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魏獻子

文出維基大典

魏獻子,姬姓,諱,世本作春秋臣。《史記·魏世家》作魏悼子魏絳,魏絳生魏嬴,嬴生魏獻子。世本作魏武子魏莊子絳,莊子生魏獻子。

魏獻子事晉平公。初晉逐欒盈,平公八年(魯襄公二十三年),盈夜入曲沃,帥曲沃之甲,因魏舒,以晝入絳。盈初佐魏絳於下軍,舒私焉,故因之。士匄懼,奉公以如固宮,使子鞅逆舒,則成列既乘,將逆欒氏矣。鞅趨進曰:「欒氏帥賊以入,鞅之父與二三子在君所矣。使鞅逆吾子。鞅請驂乘。」遂超乘,命驅之。士匄逆諸階,執其手,賂之以曲沃。遂殺盈,滅欒氏。

孫林父逐其君獻公,獻公出奔。十年(魯襄公二十五年),公使舒及宛沒逆衛獻公,將使衛與之夷儀。十七年(魯昭公元年),荀吳伐無終及羣狄於太原,聚卒也。將戰,舒曰:「彼徒我車,所遇又阨,以什共車必克。困諸阨,又克。請皆卒,自我始。」乃毀車以為行,五乘為三伍。荀吳之嬖人,不肯即卒,斬以徇。為五陳以相離,兩於前,伍於後,專為右角,參為左角,偏為前距,以誘之。翟人笑之,未陳而薄之,大敗之。

平公薨,事昭公。昭公薨,事頃公。頃公十二年(魯昭公二十八年)韓起卒,舒為政。是年滅祁氏、羊舌氏,分祁氏之田以為七縣,分羊舌氏之田以為三縣。司馬彌牟為鄔大夫,賈辛為祁大夫,司馬烏(司馬督)為平陵大夫,舒庶子魏戊為梗陽大夫,知徐吾為塗水大夫,韓起孫韓固為馬首大夫,孟丙為盂大夫,樂霄為銅鞮大夫,趙朝為平陽大夫,僚安為楊氏大夫。王子朝之亂,賈辛、司馬烏帥師納敬王。至是舒謂其有力於王室,故舉之。謂知徐吾、趙朝、韓固、魏戊,餘子之不失職,能守業者也。司馬彌牟、孟丙、樂霄、僚安其四人者,皆受縣而後見於舒,以賢舉也。賈辛將適其縣,見於舒。舒曰:「辛來。昔叔向適,鬷蔑貎醜,欲觀叔向,從使之收器者而往,立於堂下,一言而善。叔向將飲酒,聞之,曰:『必鬷明也。』下,執其手以上,曰:『昔賈大夫惡,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禦以如臯,射雉,獲之,其妻始笑而言。賈大夫曰:「才之不可以已,我不能射,女遂不言不笑夫!」今子少不颺,子若無言,吾幾失子矣。言之不可以已也如是。』遂如故之。今女有力於王室,吾是以舉女。行乎。敬之哉。毋墮乃力。」仲尼聞舒之舉也,以為義,曰:「近不失親,遠不失舉,可謂義矣。」又聞其命賈辛也,以為忠,詩曰:「詩曰:『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忠也。魏子之舉也義,其命也忠,其長有後於晉國乎。」頃公薨,事定公

定公二年(魯昭公三十二年),周敬王使來請城成周。舒及韓不信如京師,合諸侯之大夫於狄泉。尋盟,且令城成周。舒南面。衛彪徯曰:「魏子必有大咎。幹位以令大事,非其任也。詩曰:『敬天之怒,不敢戲豫;敬天之渝,不敢馳驅。』況敢幹位以作大事乎?」定公三年(魯定公元年),舒涖政。屬役於韓不信及周大夫原壽過,而田於大陸,焚焉,還,卒於寧。子、孫曼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