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鄭厲公

文出維基大典

鄭厲公,姬姓,諱,字子元,乃之五君。莊公之庶子也。雍氏女於莊公曰雍姞,生突。

莊公二十六年(魯隱公五年),衛以南燕師伐鄭,公子曼伯、子元以制人敗燕師於北制。三十年(魯隱公九年),北戎侵,鄭莊公禦之。患戎師,曰:「彼徒鄭車,懼其侵軼我也。」突曰:「使勇而無剛者嘗寇,而速去之。君為三覆以待之。戎輕而不整,貪而無親,勝不相讓,敗不相救。先者見獲必務進,進而遇覆必速奔,後者不救,則無繼矣。乃可以逞。」從之。大敗戎師。三十八年(魯桓公六年),齊僖公欲以女妻鄭太子忽,忽謝曰:「我小國,非齊敵也。」時祭仲與俱,勸使取之,曰:「君多內寵,太子無大援將不立,三公子皆君也。」所謂三公子者,太子忽,其弟突,次弟子亹也。

四十三年(魯桓公十一年)夏五月,公薨,太子忽立為昭公。雍氏宗有寵於宋,故誘祭仲而執之,曰:「不立突,將死。」亦執突而求賂焉。祭仲以突歸而立之,是為厲公。及厲公立,忽奔。宋以立厲公,故多責賂於鄭,鄭不堪命。厲公元年(魯桓公十二年),魯桓公欲平宋、鄭。宋辭平。冬,魯桓公會公盟於武父。遂及鄭師伐宋,戰於宋。二年(魯桓公十三年),公會魯桓公、紀侯及、宋、衛、燕戰,齊、宋、燕、衛敗績。既而公使魯,請修好。三年(魯桓公十四年),公會魯桓公於。夏五月,公使弟語如魯盟。冬,宋人以齊、蔡、衛、伐鄭,焚渠門,入及大逵。伐東郊,取牛首。以大宮之椽歸,為盧門之椽。大宮,鄭祖廟也。盧門,宋城門也。四年(魯桓公十五年)春三月,周桓王崩,莊王立。祭仲專國政。厲公患之,陰使其婿雍糾欲殺祭仲。糾妻,祭仲女也,知之,謂其母曰:「父與夫孰親?」母曰:「父一而已,人盡夫也。」女乃告祭仲,祭仲反殺雍糾,戮之於市。厲公無柰祭仲何,怒糾曰:「謀及婦人,死固宜哉!」夏,厲公出奔蔡。五月,祭仲迎昭公忽,六月乙亥,復入鄭,即位。秋,厲公因櫟人殺其大夫檀伯,而遂居櫟。諸侯聞厲公出奔,冬,魯、宋、衛、陳會於袲伐鄭,謀納厲公,弗克而還。宋頗予厲公兵,自守於櫟,鄭以故亦不伐櫟。

昭公二年(魯桓公十七年)冬十月,高渠彌弒昭公,祭仲與渠彌不敢入厲公,而立子亹。秋,齊人殺子亹,祭仲立子儀。子儀三年(魯莊公三年),魯莊公將會子儀謀紀,子儀以厲公在櫟故,辭。十四年(魯莊公十四年),厲公自櫟侵鄭,獲傅瑕,與之盟。夏六月,傅瑕弒子儀及其二子,而納厲公。初,內與外蛇鬭於鄭南門中,內蛇死。居六年,而厲公果復入。入而讓其伯父原繁曰:「我亡國外居,伯父無意入我,亦甚矣。」原繁曰:「事君無二心,人臣之職也。原知罪矣。」遂自殺。厲公於是謂傅瑕曰:「子之事君有二心矣。」遂誅之。瑕曰:「重德不報,誠然哉!」

厲公後元年(魯莊公十五年),公會齊、宋、陳、衛於鄄。齊桓公始霸、秋。鄭侵宋、二年(魯莊公十六年),宋、齊、衛伐鄭、秋。伐鄭及櫟。以鄭成,冬,齊、魯、宋、陳、衛、鄭、許、滑、滕諸侯同盟於幽。三年(魯莊公十七年),周僖王崩,惠王立。鄭不朝齊,齊人執鄭詹,詹自齊逃來。四年(魯莊公十八年),公使原莊公逆王后於陳。六年(魯莊公二十年),惠王弟王子頹作亂,燕、衛與頹伐王,王出奔溫,立弟頹為王。公和王室,不克。惠王告急鄭,厲公發兵擊王子頹,執燕仲父。燕仲父,南燕伯,子頹黨。遂以惠王歸,處於櫟。秋,王及公入於鄔。遂入成周,取其寳器而還。冬,王子頹享五大夫,樂及徧舞。公聞之,見虢公醜曰:「寡人聞之,哀樂失時,殃咎必至。今王子頹歌舞不倦,樂禍也。夫司寇行戮,君為之不舉,而況敢樂禍乎。奸王之位,禍孰大焉。臨禍忘憂,憂必及之。盍納王乎。」虢公曰:「寡人之願也。」七年(魯莊公二十一年)春,鄭虢胥命於弭。夏,同伐王城。公將王,自圉門入,虢公醜自北門入。襲殺王子頹及五大夫,而入惠王于周。公享王於闕西辟,樂備。惠王復辟,亦備六代之樂。王與之武公之畧,自虎牢以東。原莊公曰:「鄭伯效尤,其亦將有咎。」五月,公薨。厲公立四年亡居櫟,居櫟十七年復入,又七年薨,前後在位十一年,與亡凡二十八年。諡曰厲。八月,葬厲公,子文公捷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