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盧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的盧者,或作的顱,良也。《·說卦》其於馬也爲的顙,或註曰額有白毛,今之戴星馬。《爾雅·釋畜》作馰。

三國志·蜀志·先主傳》荊州豪傑歸先主者日益多,劉表疑其心,陰禦之。裴松之註引《世語》備屯樊城,表禮焉,憚其為人,不信。曾宴備,蒯越蔡瑁欲因會取垢,備覺之,偽如廁,遁出。騎的盧走,墮襄陽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備急曰:「的盧,今日危矣,可努力。」的盧乃一踴三丈,遂得過。

三國演義》因之鋪陳,小說家言也,聊備一格。

初,備奉荊州劉表命討江夏張武。武戰不利,為備將趙雲所殺。備觀其所駕名的盧者,千里馬也,遂自乘之。

備勝還荊州。表見此馬,甚愛之,備乃奉其與表。表謀士蒯越陰謂表曰:「昔先兄蒯良,最善相馬;越亦頗曉。此馬眼下有淚槽,額邊生白點,名為的盧,騎則妨主。張武為此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表聞,懼,將其還備。

越數月,表請備持襄陽豐收會。蔡瑁與備有隙,暗伏軍士以圖之。伊籍與備相善,暗告備曰:「蔡瑁設計害君,城外東、南、北三處,皆有軍馬守把。惟西門可走,公宜急逃!」備大驚,乃駕望西門而走。瑁引五百軍追之。行無數里,前有檀溪阻,不可渡,追兵甚急。備慌縱馬下溪,前蹄陷泥中,備衣袍盡濕。備乃加鞭大呼曰:「的盧!的盧!今日妨吾!」言畢,的盧忽從水中湧身而起,一躍三丈,飛上西岸,遂得免禍。

劉備進軍西川,欲攻雒城,見軍師龐統之馬臨陣不馴,憂其安危,遂以的盧易之。當日,統縱馬引軍入落鳳坡,敵將張任伏守此地,思騎白馬者必劉備也,乃遣伏兵聚矢擊之,統遂中而亡,的盧亦隨亡矣。

[]

其後蘇東坡嘗屬文曰古風,單詠劉備馬躍檀溪事。詩云:    

老去花殘春日暮,宦遊偶至檀溪路;

停騶遙望獨徘徊,眼前零落飄紅絮。

暗想咸陽火德衰,龍爭虎鬥交相持。

襄陽會上王孫飲,坐中玄德身將危。

逃生獨出西門道,背後追兵復將到。

一川煙水漲檀溪,急叱征騎往前跳。

馬蹄踏碎青玻璃,天風響處金鞭揮。

耳畔但聞千騎走,波中忽見雙龍飛。

西川獨霸真英主,坐下龍駒兩相遇。

檀溪溪水自東流,龍駒英主今何處?

臨流三歎心欲酸,斜陽寂寂照空山。

三分鼎足渾如夢,蹤跡空留在世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