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

文出維基大典
往:
長安中心鼓樓遺跡

西安,古長安也,中國名都,比周洛陽都之,城址歷朝有變,而今西安咸陽間有之故城立於荒蕪間焉。王莽舉,易其名常安而都之,合以常治久安意,莽卒,尋復名。後梁朱溫置雍州大安府,元時歸安西,奉元路,有易名西安,迄今沿用。

長安自有漢以降,方圓之大,天下莫與其比,隋唐以來,戶逾百萬,萬方士庶咸集于斯,宮接陵,陵接塔,塔接碑,官巷民街,四向縱橫,紫氣茲發,隆盛雍容。

有元攻略城池,長安之廢本以久矣,宮室不修,而兵馬斯至,明肇洪基,始復修葺,今之西安城牆者,蓋明西安城也。唐長安者,十倍于明,西安以華夏帝京,十二門,二十二街,百一十坊,中分朱雀大路,東萬年,西長安,倭僧圓仁《入唐求法巡禮行記》載,「夜三更東市失火,燒東市曹門以西二十四行,四千餘家。」足見其鼎盛。渤海國上京龍泉府、日本之平城,平安京悉仿長安而建。北城為百姓庶民之閭,共百六十。西北為市,是為「長安九市」。漢長安革古來築成方圓相圍之法,取宮,街,寺,民一合符契之勢,開今世城建之先法,功可沒乎?或有云「君子之於學,百工之於藝,自三代歷漢,至唐而備矣。」而唐都長安,是故萬事皆備于長安。而百藝之中,尤可以以繪,塑為傲,列而舉之如昭陵六駿之類,國之重寶也。

史略[]

武王自酆居鎬,諸侯宗之,是為宗周,長安之始,成王修洛邑,復為成周,長洛之間,王化斯現。至幽王,燃烽火而戲諸侯,戲女子而失信天下,犬戎遂攻而拔之,平王乃東遷成周。 豐京者,臨澧水而對鎬京,宗廟祭祀在茲焉。

漢高祖高皇帝項羽,欲都洛陽,留侯諫之以理,以豐鎬之地左右擁關,南有蜀中,東及洛邑,北有胡牧,沃野千里,金城千里,天府之國也。高祖乃會,因都長安焉。 太祖五年,以秦故宮址修長樂宮,七年,復修未央于長安鄉,因以名之曰長安。惠帝五年,城防始竣。至武帝世,置京兆尹,修北,桂,明光諸宫,擴上林,掘明池,肇建章。 帝京千秋之基乃成。

永徽三年大雁塔

自王莽篡漢,事敗,長安隳,光武中興以降,三國至晉,皆不都之,唯董卓協獻帝而令諸侯,晉愍走長安而避胡,斯乃行在,則不可舉而列之。 周文帝宇文泰興,尊儒術而事王化,復有榮華之徵。


隋文皇諱楊堅,開皇一世,有唐以其為基梁,文皇修大興京于首塬南,以其川原秀丽,卉物滋阜,卜食相土,宜建都邑故也。 開皇二年,文皇詔以宇文愷為營新都副監,高熲為大監,開皇二年六月,破土,翌年春三月,竣,其方圓策略皆出于愷。四年,鑿廣通渠,引渭至河。 開皇間,開科取士,天下英才聞之莫不感于此盛德焉,輕車負笈,揚塵西向,是故大興乃興。是為海內不分胡漢,宇內更添新丁! 武德元年,唐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李淵,受隋皇帝楊侗(楊廣之子)禪,立唐,乃改大興為長安。太宗文皇帝世民,玄宗明皇帝隆基屢修長安,興興慶宮,大明宮。 馬嵬驛之變,肅宗文明武德大聖大宣孝皇帝李亨走靈武繼位,至德二載正月,安祿山為其子慶緒所弑。九月,郭子儀領唐軍及回紇騎收復長安,十二月,太上皇玄宗李隆基車駕復歸。此役以降,長安不復舊日。 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廣德元年,吐蕃陷長安,據十五日,長安更復凋敝。

明城牆

逮及景宗朝白馬之禍,衣冠公卿三十餘皆沒于河。唐室氣數盡盡,長河落日。長安不復為天下樞機,宋置陝西路,尋置永興軍路。金改永興軍路為京兆府路。

洪武二年,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以「天下山川,惟秦中號為險固」因封次子為秦王,有詔西安府長興侯耿炳文并都指揮朴英奉行西安府修整。洪武三年,始建西安城牆。西南西、南兩面礎隋唐故城而延之,東,北牆咸新建之。洪武十一年始竣。隆慶二年,砌牆面以青磚。垣高一十二米,底寬一十五米,頂寬十有四米。方圓十二平方公里,復舊唐故城之十一。 崇禎九年,陝西巡撫孫傳庭備闖王之亂,興四門「瓮城」。崇禎十六年,闖王拔西安,翌年都之,國號大順。 清襲明制,補修者十有二。乾隆四十六年,倍城牆,設海墁,修水道,鞏西安如金甌。

民國二十五年,奉系少帥張學良以中華危殆,宜先攘外故,兵諫蔣中正。遂成合國共以驅虜賊。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日,國朝入西安;二十四日,設西安軍管會,以賀龍主之,贾拓夫为副;二十五日,詔立西安市人民政府,贾拓夫以中共西安市委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安市人民政府市长。

長安以華夏帝京,十二門,二十二街,百一十坊,中分朱雀大路,東萬年,西長安,倭僧圓仁《入唐求法巡禮行記》載,「夜三更東市失火,燒東市曹門以西二十四行,四千餘家。」足見其鼎盛。渤海國上京龍泉府、日本之平城,平安京悉仿長安而建。北城為百姓庶民之閭,共百六十。西北為市,是為「長安九市」。漢長安革古來築成方圓相圍之法,取宮,街,寺,民一合符契之勢,開今世城建之先法,功可沒乎?或有云「君子之於學,百工之於藝,自三代歷漢,至唐而備矣。」而唐都長安,是故萬事皆備于長安。而百藝之中,尤可以以繪,塑為傲,列而舉之如昭陵六駿之類,國之重寶也。

步輦圖

讃曰:宗周肇基,萬世千秋,炎劉未央,庭燎未艾,光武遷洛,渭水難留,宇文蠻夷,竟復華夏!開皇大興,唐煌長安,縱有百亂,天下斯歸。朱雀大路,紫霄斯通!

參見[]

洛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