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

文出維基大典
往:
Zeng Guofan.png

曾國藩,初名子城,譜名傳豫,字伯涵,號滌生湖南省長沙府湘鄉白楊坪人也,嘉慶十六年十月十一生。宗聖曾子七十世孫。父麟書,屢試不第,遂歸鄉里。國藩幼好學,年五歲入塾利見齋。道光六年春,應長沙府童試,列第七。十年衡陽,習於唐氏宗祠,尋入湘鄉漣濱書院。

道光十三年秋,應湘鄉縣試,中秀才。翌年,入長沙嶽麓書院演習,同年鄉試,中第三十六名舉人。明年會試不中,遂寓京師長沙會館讀書。十六年復落第,遂歸長沙,與同鄉劉蓉郭嵩燾相交遊。

十八年,中進士三甲第四十二名。逾數年,入蜀中,尋內調侍讀,再遷內閣學士,禮部侍郎,署兵郎。宣宗以國家艱難,有詔進言得失,國藩力陳時政之弊,主裁軍養民,用廉正之才。樞機敝其議,未用。

太平軍亂起,國藩于湘省練勇,校明戚繼光之先法,募农夫朴实壮健者,凡眾不滿五百,朝夕訓練,教習戰事,號為湘勇。立三等嚴法,一月治賊盜兩百餘人,無問衙門皆逕斬之。

國藩發水軍下東南,太平軍陷九江安慶,敗官軍於廬州,繼陷漢陽,部下多歿於軍陣,國藩欲投水死,為僚屬所阻。國藩乃自省,以兵貴精不貴多故,蓄銳整軍,自請罪削職。尋與載福上武昌,賊見官軍勢盛,夜遁走,武昌復。詔署湖北巡撫,命東下擊賊。始有大勝,斃賊軍數萬,然至九江,為賊所困於鄱湖,艦船火燒,幾死,跳船而免難。復欲削職,庭上以不傷大局,宥之。

咸豐五年,武昌復陷,羅澤南請援鄂,應之,逾年再克武漢,澤南戰死。國藩在南昌,庭上以江西告急,乃馳援之,玉麟越敵軍陣間,抵南昌駐守。弟國荃國葆請師湖北,下瑞州

六年,太平軍諸首不堪楊秀清專擅,夜襲秀清于江寧韋昌輝既殺秀清,復謀石達開,惟江寧以外,賊軍皆忠達開,欲殺昌輝,昌輝於是急,乃襲洪秀全以圖一搏,未果,秀全梟其首送達開。南昌之圍遂解。

七年,丁父憂。尋詔出辦浙江軍務。石達開出走江寧,太平軍勢衰。國藩遣國荃擊賊于景德,江西列城次第復。賊入杭州十年三月,李秀成,江南諸軍潰,朝廷從胡林翼議,加國藩兵部尚書,兩江總督。付江南諸軍事于國藩。時江浙官紳求援屢至,朝廷亦疊下詔于國藩令救江南,國藩竟渡江至祁門(徽州轄),未數日,賊復陷徽州,甯國。是年冬,為賊軍所困。消息絕,令不能至,諸將有憂懼色,請退守,而國藩以無故退兵,兵家所忌,不允。久之,自將大軍次休寧,天大雨,國藩乃草遺書,誓死守休寧。適左宗棠大破賊于樂平,國藩乃得東向,次年八月,國荃克安慶,捷報聞于庭上,加國藩太子少保,并節度蘇皖贛浙四省諸軍事。國藩固辭,卒不允。少頃,國藩從國荃言,直搗江寧以圖蘇杭,國藩以江寧事付國荃,浙江付左宗棠,江蘇付李鴻章

同治元年洪秀全集太平軍各路會天京以援己,大戰四十餘日,城不能下。乃困之。四年,下之,秀全死。湘軍入城,乃縱兵劫掠,屠之,多行不義,又以國荃為最,國藩默許而不能止。兄弟遂有惡名於民間。尋加曾國藩太子太保,一等侯爵。

七年,詔理天津教案諸端,國藩暗以國力尚不足,不可危洋人,乃釋放教民。

十一年卒,年六十二歲,贈太傅,諡曰文正

[]

《清史稿 曾國藩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