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威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周德威,字鎮遠,小字陽五朔州馬邑人,五代前晉名將也。

[]

早,德威在河東從軍,佐太祖莊宗兩代王,曆騎督、鐵林軍使、代州刺史、振武節度使、盧龍節度使諸職,領馬步總管,加檢校侍中榮銜。晉爭霸,其屢破梁,以驍勇稱。後將兵伐桀燕,鎮守幽州,捍禦契丹

天祐十五年,晉王發諸鎮兵,大舉伐梁。德威率幽州軍從戰,是年十二月歿於胡柳陂立之,贈太師。時,追封王。

成就[]

德威早年,嘗討王行瑜,於兩次河東之役中大敗梁,取潞州等地,為太祖、莊宗父子固河東立不世之功也。其在潞州之戰、柏鄉之役中破梁將李思安王景仁,又率軍平桀燕,擒燕帝劉守光,助莊宗取河北,為莊宗滅梁建唐立基也。其後,德威守幽州,禦虜南侵,去晉之憂。[一]

軼事[]

智擒陳章[]

德威於梁晉爭強中以勇力聞天下。梁為激士,曾令軍中曰:「凡能擒德威者,封為刺史。」梁有驍將陳章,號為夜叉,亦以勇善稱,戰時乘白馬、被朱甲。其從氏叔琮太原,揚言欲於兩陣前擒德威。太祖戒德威曰:「陳夜叉欲以爾換刺史,汝於陣上若見白馬朱甲者,必須謹防。」德威不在意,反謂眾道:「若陣上見白馬朱甲者,汝但佯走。」[二]

兩軍對陣,德威部下見章出,皆佯裝退之。章果執槊躍馬急追。德威時已偽為卒,雜於行伍中。其自章後,使錘擊章於馬下,將其生擒。[三]

釋怨破敵[]

德威嘗與李嗣昭有隙。太祖臨終,謂莊宗曰:「進通忠孝,必不負吾,然今困於潞州,一年多也。似與德威相不睦!汝為吾語之,若不解潞州之圍,吾死不瞑目。」德威聞其言,感泣不已,因在潞州力戰,並與嗣昭如初也。[四]

上應星象[]

胡柳陂之役曾有星變,土星行至中,近上將星。此在相學中稱曰「鎮星犯上將」,占星者謂此於大將不利也。而偶之,德威即日戰歿於胡柳陂。[五]

家室[]

引據[]

[]

  1. 羅琨、張永山等·《中國軍事通史·第十一卷五代十國軍事史》,軍事科學出版社,一九九八年
  2. 《新五代史·周德威傳》:當梁、晉之際,周陽五之勇聞天下。梁軍圍晉太原,令軍中曰:「能生得周陽五者為刺史。」有驍將陳章者,號陳野叉,常乘白馬被朱甲以自异,出入陣中,求周陽五,欲必生致之。晉王戒德威曰:「陳野叉欲得汝以求刺史,見白馬朱甲者,宜善備之!」德威笑曰:「陳章好大言耳,安知刺史非臣作邪?」因戒其部兵曰:「見白馬朱甲者,當佯走以避之。」
  3. 《新五代史·周德威傳》:兩軍皆陣,德威微服雜卒伍中。陳章出挑戰,兵始交,德威部下見白馬朱甲者,因退走,章果奮槊急追之,德威伺章已過,揮鐵槌擊之,中章墮馬,遂生擒之。
  4.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初,德威與李嗣昭有私憾,武皇臨終顧謂莊宗曰:「進通忠孝不負我,重圍累年,似與德威有隙,以吾命諭之,若不解重圍,歿有遺恨。」莊宗達遺旨,德威感泣,由是勵力堅戰,竟破強敵,與嗣昭歡愛如初。
  5.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先是,鎮星犯上將,星占者雲,不利大將。是夜收軍,德威不至。
  6.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莊宗與汴將王彥章接戰,大敗之。德威之軍在東偏,汴之遊軍入我輜重,眾駭,奔入德威軍,因紛擾無行列。德威兵少,不能解,父子俱戰歿。……莊宗慟哭謂諸將曰:「喪我良將,吾之咎也!」
  7. 《舊五代史·周德威傳》:子光輔,曆汾、汝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