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韓宣子

文出維基大典
(渡自韓起

韓宣子,姬姓,氏,諱春秋臣,韓厥之子也。

晉悼公七年(魯襄公七年),十月,韓獻子告老,長子無忌有廢疾,將立之。辭曰:「《》曰:『豈不夙夜?謂行多露。』又曰:『弗躬弗親,庶民弗信。』無忌不才,讓,其可乎?請立起也。與田蘇遊,而曰好仁。《詩》曰:『靖共爾位,好是正直。神之聽之,介爾景福。』恤民為德,正直為正,正曲為直,參和為仁。如是則神聽之,介福降之。立之,不亦可乎?」庚戌,使起朝,遂老。悼公謂韓無忌仁,使掌公族大夫。起遂嗣為卿,徙居州。九年(魯襄公九年),公會諸侯伐,起為上軍佐,佐荀偃,門於師之梁,鄭成,乃盟於戲而還。十三年(魯襄公十三年),公蒐於緜上以治兵,使起將上軍,辭以趙武。從之,起如故。悼公薨,事平公

平公三年(魯襄公十八年),晉圍,起佐趙武,以上軍圍盧,弗克。十二月,伐雍門之荻,侵濰及沂而還。十年(魯襄公二十五年),起如齊蒞盟。十一年(魯襄公二十六年),起聘於周靈王使請事。對曰:「晉士起,將歸時事於宰旅,無他事矣。」王聞之曰:「韓氏其昌阜於晉乎。辭不失舊。」十二年(魯襄公二十七年),向戌善於趙武,又善於屈建,欲弭諸侯之兵以為名。來告趙武,武謀諸諸大夫。起曰::「兵,民之殘也,財用之蠹,小國之大葘也。將或弭之,雖曰不可,必將許之。弗許,楚將許之,以召諸侯,則我失為盟主矣。」乃許之,楚及齊、皆許之。夏六月,盟於宋。十四年,季札使晉,曰:「晉國之政卒歸於韓、魏、趙矣。」

十七年(魯昭公元年),趙武卒,起將中軍,為政。十八年(魯昭公二年),使起如聘。觀書於大史氏,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也。魯昭公享之。季孫宿賦緜之卒章,起賦角弓。宿拜曰:「敢拜子之彌縫敝邑,寡君有望矣。」宿賦節之卒章。既享,宴於季氏。有嘉樹焉,起譽之。宿曰:「宿敢不封殖此樹,以無忘角弓。」遂賦甘棠。起曰:「起不堪也,無以及召公。」遂如齊納幣,聘少姜。見公孫竈。公孫竈召子旗,使見起。起曰:「非保家之主也,不臣。」見公孫蠆。公孫蠆見彊,起謂之如子旗。大夫多笑之,唯晏嬰信之,曰:「夫子,君子也。君子有信,其有以知之矣。」自齊聘於衛襄公享之,北宮佗賦淇澳。起賦木瓜。十九年(魯昭公三年),少姜既卒,齊景公使晏嬰請繼室於晉,曰:「君若不忘先君之好,惠顧齊國,則猶有先君之適及遺姑姊妹若而人。君若不棄敝邑,而辱使董振擇之,以備嬪嬙,寡人之願也。」起使羊舌肸對曰:「寡君之願也。寡君不能獨任其社稷之事,未有伉儷,在縗絰之中,是以未敢請。君有辱命,惠莫大焉。若惠顧敝邑,撫有晉國,賜之內主,豈惟寡君,舉群臣實受其貺,其自唐叔以下實寵嘉之。」夏五月,起如齊逆女。公孫蠆為少姜之有寵也,以其女更公女,而嫁公子。人謂起曰:「子尾欺晉,晉胡受之?」子尾,公孫蠆也。起曰:「我欲得齊,而遠其寵,寵將來乎?」二十一年(魯昭公五年),起如楚送女,楚靈王厚為之禮。起返,鄭簡公勞諸圉,辭不敢見。二十三年(魯昭公七年),鄭公孫僑來聘,會公寢疾,夢黃熊。起私問僑,僑以鯀對。起祀夏郊,公有間,公孫僑為豐施歸州田於起。起受之,以告公。公以與起。起初與趙武爭州田,病有之,以易原縣於宋大夫樂大心。平公薨,事昭公

昭公元年(魯昭公十一年),起會周單成公於戚。六年(魯昭公十六年),起如鄭聘,鄭六卿餞起於郊。起曰:「二三君子請皆賦,起亦以知鄭志。」嬰齊賦野有蔓草。起曰:「孺子善哉。吾有望矣。」公孫僑賦鄭之羔裘。起曰:「起不堪也。」游吉賦褰裳。起曰:「起在此,敢勤子至於他人乎。」游吉拜。起曰:「善哉,子之言是。不有是事,其能終乎。」駟偃賦風雨,豐施賦有女同車,印癸賦蘀兮。起喜,曰:「鄭其庶乎。二三君子以君命貺起,賦不出鄭志,皆昵燕好也。二三君子,數世之主也,可以無懼矣。」起皆獻馬焉,而賦我將。公孫僑拜,使五卿皆拜,曰:「吾子靖亂,敢不拜德。」起有環,其一在鄭商。起謁諸鄭鄭定公,公孫僑弗與。買諸賈人,僑又不可。至是,起私覲於僑以玉與馬曰:「子命起舍夫玉,是賜我玉而免吾死也,敢不藉手以拜。」昭公薨,事頃公。頃公八年(魯昭公二十四年),王子朝亂周,起徵會於諸侯。翌年,會於黃父,以定王室。十二年(魯昭公二十八年),與共分祁氏、羊舌氏十縣。秋,起卒,諡曰宣。四子、叔禽、叔椒、子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