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氏夫人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樹於建甌城內之練雋銅像

芝城之母練氏夫人,名福建浦城人,咸通元年生。夫章仔鈞,今江南章氏諸脈,俱奉為先祖者也。

時值天下大亂,地為王審知所據,以仔鈞為西北行營招討使,戍於浦城西岩山。忽遇軍情,乃令校官邊鎬、王建封往建州求援,天雨誤期,依律當斬,以夫人力諫得免。後二校改投南唐。及仔鈞歿,練氏遷居建州。

天德二年,南唐元宗閩國內亂,首尾不暇,乃拜查文微為帥,王建封為先鋒,邊鎬接應,兵攻建州,以其為閩國故都,令屠全城。城將破,二將聞練氏居於城內,遂潛攜,解甲登門謁之。練氏避而不見,遣其子謝曰:「君等奉辭見伐,旦夕城破,老幼引頸受戮,夫人命且危矣,尚敢迎二君乎?」二將苦請再三,練氏乃許見之。二將授白旗告曰:「吾輩曾蒙夫人恩活,豈敢忘報。現唐兵圍城,不日城陷,奉諭將屠滅建州,請植旗於門為號,可保全之。」練氏盡還金帛白旗曰:「建州城中百姓十萬,所抗大軍者,數十人耳,豈全城皆唐之敵耶?君等若記舊德,望保全此城。若必屠殺,則願與城俱亡,不願獨生,果行殺伐,請自雋始!」二將聞言,斂容以退,卒止屠令。百姓遂得保全。後世章氏有以「全城」為堂號者,其典出此也。

世或傳,二將約以門外植枝為記,以阻兵士。俟二將歸,練氏遣子孫門人,奔走全城以告鄉民。二將返營,則告眾卒曰:「吾等有昔受其大恩者,今居建州城內。明日城破,但見門楹植柳者,即其居所也,爾儕其不可犯之。」次日,城陷,唐軍見城內萬戶俱植柳,皆莫敢犯。無以覆命,恰建州城外某所,名曰「大州」,乃焚之,又盡殺城中,覆元宗曰:「火燒一州,雞犬不留」云爾,當屬小說家言矣。

翌年,閩國亡於南唐,南唐保大十年,練氏病卒。建州民感其恩,破城中禁葬之例,葬諸州署後衙,勒石铭曰:「全城眾母」。以建州別號芝城,故亦稱「芝城之母」。以降,累受封誥。季,立祠定祀,每月朔望知府例祭。故其塚得立千年,惜乎毀於文革之亂。

其故冢荒沒,故地初建工人文化宮,旋改芝城公園,一九九零年建甌民集百家之,鑄坐像樹於園內,書傳略於座,以曉全城老幼。二零一六年,市府複採鄉紳某言,增樹石刻於園內,更其名曰「練寯文化公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