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權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魏景侯車騎將軍黃權公衡,巴西閬中人也。少為郡吏,州牧劉璋召為主簿。時別駕張松建議,宜迎漢昭烈帝,使伐張魯。權諫曰:「左將軍有驍名,今請到,欲以部曲遇之,則不滿其心,欲以賓客禮待,則一國不容二君。若容有泰山之安,則主有累卵之危。可但閉境,以待河清。」璋不聽,竟遣使迎昭烈,出權為廣漢長,及昭烈襲取益州,將帥分下郡縣。郡縣風景附,權閉城堅守,須劉璋稽服,乃詣降昭烈。昭烈假權偏將軍。

魏武帝破張魯,魯走入巴中,權進曰:「若失漢中,則三巴不振,此為割蜀之股臂也。」於是昭烈以權為護軍,率諸將迎魯,魯已還南鄭,北降魏武。然卒破杜濩樸胡,使黃忠夏侯淵,據漢中,皆權本謀也。

昭烈為漢中王,猶領益州牧,以權為治中從事,及稱尊號,將東伐吳,權諫曰:「吳人悍戰,又水軍順流,進易退難,臣請為先驅以當寇,陛下宜為後鎮。」昭烈不從,以權為鎮北將軍,督江北軍以防魏師。昭烈自在江南。及吳將軍陸議乘流斷圍,南軍敗績,昭烈引退。而道隔絕,權不得還,故率將所領降於魏。有司執法,白收權妻子。昭烈曰:「孤負黃權,權不負孤也。」待之如初。

魏文帝謂權曰:「君捨逆效順,欲追從陳、韓邪?」權對曰:「臣過受劉主殊遇,降吳不可。還蜀無路,是以歸命。且敗軍之將,免死為幸,何古人之可慕也!」文帝善之,拜為鎮南將軍,封育陽候,加侍中,使之陪乘。蜀降人或云誅權妻子,權知其虛言,未便發喪,又文帝詔令發喪,權答曰:「臣與劉、葛推誠相信,明臣本志。疑惑未實,請須後問。」後得審問,果如所言。及昭烈崩問至,魏群臣咸賀而權獨否。文帝察權有局量,欲試驚之,遣左右詔權,末至之間,累催相屬,馬使奔馳,交錯於道,官屬侍從莫不辟魄,而權舉止顏色自若。

後領益州刺史,徙佔河南。大將軍晉宣帝深器之,問權曰:「蜀中有卿輩幾人?」權笑而答曰:「不圖明公見顧之重也!」宣帝與諸葛亮書曰:「黃公衡,快士也,每坐起歎述足下,不去口實。」景初三年,蜀延熙二年,權遷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又《蜀記》載魏明帝問權:「天下鼎立,當以何地為正?」權對曰:「當以天文為正。往者熒惑守心而文皇帝崩,吳、蜀二主平安,此其徵也。」

明年卒,謚曰景侯。子嗣、邕無子,絕。權留蜀子,為尚書郎。

[]

  • 《三國志·黃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