刳剔者傑克

文出維基大典
往:
JacktheRipper1888.jpg

洪惟疇昔,大英治世,跨蹈五洲,津航四洋;環球稽首,八荒稱臣,海隅出日,罔不率俾,號日不落帝國。時有聖王,曰維多利亞,妙齡芳年,纘續大統,奄宅多方。日月跳丸,天旋地轉,至十九紀末稔,耄耋桑榆,愒陰既至,齳然齒墜;國步升降,一如嵗華,殘照臨宮舍、俄景耀金甌。

帝都倫敦,京畿東隅,曩土民之聖地也,古來土木不加焉。時惟十八世紀、始營建造、教堂逆旅、一時并興;殊俗異種、皆遷居焉。愛爾蘭大荒後,則其民雲集;東歐屠殺起、則猶太人接踵。窮閭鄙巷,諸種雜居,異端外教、泯泯棼棼,道德沮動,淳風不化,季俗弗革。

一八八八,時有兇賊,夏秋二季,恣其狼心,肆厥蜂蠆;屠戮娼妓,刳心挖腸,天下震恐,上下褫氣,莫知所蹤。或曰醫生,或謂屠人。至波利之被戮,道有革襜焉,因稱之曰:革襜屠夫。雙屍之夜,東西兩見,後有書函來訊,附人腎半顆,號刳剔者傑克,後世乃沿襲焉。今人惟之,乃見儺儺吉士,持剉碓箱笥,徜徉氛霧之中,乍隱乍現而不霽也。

被害者、典定五人[]

屍布之地


非典定被害者[]

間罪表[]

凡學者視為間罪者,實繁有徒,逾五百餘乎!今硩其主要者而羅列之;然其所據者,多無稽之言,荊刺之説也,慎焉。

王子艾伯特·維克多

約瑟夫·巴內特

艾爾弗雷德·納皮爾·布蘭查德

威廉·亨利·布里

路易斯·卡羅爾

大衛·科恩

醫者 多瑪斯·內爾·克瑞姆

弗雷德里克·貝利·迪明

蒙塔古·約翰·德鲁伊特

卡爾·費根鮑姆

佛格瑪

喬治·哈奇森

海厄姆·海厄姆斯

刳剔者·吉爾

詹姆斯·凱利

喬治·查普曼

亞倫·科斯閩斯基

雅各布·利未

房客

詹姆斯·梅布里克

麥克爾·奧斯特格

醫者 亞歷山大·培達欽科

皇室陰謀説

沃爾特·席克特

詹姆斯·肯尼思·斯蒂芬

羅伯特·敦斯頓·斯蒂芬孫

阿洛伊斯·澤米瑞迪

弗朗西斯·湯普森

弗朗西斯·唐伯提

尼古拉斯·瓦西里

醫者 約翰·威廉斯

函書[]

凡署名自言刳剔傑克所作之函書者,數有千百,皆未可信,今所信為其手跡者唯三:

  • 致有司足下[一]("Dear Boss letter")
  • 狎邪傑克("Saucy Jack letter")
  • 書于冥府("From Hell letter")

[]

  1. 有司足下之函者,一八八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倫敦中央通訊社受之,二十九日至蘇格蘭場。初,人皆以此書為戲耳。然九月三十日,凱瑟琳·艾道斯之屍見時,其耳垂斷裂,即契其所言:“將割其耳”者矣。倫敦警署四布其文,冀有識其手跡者。然無果。其書多魯魚亥豕,文曰:「公元一八八八,九月二十五日。有司足下:警曰獲我,果獲我哉?自用自矜、吾實哂之、革襜妄説、樂極不堪;予恨娼婦、析之裂之、以释吾怨、風馳電掣、不及叫喊、即為鬼矣;薑酒之瓶、貯之以血、凝而成衃、不可用之、紅墨足矣、磨刀繕刃、以待良機;予将刵之、以遺警署、戲之嘲之、其奈我何? 予不食言、存留此書、以證我言 !刳剔者傑克敬白;此吾所自號者也。未及盥手去紅墨以致此書,彼又言我為醫者矣,甚可笑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