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昭烈皇帝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漢昭烈皇帝
漢昭烈皇帝
名諱 劉備
生卒 延熹四年章武三年
在位 章武元年三年
政權 季漢
廟號 烈祖[一]
諡號 昭烈皇帝
陵墓 惠陵
先君 同宗漢孝獻皇帝
嗣君 漢後主
年號
章武

漢昭烈皇帝諱備,字玄德。延熹四年生,中山靖王後也。父為漢官,早死,遂與母編草維生計。年十五,母令其遊學,備偕同宗劉德然師盧植,同門有公孫瓚。德然父元起資備,其妻嘗曰:「各自一家,何能常爾邪!」對曰:「吾宗中有此兒,非常人也。」

初出鋒芒[]

光和七年黃巾亂起,備得張世平蘇雙之資,集義軍,隨鄒靖討賊有功,任安喜。後漢室令軍功得任長吏者,皆選精汰穢,使督郵至安喜免備。備知其事,求見督郵不果,怨而鞭之,棄官亡走。

初平元年,投瓚,表為別部司馬,任高唐尉、。後瓚與袁紹爭雄,備為紹等敗,轉而與田楷守青州,有功,拜平原

備相平原,外禦盜賊,內養黎民。庶皆可與備同席而坐,同簋而食。平原劉平輕備,恥為其下,嘗使刺備。刺客知其仁義,不忍一指加之,告備而亡走。

時黃巾管亥北海國,圍相孔融,融令太史慈突圍求援。慈至平原,語備曰:「慈,東萊之鄙人也,孔北海親非骨肉,比非鄉黨,特以名志相好,有分災共患之義。今管亥暴亂,北海被圍,孤窮無援,危在旦夕。以君有仁義之名,能救人之急。故北海區區,延頸恃仰,使慈冒白刃,突重圍,從萬死之中自托於君,惟君所以存之。」備驚曰:「孔北海知世間有劉備邪!」使慈將兵三千往救。賊聞風而逃,北海解圍。後紹攻瓚,備與楷東屯齊。

守牧徐州[]

四年,曹操肆暴徐州陶謙不能當,求救於楷。備遂與楷將兵往徐州。軍中雜有幽州胡騎,途中又得飢民數千,與謙將曹豹郯東,為操所敗。時兗州有變,操因退走。謙將四千丹楊兵送備,備自是附於謙,出鎮小沛以當操。謙亦表備為豫州刺史

興平元年,謙重病,語別駕從事麋竺曰:「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遂迎備主徐州。備固辭不受,陳登曰:「今漢室陵遲,海內傾覆,立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戶口百萬,欲屈使君撫臨州事。」備曰:「袁公路近在壽春,此君四世五公,海內所歸,君可以州與之。」對曰:「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今欲為使君合步騎十萬,上可以匡主濟民,成五霸之業,下可以割地守境,書功於竹帛。若使君不見聽許,登亦未敢聽使君也。」融亦語備曰:「袁公路豈憂國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今日之事,百姓與能,天與不取,悔不可追。」備遂領徐州牧。

二年呂布為操所敗,東投徐州,曰:「我與卿同邊地人也。布見關東起兵,欲誅董卓。布殺卓東出,關東諸將無安布者,皆欲殺布爾。」備使布出屯小沛,陰防其變。

寄人籬下[]

建安元年袁術來攻,備自將拒之,當術於盱眙淮陰。操欲和好備,表備為鎮東將軍、封宜城亭侯。布乘機攻下邳,守將豹叛,擄備妻,迎布,張飛亡走。備轉戰海西,遇楊奉韓暹等賊害徐、揚之間,大破之,斬奉、暹。後備復和好布,布還備妻,使備屯小沛。備於小沛收復人馬,布不悅,復來攻。備西投操。至,拜左將軍,與操出則同車,坐則同席。程昱嘗告操以備並非久居人下之輩,宜早圖之,不聽。

