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銘傳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銘傳肖像

劉銘傳,字省三安徽合肥人。少有大志。咸豐四年太平天國廬州,鄉團築堡自衞。其父惠世為他堡豪者所辱,銘傳年十八,追數里殺之,自是為諸團所推重。從官軍克六安,援壽州,獎敘千總

同治元年李鴻章淮軍江蘇,銘傳率練勇從至上海,號銘字營。招撫南匯降敵吳建瀛劉玉林眾四千人,簡精銳隸其軍。敵由川沙來犯,擊敗之,連克奉賢金山衞,累功擢參將,賜號驃勇巴圖魯。又破敵野雞墩、四江口,擢副將。太平天國常熟守軍以城降,被圍。二年春,銘傳會諸軍克福山,大破敵,解常熟圍,以總兵記名。進規江陰,楊厙為沿江要衝,悍敵堅守,銘傳會黃翼升水師進攻,敵由無錫江陰兩路來援,迭受創退。李秀成糾眾十餘萬分水陸復來援,銘傳力戰敗之。七月,乘勝攻江陰,擒斬二萬,克其城,以提督記名。尋復無錫,加頭品頂戴。是年冬,進攻常州,敗敵於奔牛鎮。敵目邵小雙降,令扼丹陽。援敵以輪舟至,犯奔牛,以掣圍城之師,奮擊,破三十餘壘,毀其舟。三年春,合圍,破闉而入,擒斬敵首陳坤書,克常州,賜黃馬褂。進屯句容,江寧尋下,餘黨擁洪福瑱廣德,會諸軍擊走之。

四年曾國藩督師剿捻軍,主用淮軍。淮軍自程學啟歿後,銘傳為諸將冠。調駐濟寧,尋分重兵為四鎮。銘傳移駐周家口,迭破敵瓦店、南頓、扶溝,改為移擊之師,擢直隸提督。援湖北,克黃陂,追敵至潁州,大敗之。銘傳建議平原追敵不能制其死命,乃築長隄,自河南至山東運河,驅敵沙河以南蹙之。工甫竣,豫軍防地為敵所破,乃分軍追剿,破之於鉅野。捻酋張總愚竄陝西,任柱、賴文光山東,自此分為東西。

李鴻章代國藩督師,銘傳專剿東捻,東至鄆城,西至京山,大小數十戰。六年春,敵走尹隆河,與鮑超約期會擊。銘傳先期至,戰失利,部將唐殿魁死之。休屯信陽,整軍復進,追敵至山東。復議自運河至膠、萊,長圍困敵,杜其西趨。時兵、敵俱疲,朝命督戰益急,鴻章專倚銘傳。八月,解沭陽圍。戰贛榆,購降敵內應,槍斃任柱於陣,敵大潰。邀擊[濰縣、壽光,薄之洋河、瀰河之間,殲敵幾盡。賴文光走揚州就擒,東捻遂平。國藩、鴻章 奏捷,論銘傳為首功,予三等輕車都尉世職。以積勞致疾,乞假去軍。

七年春,張總愚突犯畿輔,急起銘傳赴援,以遲緩被譴責。及至東昌,會諸軍進剿鹽山、滄州、德平,仍用長圍策,蹙之運河東,縱橫合擊,殲敵殆盡,總愚走茌平,陷水死。西捻平,錫封一等男爵。詔屯張秋,九月,命督辦陝西軍務。率唐定奎、滕學義、黃桂蘭等搜剿北山回匪,疏陳大勢,引病乞罷,歸里。

光緒六年俄羅斯議還伊犂,有違言,急備邊。召銘傳至京,疏陳兵事,略謂:「練兵造器,固宜次第舉行,其機括則在鐵路。鐵路之利,不可殫述,於用兵尤為急不可緩。中國幅員遼闊,防不勝防,鐵路一開,南北東西呼吸相通,無徵調倉皇之慮,無轉輸艱阻之虞,從此裁兵節餉,併成勁旅,一兵可得十兵之用。權操自上,不為疆臣所牽制,立自強之基礎,杜外人之覬覦,胥在於此。」疏上,雖格未行,中國鐵路之興,實自銘傳發之。

十一年法蘭西兵擾,詔起銘傳,加巡撫銜,督臺灣軍務。條上海防武備十事,多被採行。抵臺灣未一月,法兵至,燬基隆砲臺,銘傳以無兵艦不能海戰,伺登陸,戰於山後,殲敵百餘人,斃其三酋,復基隆,而終不能守。扼滬尾,調江南兵艦,阻不得達。敵三犯滬尾,又犯月眉山,皆擊退,殲敵千餘,相持八閱月。十一年,和議成,法兵始退。初授福建巡撫,尋改臺灣為行省,改臺灣巡撫。增改郡、廳、州、縣,改澎湖協為鎮,檄將吏入山剿撫南、中、北三路,前後山生番,薙髮歸化。丈田清賦,溢舊額三十六萬兩有奇,增茶、鹽、金、煤、林木諸稅。始至,歲入九十餘萬,後增至三百萬。築礮臺,興造鐵路、電線,防務差具。加太子少保十六年,加兵部尚書銜,命幫辦海軍事務。屢因病陳請乞罷,久始允之。

二十一年朝鮮兵事起,屢召,以病未出。尋卒,詔念前功,贈太子太保,賜卹,建專祠,諡壯肅

[]

  • 《清史稿/列傳 凡三百十六卷/卷四百十六 列傳二百三/劉銘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