰「辨學」。時嚴氏已不「自縛奧衍精博」之說,雖本其《穆勒名學》以定名,而每自枉屈。如「categories or predicament」者,嚴譯「十倫」,定名「十疇」,疇即範疇,東譯也。又收「論素」、「前提」二名。

《數學名詞表》,斟酌亦多,如譯「dimension」曰「亘」者,注云「舊譯作度,近或作量,按英文原名謂之一方向之長短也。故線之dimension有一曰自左至右即長也;面之dimension有二曰自上至下、自左至右即長、寬也;體之dimension有三曰自上至下、自左至右、自前至後即長、寬、厚也。其義實與度量無涉,今擇取自某至某之義,極意搜索,得一𠄭字,即隸變亘字。《說文》木部,㮓,竟也。㮓,古文亘,段若膺注云:今字用亘不用㮓,從舟,在二之間,絕流而竟,會意也。又《吳都賦》注:亘,引也。《西都賦》注:亘,徑度也。皆與原文意合。」

會國語風潮,立京音為國音,館譯從之,修《外國地名對照表》,例言「中國各省土音繁異,故同一名往往粵閩人所轉與吳楚所轉者大異絕殊,尤難劃一,本編所定概從京音。」外此,「地名轉音,至多不得過五字」、用字避歧、名從主人。克什米爾,存古稱「罽賓」;五大洋,分譯東西南北中諸「溟」;「布諾賽爾」,今所謂布宜諾斯艾利斯也。至於相傳已久,雖不甚相合,不復更動,有過、不雅則改。

終局

《外國地名對照表》例言
《官話》所收部定詞,標有「⿱部定」字樣

辛亥鼎革,學部改教育部,名詞館廢。檢部定詞稿,得五十六冊,五十一科:兼算術代數形學三角函數辨學心理學倫理學計學民法國際法憲法歷史動物學植物學有機無機化學、動物生理學人體生理學植物生理學地質學物理學力學光學聲學電學磁學熱學)、衛生學醫學等,三萬許詞。

遂函送北庠,交學長、教員詳議,冀整齊劃一。明年,全國教育會聯合會倡劃一名詞案,北庠併案辦理。蔡元培諭「查此項名詞表草稿,業經分別發交各科研究所,應請貴主任會同教員諸君,從事討論,無任盼禱」。民國七年,章士釗入北大教席,見稿本。後此,不知所蹤。疑在檔案館,或台灣。今唯鉛印、抄本之一部傳。《植物學名詞表》手稿,鄭振鐸藏之,鈐「長樂鄭振鐸西諦藏書」印,今歸國家圖書館。福建教育出版社編《嚴復全集》收之。

國圕藏鉛印本,計開:

赫美玲,德人也,歷任海關幫辦,為盛宣懷記室,嘗修《南京官話》字典。欲治標準中文,悅正名,乞助嚴復。時,復知公表無望,遂付全本,冀存雅言之一脈也。赫氏乃得詞三萬,刪繁汰冗,餘萬六千。然當其梓行,已民國三年矣。

清末,《普通新百科大辭典》雖稱一切學語,以學部鑒定為主,然不見實行,則部定之失其傳可知矣。

舉隅

姑舉常用之今語及其部定詞、舊官話[一]、英文對勘如次:

今語 部定詞 清末官話 英文本字
機構 制置 chih chih institution
目標 志向 chih hsiang object
拋物線 畢弗[二] pi fu parabola
雙曲線 撥弨[三] po ch'ao hyperbola
二面角 亷角[四] lien chiao dihedral angle
三面角 隅角[五] yü chiao trihedral angle
工業革命 實業變遷[六] shih yeh pien ch'ien industrial revolution
階級鬥爭 民等競爭[七] min têng ching chêng class struggle
樂觀主義 樂天論派 lo t'ien lun p'ai optimism
悲觀主義 厭世論派 yen shih lun p'ai pessimism
恐龍 巨鼉 chü t'o dinosaur
條件 限格[八] hsien ko condition
移民 倈民 lai min immigrant
謬誤 眢辭 yüan tz'ǔ fallacy
性質 本德[九] pên tê property
滑輪 鹿盧[一〇] lu lu pulley
能量 功權[一一] kung ch'üan energy
速度 移位率[一二] i wei lü velocity
動量 重速積[一三] chung su chi momentum
烷烴 完質 wan chih alkanes
烯烴 羸質[一四] lei chih olefins
炔烴 亞羸質 ya lei chih alkynes
海軍上將 海軍都統[一五] hai chün tu t'ung admiral
海軍中將 海軍副都統[一六] hai chün fu tu t'ung vice admiral
海軍少將 海軍協都統[一七] hai chün hsieh tu t'ung rear admiral
太平洋 東溟[一八] tung ming Pacific Ocean
布宜諾斯艾利斯 布諾賽爾[一九] pu no sai êrh Buenos Aires

評騭

譯功不易,較然可知。雖旬日躊躇,譯從古雅,而嫌譏不免,以時局飄搖,當朝無心也。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若《數學表》論「拋物線」名,曰「此線雖為拋物所必循之路,若即以拋物名之,則窒礙甚多。例如parabola mirror一名,若譯作拋物鏡,或拋物線鏡,則不可通矣。」遂改「畢弗」,畢弗,觱沸也,湧泉貌。然據物理表中,「parabola mirror」仍作「拋物線鏡」,其未協有如此者。

