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蒙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呂蒙子明汝南富陂人也。

蒙年十五六,竊隨孫策鄧當擊討山越。當顧見大驚,呵叱不能禁止。時當職吏以蒙年小輕之。蒙大怒,引殺吏,出逃。孫策見蒙,奇之,引置左右,拜別部司馬

權統事,料諸小兵少而用薄者,欲併合之。權見蒙之軍陳列赫然,兵人練習,大悅,增其兵。從討丹陽,所向有功,拜平北都尉,領廣德。從征黃祖,祖令都督陳就逆以水軍出戰。蒙勒前鋒,親梟就首。權拜蒙為橫野中郎將,賜錢千萬。

是歲,又與周瑜程普等西破曹操烏林,圍曹仁南郡。瑜使甘寧前據夷陵曹仁分眾圍寧,寧困急,使使請救。諸將以兵少不足分,蒙謂瑜、普曰:「留凌公績,蒙與君行,解圍釋急,勢亦不久,蒙保公績能十日守也。」又說瑜分遣三百人柴斷險道,賊走可得其。瑜從之。軍到夷陵,敵夜遁去,獲馬三百匹,方船載還。還,拜偏將軍,領尋陽

魯肅代周瑜,當之陸口,過蒙屯下。肅意尚輕蒙,或說肅曰:「呂將軍功名日顯,不可以故意待也,君宜顧之。」遂往詣蒙。酒酣,蒙問肅曰:「君受重任,與關羽為鄰,將何計略以備不虞?」肅造次應曰:「臨時施宜。」蒙曰:「今東西雖為一家,而關羽實熊虎也,計安可不豫定?」因為肅畫五策。肅於是越席就之,拊其背曰:「呂子明,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於此也。」

孫權親征皖,問以計策。蒙乃薦甘寧為升城督,督攻在前,蒙以精銳繼之。侵晨進攻,蒙手執枹鼓,士卒皆騰踴自升,食時破之。權嘉其功,即拜廬江太守,所得人馬皆分與之,別賜尋陽屯田六百戶,官屬三十人。蒙還尋陽,廬陵賊起。蒙至,誅其首惡,餘皆釋放。

是時劉備關羽荊州,權命蒙西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二郡望風歸服,惟零陵太守郝普不降。劉備親至公安,遣羽爭三郡。權使魯肅將萬人屯益陽拒羽,而飛書召蒙,使捨零陵,急還助肅。劉備請盟,權乃歸普等。割湘水,以零陵還之。以尋陽、陽新為蒙奉邑。

師還,遂征合淝,既撤兵,為張遼等所襲,蒙與淩統以死扦衛。後曹操又大出濡須,權以蒙為督,據前所立塢,置強弩萬張於其上以拒操。操前鋒屯未就,蒙攻破之。拜蒙左護軍、虎威將軍。

魯肅卒,肅軍人馬萬餘盡以屬蒙。初,魯肅等以為曹操尚存,禍難始構,宜相輔協,與之同仇,不可失也。蒙乃密陳計策曰:「今令征虜守南郡,潘璋白帝蔣欽循江上下,蒙為國家前據襄陽,如此,何憂於操,何賴於羽?且羽君臣,矜其詐力,所在反覆,不可以腹心待也。今羽所以未便東向者,以至尊聖明,蒙等尚存也。今不於強壯時圖之,一日僵僕,欲復陳力,其可得邪?」權深納其策,又聊復與論取徐州意。蒙對曰:「今操遠在河北,新破諸袁,撫集,未暇東顧。徐土守兵,聞不足言,往自可克。然地勢陸通,驍騎所聘,至尊今日得徐州,操後旬必來爭,雖以七八萬人守之,猶當懷憂。不如取羽,全據長江,形勢益張。」權尤以此言為當。及蒙初至陸口,外倍修恩厚,與羽結好。

後羽討,蒙上疏曰:「羽討樊而多留備兵,必恐蒙圖其後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眾還建業,以治疾為名。羽聞之,必撤備兵,盡赴襄陽。大軍浮江,晝夜馳上,襲其空虛,則南郡可下,而羽可擒也。」遂稱病篤,權乃露檄召蒙還,陰與圖計。羽果信之,稍撤兵以赴樊,人馬數萬,托以糧乏,擅取湘關。蒙至尋陽,盡伏其精兵舳艫中,使白衣搖櫓,作商賈人服,晝夜兼行,至羽所置江邊烽火臺,盡收縛之。遂到南郡,傅士仁麋芳皆降。蒙入城,盡得羽及將士家屬,皆撫慰,約令軍中不得干歷人家,有所求取。於是軍中震慄,道不拾遺。蒙旦暮使親近存恤耆老,問所不足,疾病者給醫藥,飢寒者賜衣糧。羽還,在道路,數使人與蒙相聞,蒙輒厚遇其使,周遊城中,家家致問,或手書示信。羽人還,私相參訊,咸知家門無恙,見待過於平時,故羽吏士無鬥心。會權尋至,羽自知孤窮,乃走麥城。權使朱然潘璋斷其徑路,即父子俱獲,荊州遂定。

後以蒙為南郡太守,封孱陵候,賜錢一億,黃金五百斤。蒙固辭金錢,權不許。會蒙疾發,權時在公安,迎置內殿。所以治護者萬方,募封內有能愈蒙疾者,賜千金。後更增篤,權自臨視,命道士於星辰下為之請命。年四十二,遂卒於內殿。時權哀痛甚,為之降損。蒙未死時,所得金寶諸賜盡付府藏,敕主者命絕之日皆上還,喪事務約。權聞之,益以悲感。命蒙子襲爵。霸卒,弟襲侯。卒,弟嗣。

[]

  • 陳壽曰:「呂蒙勇而有謀,斷識軍計,譎郝普,禽關羽,最其妙者。初雖輕果妄殺,終於克己,有國士之量,豈徒武將而已乎!孫權之論,優劣允當,故載錄焉。」
  • 鲁肅曰:「呂子明,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於此也。」
  • 孫權與陸遜論呂蒙曰:「子明少時,孤謂不辭劇易,果敢有膽而已。及身長大,學問開益,籌略奇至,可以次於公瑾,但言議英發不及之耳。圖取關羽,勝於魯子敬。子敬答孤書云:『帝王之起,皆有驅除,羽不足忌。』此子敬內不能辦,外為大言耳,孤亦恕之,不苟責也。然其作軍屯營,不失令行禁止,部界無廢負,路無拾遺,其法亦美也。」

[]

  • 《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