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節用

文出維基大典
墨家
墨士
墨子禽滑釐耕柱子胡非子

巨子
孟勝田襄子腹䵍
墨經

墨子

墨術

墨辯

守道

三表

墨義

非攻

非樂

非命

尚同

尚賢

非儒

天志

明鬼

節葬

節用

兼愛


節用者,之所宗也,見諸《墨子》,其下闕矣。墨子以為,聖人為政於一國,則一國之食貨倍矣,而其政於天下,則天下之食貨倍矣,而此之倍非外取地,而因其國去無用之費也,是故足以倍之。後墨子嘗以實用之法,假上古聖王事,以論民布勞而多興利也。

又言今民寡,悉為政者之過也。其使民勞,其籍歛厚,民財不足,凍餓死者不可勝數者,又興師而攻伐,久者年餘,速者數月,以使男女不相見,此寡人之道也。

是故古之聖王而為聖者,蓋其制節用之法,謂之天下百工,各事所能,足以奉民用,則止矣。而加費而無利於民者,聖王弗為之。下嘗言聖王飲食、制衣、節葬之法。又言及原人即出,未有宮室之時,悉居於陵丘所堀之穴,聖王以為夏時傷民之氣,遂作宮室而利。然宮室之法何邪?子墨子言曰:「其旁可以圉風寒,上可以圉雪霜雨露,其中蠲潔,可以祭祀,宮牆足以為男女之別則止,諸加費不加民利者,聖王弗為。」

[]

  • 《墨子·節用上》
  • 《墨子·節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