三年春,布使人攜金至河內購馬,為備軍所掠。布令高順張遼攻備,操以夏侯惇來救,不敵,備妻復為布所擄。十月,操自將征布,與備會師將梁國界,擊滅布,備妻得還。

時操挾天子而令諸侯,以血詔董承等誅操,備初不與。後操約備宴,語備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備驚,箸墜,適時雷鳴,遂對曰:「聖人云『迅雷風烈必變』,良有以也。一震之威,乃可至於此也!」備因與承等共圖操。

術欲北投紹,操使備督朱靈、路招擊之,軍不至,術病死。

奔走中原[]

四年,備遣朱靈路招下邳,召還。殺徐州刺史車冑,以關羽守下邳,自還小沛。使孫乾使紹,聯合抗操。操遣劉岱王忠擊備,皆北。時東海昌霸叛,郡縣投備,備聚有數萬人。

五年血詔事敗,承等伏誅,操因自將東征備。操軍中以袁冀州為大敵,伐備事可緩,操以為備英雄也,必須早圖,以免後患,郭嘉同之。備不敵敗走,妻為操所擄,羽以護備妻亦為曹軍所獲。備亡走青州,刺史袁譚迎之,又告其父紹。備至,紹亦親迎。越月餘,收集舊部。

官渡之戰汝南黃巾劉辟叛投紹,紹令備出會辟,操遣曹仁攻汝南,備遂北還。備意在去紹,於是備以南連劉表,復出汝南會龔都。操遣蔡陽攻備,為備所殺。

六年,操既敗紹,復南攻備,備敗投荊州劉表待之以上賓禮,許備出屯新野。備結交荊楚賢豪,表甚忌之。明年操遣夏侯惇、于禁攻備,至博望,備火燒自營偽退,惇等追擊,為備伏兵所破。

南奪荊州[]

十二年,備三顧草廬得諸葛亮,定《隆中對》。明年操南下,備抗於樊城。八月表病薨,子繼立,舉州降曹。操軍抵宛,方知荊州已降,遂棄新野南走。經襄陽,亮告備以攻琮而有荊州,備不忍。呼琮於城下,琮懼而不應,表故吏皆投備。至當陽,備軍達十萬眾,輜重數千,日行僅十餘里,因遣羽領船數百直下江陵。或語備者:「宜速行保江陵,今雖擁大眾,披甲者少,若曹公兵至,何以拒之?」對曰:「夫濟大事必以人為本,今人歸吾,吾何忍棄去!」

操恐備先抵江陵,遂棄輜重,輕軍急行襄陽。聞備既去,令曹純分輕騎五千追,一日夜行三百里,至當陽長阪襲備,獲其輜重人馬。備棄妻子走漢津,會羽隊。又於濟沔會合表長子所領萬餘人。走至夏口,會江東孫權魯肅探軍情,乃使亮使吳,約盟權。備與權大敗操於烏林,追擊至南郡,操遂北歸。備表琦為荊州刺史,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範零陵太守劉度皆降,雷緒亦率部曲數萬口投效。琦病死,眾舉備為荊州牧,治公安。備東連權,權乃妹妻之。

後權約備攻蜀,殷觀進曰:「若為吳先驅,進未能克蜀,退為吳所乘,即事去矣。今但可然贊其伐蜀,而自說新據諸郡,未可興動,吳必不敢越我而獨取蜀。如此進退之計,可以收吳、蜀之利。」乃止,以觀為別駕從事。

克定西蜀[]

十六年益州劉璋恐操進圖巴蜀,使法正並四千人及巨款送備,備乃偕龐統入蜀,留亮、羽守荊州。松、正告備以蜀道闊狹、兵器、府庫、人馬、要衝等,又獻圖,故備悉知益州事。

備抵涪城,璋出迎。松、正皆進言備可殺璋據巴蜀,統亦曰:「今因此會,便可執之。」備以初入蜀地,人心未服,不宜妄動。璋表備為行大司馬、領司隸校尉,備表璋行鎮西大將軍、領益州牧。璋供給士卒,使備督白水軍攻張魯。時備有甲兵三萬,器械、資貨甚多。出至葭萌即止不北行,在其地樹立恩德。

