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曄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劉曄子陽淮南人,漢光武子阜陵王延後也。

生平[]

早年[]

劉曄睹漢室漸微,己為支屬,不欲擁兵,遂委其部曲與廬江太守劉勳。勳怪其故,曄曰:「寶無法制,其眾素以鈔略為利,僕宿無資,而整齊之,必懷怨難久,故相與耳。」時孫策惡勳,遣使卑辭厚幣,以書說勳。勳信之,又得策珠寶、葛越,喜。外內盡賀,而曄獨否。勳問其故,對曰:「上繚雖小,城堅池深,攻難守易,不可旬日而舉,則兵疲於外,而國內虛。策乘虛而襲我,則後不能獨守。是將軍進屈于敵,退無所歸。若軍必出,禍今至矣。」勳不從。興兵伐上繚,策果襲其後。勳及曄遂奔曹操

投靠曹操[]

群雄逐鹿[]

操至壽春,時廬江界有山賊陳策,眾數萬人,臨險而守。曄曰:「策等小豎,因亂赴險,遂相依為強耳,非有爵命威信相伏也。往者偏將資輕,而中國未夷,故策敢據險以守。今天下略定,後伏先誅。夫畏死趨賞,愚知所同,故廣武君為韓信畫策。謂其威名足以先聲後實而服鄰國也。豈況明公之德,東征西怨,先開賞募,大兵臨之,令宣之日,軍門啟而虜自潰矣。」操笑曰:「卿言近之!」遂遣猛將在前,大軍在後,至則克策,如曄所度。操還,辟曄為司空

操與袁紹相持于官渡,未能勝之。曄獻一霹靂車圖紙,破袁軍之土山

三國鼎立[]

操征張魯,轉曄為主簿。曄策魯可克,加糧道不繼,雖出,軍猶不能皆全,馳白操:「不如致攻。」遂進兵,多出以射其營。魯奔走,漢中遂平。曄進言教操討益州劉備,操不從,大軍遂還。曄自漢中還,為行軍長史,兼領軍。

延康元年,蜀將孟達率眾降。達有容止才觀,文帝甚器愛之,使達為新城太守,加散騎常侍。曄以為「達有苟得之心,而恃才好術,必不能感恩懷義。新城與吳、蜀接連,若有變態,為國生患。」文帝竟不易,後達終於叛敗。

吳蜀干戈[]

黃初元年,以曄為侍中,賜爵關內侯。詔問群臣令料劉備當為關羽出吳。曄獨曰:「蜀雖狹弱,而備之謀欲以威武自強,勢必用眾以示其有餘。且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羽死不能為興軍報敵,於終始之分不足。」後備果出兵擊吳。吳悉國應之,而遣使稱。朝臣皆賀,獨曄曰:「吳絕在江、漢之表,無內臣之心久矣。陛下雖齊德有虞,然醜虜之性,未有所感。因難求臣,必難信也。彼必外迫內困,然後發此使耳。可因其窮,襲而取之。夫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不可不察也。」

備軍敗退,吳禮敬轉廢,帝欲興眾伐之,曄以為「彼新得志,上下齊心,而阻帶江湖,必難倉卒。」帝不聽。五年,幸廣陵泗口,命荊、楊州諸軍並進。會群臣,問:「權當自來不?」曄曰:「彼謂陛下欲以萬乘之重牽己,而超越江湖者在於別將,必勒兵待事,未有進退也。」大駕停住積日,權果不至,帝乃旋師。雲「卿策之是也。當念為吾滅二賊,不可但知其情而已。」

晚年[]

明帝即位,進爵東亭侯,邑三百戶。遼東太守公孫淵奪叔父位,擅自立,遣使表狀。曄以為公孫氏漢時所用,遂世官相承,水則由海,陸則阻山,故胡夷絕遠難制,而世權日久。今若不誅,後必生患。若懷貳阻兵,然後致誅,於事為難。不如因其新立,有黨有仇,先其不意,以兵臨之,開設賞募,可不勞師而定也。」後淵競反。

曄在朝,略不交接時人。或問其故,曄答曰:「魏室即阼尚新,智者知命,俗或未鹹。僕在漢為支葉,于魏備腹心,寡偶少徒,於宜未失也。」太和六年,以疾拜太中大夫。有間,為大鴻臚,在位二年遜位,複為太中大夫,薨。諡曰景侯。

家屬[]

[]

  • 三國志評曰:「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 許劭稱曄有佐世之才。

[]

  • 三國志·程郭董劉蔣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