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行

文出維基大典
往:

陳志行番禺人。民國二十年生。父云:「少年好學志於行。」冀子重躬行,遂名之。垂髫染疾,終生體弱。既日軍寇,舉家流徒,難安學。或時疏讀書,而好躬身實驗,借以鉆研。戰後就學廣州。好算學,又修形學以培思理。尋耽化學,終日研習,弱冠留校教授之。

志行幼好象棋而善之。時圍棋未風行,及至舞象,方見弈者,而淺學之。然猶愛橘梅。而立之年,權之二棋曰:「象棋,當慎乎處處者。至於圍棋,可隨手以應疾,惟精心於肯綮。」乃從弈。居五歲,九州動亂,學術滯礙,遂得曉夕耕耘楸枰。時棋鬬不興而武鬬盛,弈師茫然無事。志行嘗冒險,訪諸師求弈。每竟一局,師皆復局解之。焉乃技日進,而愈識棋妙。嘗致書其師曰:「願辭職,就廣州體育社,以蒙先生益多教導。若可,寧為雜役亦足。」師愕然問其悖否。既見放逐,肺疾而就醫。醫囑靜養,遂益有暇乎棋。尋集弈譜,別類整理,畫圖註釋,若治格致之學。度七秋而為圖文七千餘。又自為知不足及其微,乃獨開一蹊,以格致學之定量法雜焉,料外勢之若幾目,弱棋若負幾目云。

浩劫後止,百業待興。志行觀化學之日新,久久嘆曰:「吾誠有責焉,恨無所為。」遂戒棋謝弈,九載不撫局。既去楸枰,年四十六。聞有會論量子化學者,遂往之。同儕縱論計算機程序之屬。志行未聞,立求圖籍,知此格物利器。歸家輒編程序。次月往校計算處,行其程序,判析所得,而正資深者紕繆。於是潛精研思,成濟甚豐,又乃有所著述。既然,方復執棋丸。

嘗有美國人謂志行曰:「敝國有綴屬弈棋程序者。」又聞邦內海東亦有之。焉乃念茲,自書春聯曰:「黑白分明,何堪玩物徒傷志?鴻蒙高迥,不斷求知更創新。」傾囊買計算機,以編屬其程序。居數月,萬國程序對局,而荷蘭勝。志行未及與之,拊膝嘆曰:「嗟我圍棋之邦,終伏其局。吾當復揚中國之名!」耳順之年致其職,又申曰:「勿復聘請。」友人修書說云:「曷不攝生益壽,遊憩河山?五色紛披,娛目騁懷。無庸勞形以自苦。」志行慷慨答曰:「不冠天下,死不瞑目!」乃效支公,命其程序以「手談」,篤志焉。是年弈新加坡,位處第六。欲新之,顧其機之運算也不速。遂假貸以買新者。增益程序,更革策略,俶成厥後之形。明年扶疾而冠通國,又位天下之第二。猶斟酌其程序。然愈精密,其行愈緩。志行嘗為太極拳戲俟之,出數拳,程序方著一棋丸。年六十二,持往成都,勝六局,冠萬國。既得獎金,復買新機。又有遊戲社寄書,願代售其程序。逾二載,棋於東京,奪魁首。日本棋院頒狀,獎五級。於是自東亞北美,比年未有勝《手談》者。志行亦遂其願,俾夫中國之名復聞萬邦。方有感,援筆書曰:「電照手談,喜見圍棋揚四海。腦枯柯爛,更求瑜寶貫長虹。」

志行年六十六,自立程序社,網羅能士,共屬程序。次年又設茶室,招徠弈者與機向局。古稀之年,猶常與人棋,然辭讓其獎,以勉勵後進。年七十七,以西歷二〇〇八年物故。其志與所得,大端見於《電腦圍棋小洞天》。所著此外,《官子譜研究與擴展》一卷,《有機分子軌道理論》一卷。

引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