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璋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璋季玉陽城侯幼子也,母費氏。

生平[]

初為奉車都尉,皆從獻帝長安,焉託疾召璋,璋自表省焉,焉遂留璋不還,後焉死,璋代為刺史。

張魯稍驕恣,不承順璋,璋殺魯母及弟,遂為讎敵。璋累遣龐羲等攻魯,數為所破。魯部曲多在巴西,故以羲為巴西太守,領兵禦魯。

璋與龐羲有舊,又免璋諸子於難,故璋厚德羲,以羲為巴西太守,遂專權勢。後羲與璋情好攜隙,趙韙稱兵內向,眾散見殺,皆由璋明斷少而外言入故也。後羲與璋情好攜隙,趙韙稱兵內向,眾散見殺,皆由璋明斷少而外言入故也。

先是,南陽、三輔人流入益州數万家,收以為兵,名曰東州兵。璋性寬柔,無威略,東州人侵暴舊民,璋不能禁,政令多闕,益州頗怨。趙韙素得人心,璋委任之。韙因民怨謀叛,乃厚賂荊州請和,陰結州中大姓,與俱起兵,還擊璋。蜀郡、廣漢、犍為皆應韙。璋馳入成都城守,東州人畏威,咸同心並力助璋,皆殊死戰,遂破反者,進攻韙於江州。韙將龐樂李異反殺韙軍,斬韙。

漢朝聞益州亂,遣五官中郎將牛亶為益州刺史;徵璋為卿,不至。

璋聞曹操征荊州,已定漢中,遣河內陰溥致敬於操。加璋振威將軍,兄平寇將軍。瑁狂疾物故。璋復遣別駕從事蜀郡張肅送叟兵三百人並雜御物於操,操拜肅為廣漢太守。璋復遣別駕張松詣操,操時已定荊州,走劉備,不復存錄松,松以此怨。會操軍不利於赤壁,兼以疫死。松還,疵毀操,勸璋自絕,因說璋曰:「劉豫州,使君之肺腑,可與交通。」璋皆然之,遣法正連好劉備,尋又令正及孟達送兵數千助備守禦,正遂還。後松復說璋曰:「今州中諸將龐羲、李異等皆恃功驕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則敵攻其外,民攻其內,必敗之道也。」璋又從之,遣法正請備。璋主簿黃權陳其利害,從事廣漢王累自倒縣於州門以諫,璋一無所納,敕在所供奉備,備入境如歸。

備至江州北,由墊江水詣涪,去成都三百六十里,是歲建安十六年也。璋率步騎三萬馀人,車乘帳幔,精光曜日,往就與會;先主所將將士,更相之適,歡飲百馀日。璋資給先主,使討張魯,然後分別。璋以米二十萬斛,騎千匹,車千乘,繒絮錦帛,以資送備。

明年,備至葭萌,還兵南向,所在皆克。十九年,進圍成都數十日,城中尚有精兵三萬人,谷帛支一年,吏民咸欲死戰。璋言:「父子在州二十馀年,無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遂開城出降,群下莫不流涕。備遷璋於南郡公安,盡歸其財物及故佩振威將軍印綬。孫權關羽,取荊州,以璋為益州牧,駐秭歸,頓尋卒。

子女[]

  • ,璋長子。
  • ,又名緯,循弟。
  • 一女,費觀妻。

[]

  • 《三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