民國七年章士釗任北大教授,覽名詞表,謂嚴氏「草率敷衍,亦彌可驚。計先生藉館覓食,未拋心力」。民國三十二年,士釗作《邏輯指要》,駁名學、辨學之名,而謂「此數語吾從名詞館草稿得之,今不知藏何處」。

後人編《嚴復集》,謂非草率,特今無從見之耳。何思源之言曰:「名詞館雖為先驅,而功效不顯。特榮慶、嚴修辭館後,審譯之位彌輕,而撤館之談彌沸。上下交惡,不可以流行於世也。加之清廷之亡也忽,東名之傳也速,嚴譯從古,而和譯尚活,此衛道者所以入窠臼而不得出也。雖其精嚴不相遜,而雅超民力,終不為國人取之」云。杜良謂:「名詞館開學語統一之先河。然譯名有病,病在墨守,其務求雅馴,不得民心。何況夫編、校者之失協,而丁清廷之暴亡也。國變,則其不傳可知矣」云。黃興濤謂:「時革命風起,上無心譯政,此則非嚴復一人之博以忠,所可得而易者也」云。

沈國威者,論嚴譯有年,所作《嚴復譯詞研究》,歷數迻譯之法,謂日記「日日到館」,真公允之論。其勵行也,苞嚴譯而去取之,一名三反,綴說明計千百言,且協助者,亦名流、先進,安從而得謂之「草率敷衍」耶?部定詞巍巍乎大哉。

  • 《嚴復譯詞研究》,沈國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1月;
  • 《官話》,赫美玲。English-Chinese Dictionary of the Standrd Chinese Spoken Language and Handbook for Translators
  • 湖北大學學報《張之洞與編訂名詞館》,彭雷霆。
  • 北京社會科學《嚴復的東學觀與清末統一譯名活動》,何思源。
  • 韓山師範學院學報《清末編訂名詞館的歷史考察》,何思源。
  • 《漢語物理學名詞統一編訂的早期歷史》,劉寄星。
  • 《嚴復與近代中國文化轉型》,黃克武。
  • 《梁啟超與漢語中的外來語》,石雲艷。
  • 《近代中日詞彙交流研究》,沈國威。
  • 《西學東漸與晚清社會》,熊月之。
  • 學者發現嚴復手批“編訂名詞館”一部原稿本》,光明日報。
  • 《學部編訂名詞館時期的嚴復與王國維》,王亮。
  • 《清末編訂名詞館與近代邏輯學術語的釐定》,彭雷霆、谷秀青。
  • 《編訂名詞館與〈數學中英名詞對照表〉的編訂》,杜良。

  1. 舊官話注音選自1916年赫美玲《官話》,為清末民初官音,與今之通語稍異。
  2. 《數學中英名詞對照表》云:新舊譯都作拋物線。按此線雖為拋物所必循之路,若即以拋物名之,則窒礙甚多。例如parabola mirror一名,若譯作拋物鏡,或拋物線鏡,則不可通矣。按《詩·小雅》觱沸,泉湧出貌。凡泉水湧出,布濩四垂,未有不成parabola者。又《玉篇》觱作滭,今用滭沸以傳其義。而簡作畢弗,以便書寫,故改今名。
  3. 《數學中英名詞對照表》云:舊譯作雙曲線。按凡名詞上加單雙字樣,總以原名上所固有者妥,若為原名所無而以己意加之,則將來遇原名上加單雙字時必生窒礙。例如此名譯雙曲線,則hyperboloid當譯雙曲線體,而double hyperboloid一名若譯雙雙曲線體則費解矣。又曲線為curve之通譯,雙曲線一名若轉為英文則有double curve之派,故鄙意終以此譯為不可用。按此線如兩弓反背,《說文》癶,足刺癶也,讀若撥,今即以撥字代之。弨,反弓也。以撥字存兩支相背之意,以弨字象其形,故改今名。
  4. 亷即廉,仄也。堂之侧边曰廉。角成二面,故名。
  5. 隅,角落也,室角落處成三面,故名。
  6. 部定詞,直於政界譯言革命,若二月革命、法國大革命等,他界則不然。
  7. 民等,即階級。
  8. 《數學中英名詞對照表》云:東譯作條件,殊不可取。按形學中,凡求作題必有所限定之程格與所求作之事項,如求作等邊三角形一題,等邊乃限定之程格三角形乃求作之圖形。今本此義立名。
  9. 《數學中英名詞對照表》云:東譯作性質,英文性作Nature,質作Substance,皆就物之本體而言。 Property者,物之所具而可見者,而非物之本體也,不得以性質論。今從英文Special Attribute之義,譯作本德。德者,得也。如直線之直、平面之平,皆線面之所得也古稱玉德、水德是物未嘗不可言德之明證。加一本字者,猶言直線之直、平面之平,皆直線與平面所有之德,他線與他面則不能有此德也。
  10. 鹿盧,一作轆轤,本謂機械上絞盤。轉言滑輪。
  11. 能量者,作功之權衡,故名功權。
  12. 移位率,謂位移之率也,即速度。
  13. 重速積,又譯勁積,略云勁。
  14. 烯、炔取稀、缺之義,此羸字之用亦然。
  15. 都統即上將。
  16. 副都統即中將。
  17. 協都統即少將。
  18. 大洋皆譯曰溟,冠東西南北中字,而太平洋、印度洋等名兼存之。
  19. 又譯佳氣城,且音譯不得過五字。

Qsicon Exzellent.svg
收錄完備,文辭可觀,堪稱卓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