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範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吳範文則會稽上虞人也。

範以治歷數,風氣聞於郡中。舉有道,詣京都,世亂不行。會孫權起於東南,範委身服事,每有災祥,推數言狀,其術多效,遂以顯名。

初,權在吳郡,欲討黃祖。範曰:「今茲少利,不如明年。明年戊子,荊州劉表亦身死國亡。」權遂征祖,不能克。明年,軍出,行及尋陽,範令催兵急行,至即破祖。權恐失祖,範曰:「未遠,必生擒祖。」至五更中,果得之。範又言:「江南有王氣,亥子之間有大福慶。」權曰:「若終如言,以君為侯。」

劉表竟死,荊州分割。及壬辰歲,範又白言:「歲在甲午劉備當得益州。」呂岱從蜀還,遇之白帝,說備部眾離落,必不克。權以難範,範曰:「臣所言者天道也,而岱所見者人事耳。」備即得蜀。

權與呂蒙謀襲關羽,近臣多曰不可。範曰:「得之。」後羽在麥城請降。權問犯曰:「競當降否?」範曰:「彼有走氣,言降詐話耳。」權使潘璋邀其徑,覘候者還,自羽已去。範曰:「雖去不免。」問其期,曰:「明日日中。」權立表下沙漏以待之。及中不至,權問其故,範曰:「時尚未正中也。」頃之,有風動,犯拊手曰:「羽至矣。」須臾,外稱萬歲,傳言得羽。

後權與曹魏為好,範曰:「以風氣言之,彼以貌來,其實有謀,宜為之備。」終皆如言,其占驗明審如此。權以範為騎都尉,領太史令,數從訪問,欲知其竅。範不告權。權由是恨之。

權為吳王,範曰:「昔在吳中,嘗言此事,大王識之邪?」王曰:「有之。」因呼左右,以侯綬與範。範手推不受。及後論功,以範為都亭侯。後削其名。

範素與魏滕相善。滕嘗有罪,權責怒甚嚴,敢有諫者死。範乃髡頭自縛門下,使鈴下以聞。鈴下不敢,範曰:「使汝為吳範死,子以屬我。」鈴下乃排閣入。言未卒,權大怒,欲便投以。範突入,叩頭流血,言與涕並。良久,權釋,乃免滕。滕見範謝曰:「父母能生長我,不能免我於死。丈夫相知,如汝足矣,何用多為!」

黃武五年,範病卒。長子先死,少子尚幼,於是業絕。權追思之,募三州有能舉知術數如吳範、趙達者,封千戶侯,卒無所得。

範為人剛直,頗好自稱,然與親故交接有終始。

[]

  • 《三國志·吳書·吳範劉惇趙達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