明年,操攻權,權遣使告急。備乃求璋多與士卒萬人並軍需,璋只允供給四千兵馬。備怒曰:「吾為益州征強敵,師徒勤瘁,不遑寧居;今積帑藏之財而於賞功,望士大夫為出死力戰,其可得乎!」松乃遺書備:「今大事垂可成立,如何釋此去乎?」其兄據書告璋,松乃伏誅,備與璋始相惡。

備殺白水軍楊懷。遣黃忠卓膺佔涪城。璋以劉璝泠苞張任鄧賢等抗之,皆敗,退至綿竹關,守將李嚴降。備勢日強,平定蜀中各縣,亮、飛等亦率軍入蜀。後備為雒城劉循所阻,相持一年方陷。雒城既破,乃進圍成都數十日,以簡雍為說,璋出降。備定蜀中,設宴士卒,取城中金銀、穀帛賜將士,有志之士皆來投備。

自成王業[]

前備嘗約權若得益州,許權以荊州。蜀中既定,權遣使來索,備對曰:「須得涼州,當以荊州相與。」權忿怒,遣呂蒙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備將兵五萬至公安,又令羽進益陽相抗。時操進軍漢中,備遂分江夏、長沙、桂陽予權,還軍江州。又遣黃權將兵向張魯敗軍。時魯既降曹,操乃命夏侯淵張郃屯漢中。備遂令飛進兵宕渠,與郃等戰於瓦口,郃大敗,備乃還軍成都。

廿三年,備納正議北攻漢中。先鋒敗,備遂進陽平關,與淵、郃相峙。明年春,忠斬淵於定軍山,操乃自長安南征,備據險死守數月,操軍乃退,漢中乃定。遣劉封孟達、李嚴等攻上庸。同年秋,群臣上表以備為漢中王。備遂設壇沔陽,與群臣、士兵出列,宣讀奏訖為漢中王。後還治成都,以魏延為都督鎮漢中。冬,羽北伐樊城,為蒙所圖,羽死,劉孫絕交。

中道崩殂[]

廿五年薨,子嗣,逼帝禪讓,改國號。王以為帝遭加害,乃素服發喪,上諡號孝愍皇帝。明年,諸葛亮許靖、黃權等人上書勸進。王乃即位於成都,以嗣漢統。四月,大赦天下,改元章武。以亮為丞相,靖為司徒。設置百官,立宗廟事先皇。五月,立皇后吳氏,太子劉禪。六月,立劉永為魯王,劉理為梁王。七月,帝以權襲殺羽,發兵東向。二年陸遜敗漢軍,帝走魚復,改永安,幸白帝城。權請和,以宗瑋使吳。同年,黃元叛。

三年,丞相亮抵永安,三月元攻臨邛,帝命陳曶討之,元大敗,為親兵縛拿,押至成都伏誅。帝病危,託孤丞相亮及李嚴。語梁王理曰:「吾亡之後,汝兄弟父事丞相,令卿與丞相共事而已。」四月壬午[二],崩於永安宮,時年六十三。五月,梓宮自永安還成都,謚曰昭烈皇帝。八月葬惠陵太子禪嗣。

家屬[]

[]

  1. 元熙元年,匈奴人劉淵稱帝,自以為漢之甥,上帝廟號曰「烈祖」。《晉書·劉淵載記》未明言淵為上廟號。《晉書·王彌傳》載淵語「烈祖有云:『吾之有將軍,如魚之有水。』」以「魚水」喻君臣,本備與關、張之言。因李慈銘曰淵為帝上廟號烈祖。
  2. 舊作「癸巳」,陳垣《二十史朔閏表》曰是月己未朔,無癸巳。《三國志》本傳言「今月二十四日奄忽升遐」,查為壬午,今改之。

[]

  • 《三國志·先主傳》
Qsicon lesenswert.svg
Qsicon lesenswert.svg
敘事完備,有條不紊,遂列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