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遜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吳江陵昭侯陸遜伯言吳郡吳縣人也。本名,世江東大族。

遜少孤,隨從祖廬江太守陸康在官。袁術與康有隙,將攻康,康遣遜及親戚還吳。遜年長於康子陸績數歲,為之綱紀門戶。

孫權將軍,遜年二十一。始仕幕府,歷東西曹令史,出為海昌屯田都尉,並領事。縣連年亢,遜開倉穀以振貧民,勸督農桑,百姓蒙賴。會稽山賊大帥潘臨鄱陽賊帥尤突作亂,皆平之,拜定威校尉。

權以兄孫策女配遜,數訪世務。遜議曰:「方今英雄棋跱,豺狼闚望,克敵寧亂。非眾不濟,而山寇舊惡,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難以圖遠,可大部伍,取其精銳。」權納其策,以為帳下右部督。

呂蒙稱疾詣建業,遜往見之。待蒙至都,權問:「誰可代卿者?」蒙薦遜。權乃召遜,拜偏將軍右部督代蒙。遜至陸口,將書與羽,其言甚謙。羽覽遜書,意大安,無復所嫌。遜具啟形狀,陳其可擒之要。權乃潛軍而上,使遜與呂蒙為前部,至即克公安南郡。遜徑進,領宜都太守,拜撫邊將軍,封華亭侯。劉備諸城長吏及蠻夷君長皆降。遜請金銀銅印,以假授初附。是歲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也。

遜遣將軍李異謝旌等將三千人攻蜀。異將水軍,旌將步兵,即破房陵南鄉。權以遜為右護軍鎮西將軍,進封婁侯。時荊州士人新還,仕進或未得所,遜上疏曰:「昔漢高祖受命,招延英異,光武中興,群俊畢至,苟可以熙隆道教者,未必遠近。今荊州始定,人物未達,臣愚慺慺,乞普加覆載抽拔之恩。令並獲自進,然後四海延頸,思歸大化。」權敬納其言。

黃武元年劉備率眾攻吳,王命遜為大都督假節,督朱然潘璋宋謙韓當徐盛孫桓等五萬人拒之。諸將及公室貴戚,各自矜恃,不相聽從。備從巫峽建平連圍至夷陵界,立數十屯。孫桓於夷道為備所圍,求救於遜。遜曰:「未可。」諸將皆問爲何。遜曰:「安東得士眾心,城牢糧足,無可憂也。待吾計展,欲不救安東,安東自解。」先遣吳班將數千人於平地立營,欲以挑戰。諸將皆欲擊之,唯遜不動。備知其計不可,乃引伏兵從谷中出。諸將並曰:「攻備當在初,今乃令人五六百里,相銜持經七八月,其諸要害皆以固守,擊之必無利矣。」遜乃先攻一營,不利。遜乃令兵士各持一把,以火攻拔之。一爾勢成,通率諸軍同時俱攻,斬張南馮習及番王沙摩柯等首,破其四十餘。遜督促諸軍四面蹙之,土崩瓦解,死者萬數。備夜遁入白帝城。諸將乃服遜之計。王拜遜輔國將軍,領荊州,即改封江陵侯。

備亡,子劉禪襲位,諸葛亮秉政,與王連和。時事所宜,王輒令遜語亮,並刻王印,以置遜所。王每與禪、亮書,常過示遜,輕重可否,有所不安,便令改定,以印封行之。

七年,王使鄱陽太守周魴譎魏大司馬曹休。休果舉眾入皖,乃召遜假黃鉞,為大都督,逆休。休既覺知,遂交戰。遜大破之,斬獲萬餘。諸軍振過武昌,王令左右以御蓋覆遜,入出殿門。凡所賜遜,皆御物上珍,於時莫與為比。

黃龍元年,拜上大將軍右都護。帝欲遣偏師取夷州朱崖,皆以咨遜,遜上疏止。及公孫淵背盟,帝欲往征。遜亦止之。

嘉禾五年,帝北征。使遜與諸葛瑾襄陽。遜密與瑾立計,大破魏軍。

赤烏七年,代顧雍丞相。及太子有不安之儀,遜上疏諫權。太子太傅吾粲坐數與遜交書,下獄死。帝累遣使責讓遜,遜憤恚致卒,時年六十三,家無餘財。長子早亡,次子襲爵。

景帝時,追諡遜昭侯。

家屬[]

[]

[]

[]

[]

  • 三國志》評曰:劉備天下稱雄,一世所憚,陸遜春秋方壯,威名未著,摧而克之,罔不如志。予既奇遜之謀略,又歎權之識才,所以濟大事也。及遜忠誠懇至,憂國亡身,庶幾社稷之臣矣。
  • 諸葛瑾曰:「伯言多智略,其當有以。」

[]

  • 《三國志·吳書·陸遜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