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孚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安平獻王諱,字叔達宣帝懿弟也。

陳思王曹植有俊才,清選官屬,以孚為文學掾。植負才陵物,孚每切諫,初不合意,後乃謝之。遷太子中庶子。曹操崩,太子曹丕號哭過甚,孚諫曰:「大行晏駕,天下恃殿下為命。當上為宗廟,下為萬國,奈何效匹夫之孝乎!」丕良久乃止,曰:「卿言是也。」時群臣初聞操崩,相聚號哭,無復行列。孚厲聲於朝曰:「今大行晏駕,天下震動,當早拜嗣君,以鎮海內,而但哭邪!」孚與尚書和洽罷群臣,備禁衛,具喪事,奉太子以即位,是為文帝。

時當選侍中、常侍等官,太子左右舊人頗諷諭主者,便欲就用,不調餘人。孚曰:「雖有,必有稷契。今嗣君新立,當進用海內英賢,猶患不得,如何欲因際會自相薦舉邪!官失其任,得者亦不足貴。」遂更他選。轉孚為中書郎、給事常侍,宿省內,除黃門侍郎,加騎都尉。

孫權稱籓,請送任子,當遣前將軍于禁還,久而不至。天子以問孚,孚曰:「先王設九服之制,誠以要荒難以德懷,不以諸夏禮責也。陛下承緒,遠人率貢。權雖未送任子,於禁不至,猶宜以寬待之,畜養士馬,以觀其變。不可以嫌疑責讓,恐傷懷遠之義。自孫策至權,奕世相繼,惟強與弱,不在一禁,禁之未至,當有他故耳。」後禁至,果以疾遲留,而任子竟不至。大軍臨江,責其違言,遂絕不貢獻。後出為河內典農,賜爵關內侯,轉清河太守。初,曹丕置度支尚書,專掌軍國支計,朝議以征討未息,動須節量。及明帝叡嗣位,欲用孚,問左右曰:「有兄風不?」答云:「似兄。」天子曰:「吾得司馬懿二人,復何憂哉!」轉為度支尚書。

孚以為擒敵制勝,宜有備預。每諸葛亮入寇關中,邊兵不能制敵,中軍奔赴,輒不及事機,宜預選步騎二萬,以為二部,為討賊之備。又以關中連遭賊寇,穀帛不足,遣冀州農丁五千屯於上邽,秋冬習戰陣,春夏修田桑。由是關中軍國有餘,待敵有備矣。後除尚書右僕射,進爵昌平亭侯,遷尚書令。及大將軍曹爽擅權,李勝何晏鄧颺等亂政,孚不視庶事,但正身遠害而已。及懿誅爽,孚與懿長子屯司馬門,以功進爵長社縣侯,加侍中。

時吳將諸葛恪合肥新城,以孚進督諸軍二十萬防禦之。孚次壽春,遣毌丘儉文欽等進討。諸將欲速擊之,孚曰:「夫攻者,借人之力以為功,且當詐巧,不可力爭也。」故稽留月餘乃進軍,吳師望風而退。

魏明悼後崩,議書銘旌,或欲去姓而書魏,或欲兩書,孚時有建議[一],朝遂從孚議。

遷司空。代王凌太尉。及蜀將姜維寇隴右,雍州刺史王經戰敗,遣孚西鎮關中,統諸軍事。征西將軍陳泰與安西將軍鄧艾進擊維,維退。孚還京師,轉太傅。

及高貴鄉公曹髦遭害,百官莫敢奔赴,孚枕屍於股,哭之慟,曰:「殺陛下者臣之罪。」奏推主者。會太后令以庶人禮葬,孚與群公上表,乞以王禮葬,從之。後進封長樂公。

武帝炎受禪,詔曰:「太傅勳德弘茂,朕所瞻仰,以光導弘訓,鎮靜宇內,願奉以不臣之禮。其封為安平王,邑四萬戶。進拜太宰、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有司奏,諸王未之國者,所置官屬,權未有備。帝以孚明德屬尊,當宣化樹教,為群後作則,遂備置官屬焉。又以孚內有親戚,外有交遊,惠下之費,而經用不豐,奉絹二千匹。及元會,詔孚輿車上殿,帝於阼階迎拜。既坐,帝親奉觴上壽,如家人禮。帝每拜,孚跪而止之。又給以雲母輦、青蓋車。

孚雖見尊寵,不以為榮,常有憂色。[二]泰始八年薨,時年九十三。帝於太極東堂舉哀三日。[三]其家遵孚遣旨,所給器物,一不施用。帝再臨喪,親拜盡哀。及葬,又幸都亭,望柩而拜,哀動左右。給鑾輅輕車,介士武賁百人,吉凶導從二千餘人,前後鼓吹,配饗太廟。

[]

孚溫厚廉讓,博涉經史。漢末喪亂,與兄弟處危亡之中,簞食瓢飲,而披閱不倦。性通恕,以貞白自立,未嘗有怨於人。陳留殷武有名於海內,嘗罹罪譴,孚往省之,遂與同處分食,談者稱焉。

孚性至慎。兄懿執政,常自退損。後逢廢立之際,未嘗預謀。師兄弟以孚屬尊,不敢逼。

又司馬炎受禪,陳留王曹奐就金墉城,孚拜辭,執王手,流涕歔欷,不能自勝。曰:「臣死之日,固大魏之純臣也。」

家屬[]

[]

  1. 「經典正義,皆不應書。凡帝王皆因本國之名以為天下之號,而與往代相別耳,非為擇美名以自光也。天稱皇天,則帝稱皇帝,地稱后土,則後稱皇后。此乃所以同天地之大號,流無二之尊名,不待稱國號以自表,不俟稱氏族以自彰。是以《春秋》隱公三年《》曰'三月庚戌天王崩',尊而稱天,不曰周王者,所以殊乎列國之君也。'八月庚辰宋公和卒',書國稱名,所以異乎天王也。襄公十五年《經》曰'劉夏逆王后于齊',不雲逆周王姜氏者,所以異乎列國之夫人也。至乎列國,則曰'夫人姜氏至自齊',又曰'紀伯姬卒',書國稱姓,此所以異乎天王後也。由此考之,尊稱皇帝,赫赫無二,何待魏乎?尊稱皇后,彰以諡號,何待於姓乎?議者欲書魏者,此以為天皇之尊,同于往古列國之君也。或欲書姓者,此以為天皇之後,同于往古之夫人也。乖經典之大義,異乎聖人之明制,非所以垂訓將來,為萬世不易之式者也。」
  2. 孚臨終有遺令曰:「有魏貞士河內溫縣司馬孚,字叔達,不伊不周,不夷不惠,立身行道,終始若一,當以素棺單槨,斂以時服。」
  3. 時有詔曰:「王勳德超世,尊寵無二,期頤在位,朕之所倚。庶永百齡,諮仰訓導,奄忽殂隕,哀慕感切。其以東園溫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緋練百匹、絹布各五百匹、錢百萬,穀千斛以供喪事。諸所施行,皆依漢東平獻王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