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昱

文出維基大典
往:

魏安鄉肅侯程昱仲德後漢東郡東阿人也。

黃巾起,縣丞王度反應之,燒倉庫,吏民負老幼東奔渠丘山。昱使人偵視度,度得空城不能守,出城西五六裏屯。昱謂縣中大姓薛房等曰:「今度等得城郭不能居,其勢可知。此不過欲虜掠財物,非有堅甲利兵攻守之志也。今何不相率還城而守之?且城高厚,多谷米,今若還求令,共堅守,度必不能久,攻可破也。」房等以為然。吏民不肯從,曰:「賊在西,但有東耳。」昱謂房等:「愚民不可計事。」乃密遣數騎舉於東山上,令房等望見,大呼言「賊已至」,便下山入城,吏民奔走隨之,求得縣令,遂共城守。度等來攻城,不能下,昱率吏民開門急擊之,度等破走。東阿由此得全。

初平中,兗州刺史劉岱辟昱,昱不應。是時,岱與袁紹公孫瓚和親,紹令妻子居岱所,瓚亦遣從事范方將騎助岱。公孫瓚令岱遣紹妻子,使與紹絕。岱議連日不決,乃召見昱,問計。昱曰:「若棄紹近援而求瓚遠助,此假人於越以救溺子之說也。夫公孫瓚,非袁紹之敵也。今雖壞紹軍,然終為紹所禽。夫趣一朝之權而不慮遠計,將軍終敗。」岱從之。范方將其騎歸,未至,瓚大為紹所破。岱表昱為騎都尉,昱辭以疾。

劉岱為黃巾所殺。曹操臨兗州,辟昱。昱將行,其鄉人謂曰:「何前後之相背也!」昱笑而不應。操與語,說之,以昱守壽張

操征徐州,使昱與荀彧留守鄄城張邈等叛迎呂布,郡縣回應,唯鄄城、、東阿不動。布軍降者,言陳宮欲自將兵取東阿,吏民皆恐。彧謂昱曰:「今兗州反,唯有此三城。宮等以重兵臨之,非有以深結其心,三城必動。君,民之望也,歸而說之,殆可!」昱乃歸。昱遣別騎絕倉亭津,陳宮至,不得渡。昱至東阿,東阿令棗祗已率厲吏民,拒城堅守。又兗州從事薛悌與昱協謀,卒完三城,以待曹操。操還,執昱手曰:「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乃表昱為東平,屯範。

操與呂布戰於濮陽,數不利。於是袁紹使人說操連和,欲使操遷家居。操新失兗州,軍食盡,將許之。時昱使適還,引見,因言曰:「竊聞將軍欲遣家,與袁紹連和,誠有之乎?」操曰:「然。」昱曰:「意者將軍殆臨事而懼,不然何慮之不深也!夫袁紹據燕、趙之地,有並天下之心,而智不能濟也。將軍自度能為之下乎?將軍以龍虎之威,可為韓、彭之事邪?今兗州雖殘,尚有三城。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將軍之神武,與文若、昱等,收而用之,霸王之業可成也。願將軍更慮之!」操乃止。

天子許昌,以昱為尚書。兗州未安,復以昱為東中郎將,領濟陰太守,都督兗州事。

劉備徐州,歸操。昱說其殺備,其不聽。後操又遣備至徐州擊袁術,昱與郭嘉說其曰:「公前日不圖備,昱等誠不及也。今借之以兵,必有異心。」操悔,追之不及。術病死,備至徐州,遂殺車冑,舉兵背操。頃之,昱遷振威將軍

袁紹在黎陽,將南渡。時昱有七百兵守鄄城。操聞之,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紹擁十萬眾,自以所向無前。今見昱兵少,必輕易,不來攻。若益昱兵,過則不可不攻,攻之必克,徒兩損其勢。願公無疑!」操從之。紹聞昱兵少,果不往。操謂賈詡曰:「程昱之膽,過於賁、育」。昱收山澤亡命之徒,得數千人,乃引軍與操會黎陽,討袁譚袁尚。譚、尚破走,拜昱奮武將軍,封安國亭侯

操征荊州,劉備奔東吳。論者以為孫權必殺備,昱料之曰:「孫權新在位,未為海內所憚。曹公無敵于天下,初舉荊州,威震江表,權雖有謀,不能獨當也。劉備有英名,關羽張飛皆萬人敵也,權必資之以禦我。難解勢分,備資以成,又不可得而殺也。」權果多與備兵,以禦曹操。是後中夏漸平,操撫昱背曰:「兗州之敗,不用君言,吾何以至此?」宗人奉牛酒大會,昱曰:「知足不辱,吾可以退矣。」乃自表歸兵,闔門不出。

魏國既建,為衛尉

文帝踐阼,進封安鄉侯,增邑三百戶,並前八百戶。方欲以為公,昱薨。帝為流涕,追贈車騎將軍,諡曰肅侯。子嗣。

特徵[]

昱長八尺三寸,美須髯。性剛戾,與人多迕。

家屬[]

[]

  • 三國志》評曰:「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 曹操執昱手曰:「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
  • 操曰:「程昱之膽,過於賁、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