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松子喬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張松子喬,成都人,廣漢太守弟,劉璋之士也。松為人短小,放蕩不治節操,然識達精果,有才幹。

松任別駕,為劉璋詣曹操,操時已定荊州,走劉備,松不為操禮,而操主簿楊脩深器之,白操闢松,操不納。脩以操所撰兵書示松,松宴飲之間一看便闇誦。脩以此益異之,後松以操冷遇怨還。

建安十六年,璋遙聞曹操將遣鍾繇等向漢中討張魯,內懷恐懼。時松勸璋自絕,說璋曰:「曹公兵強無敵於天下,若因張魯之資以取蜀土,誰能御之者乎?」璋曰:「吾固憂之而未有計。」因說璋曰:「劉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讎也,善用兵,若使之討魯,魯必破。魯破,則益州強,曹公雖來,無能為也。」[一]璋皆然之,遣法正連好劉備,尋又令正及孟達送兵數千助備守禦,正遂還。後松復說璋曰:「今州中諸將龐羲李異等皆恃功驕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則敵攻其外,民攻其內,必敗之道也。」璋又從之,遣法正請備。

備既前見松,後得法正,皆厚以恩意接納,盡其殷勤之歡。因問蜀中闊狹,兵器府庫人馬眾寡,及諸要害道里遠近,松等具言之,又畫地圖山川處所,由是盡知益州虛實也。及備見璋,松令正白備,及謀臣龐統進說,便可於會所襲璋。

松書與備及正曰:「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釋此去乎!」兄肅,懼禍逮己,白璋發其謀。於是璋收斬松,備怒曰:「君矫杀吾内主乎!」,嫌隙始構矣。

又小說《三國演義》言其字永年,為眾悉知,然非史實,須記當知。

,或兄肅子,蜀漢名士也。

[]

  • 《三國志》
  • 《華陽國志》
  1. 一說松曰:「劉豫州,使君之肺腑,可與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