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顗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晉武成康侯周顗字伯仁,之子也,晉武帝泰始五年生。少有重名,襲父爵武城侯,拜祕書郎,累遷尚書吏部郎

元帝初鎮左,請為軍諮祭酒,出為荊州刺史,召為揚武將軍。中興建,補吏部尚書。頃之,以醉酒為有司所糾,白衣領職。太興初,更拜太子少傅,轉尚書左僕射,尋為護軍將軍

初,顗以雅望獲海內盛名,後頗以酒失,為僕射,略無醒日,時人號為三日僕射。及王敦構逆,王師敗績,與戴若思俱被收,遂於石頭南門外石上害之,時年五十四。

敦素憚顗,每見顗輒面熱,雖復冬月,扇面手不得休。敦使繆坦籍顗家,收得素簏數枚,盛故絮而已,酒五甕,米數石,在官者服其清約。敦卒後,諡曰康,子

伯仁[]

初,敦之舉兵也,劉隗勸帝盡除諸王,司空王導率群從詣闕請罪,值顗將入,導呼顗謂曰︰「伯仁,以百口累卿。」顗直入不顧。既見帝,言導忠誠,申救甚至,帝納其言。

顗喜飲酒,致醉而出。導猶在門,又呼顗。顗不與言,顧左右曰︰「今年殺諸賊奴,取金印如斗大繫肘。」既出,又上表明導,言甚切至。導不知救己,而甚銜之。

敦既得志,問導曰︰「周顗、戴若思南北之望,當登三司,無所疑也。」導不答。又曰︰「若不三司,便應令僕邪。又不答。」敦曰︰「若不爾,正當誅爾。」導又無言。導後料檢中書故事,見顗表救己,殷勤款至。導執表流涕,悲不自勝,告其諸子曰︰「吾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負此良友。」

[]

  • 《晉書·周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