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封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劉封,本羅侯寇氏子,會劉備荊州,以未有繼嗣,收養為子。及備入蜀,自葭萌還攻劉璋,時封年二十餘,有武藝,氣力過人,將兵俱與諸葛亮張飛等溯流西上,所在戰克。益州既定,以封為副軍中郎將

初,璋遣扶風孟達法正,各將兵二千人,使迎備,備因令達並領其眾,留屯江陵。蜀平,以達為宜都太守建安二十四年,達將進攻上庸,備陰恐難獨任,乃遣封自漢中沔水下統達軍,與達軍會上庸。上庸太守申耽舉眾降,遣妻子及宗族詣成都。備加耽征北將軍,領上庸太守。

關羽樊城襄陽,連呼封、達,令發兵自助。封、達辭以山郡初附,未可動搖,不承羽命。會羽覆敗,備恨之。又封與達忿爭不和,封尋奪達鼓吹。達既懼罪,又忿恚封,遂表辭備,率所領降魏文帝善達之姿才容觀,以為散騎常侍、建武將軍,封平陽亭侯。合房陵、上庸、西城三郡為新都郡,以達領新城太守。遣征南將軍夏侯尚右將軍徐晃與達共襲封。達與封書曰:「古人有言:『疏不間親,新不加舊』。此謂上明下直,讒慝不行也。若乃權君譎主,賢父慈親,猶有忠臣蹈功以罹禍,孝子抱仁以陷難,種、商、白起、孝己、伯奇,皆其類也。其所以然,非骨肉好離,親親樂患也。或有恩移愛易,亦有讒間其間,雖忠臣不能移於君,孝子不能變之於父者也。勢利所加,改親為仇,況非親乎!故申生、衛伋、禦寇、楚建稟受形之氣,當嗣立之正,而猶如此。今足下與漢中王,道路之人耳,親非骨血而據勢權,義非君臣而處上位,征則有偏任之威,居則有副軍之號,遠近所間也。自立阿斗太子已來,有識之人相為寒心。如使申生從子輿之言,必為太伯;衛伋聽其弟之謀,無彰父之譏也。且小白出奔,入而為霸;重耳逾垣,卒以克復。自古有之,非獨今也。」封拒絕。

申儀叛封,封破走還成都。封既至,備責封之侵陵達,又不救羽。諸葛亮慮封剛猛,易世之後終難制禦,勸備因此除之。於是賜封死,使自裁。封歎曰:「恨不用孟子度之言!」備為之流涕。

[]

  • 三國志》評曰:「劉封處嫌疑之地,而思防不足以自衛。」

[]

  • 《三國志·蜀志·劉彭廖李劉魏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