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齊湣王

文出維基大典

齊湣王,媯姓,田氏,諱,世本名戰國田齊第六君、第三王,齊宣王之子也。

宣王十九年(前三〇一年)薨,子地立,是為湣王。湣王元年(前三〇〇年),使涇陽君質於齊。二年,歸涇陽君於秦。孟嘗君薛文入秦,即相秦。文亡去。三年,孟嘗君為相。齊與共攻秦,至函谷軍焉。五年,秦與韓河外以和,兵罷。六年,殺其主父。齊佐趙滅中山。七年,田甲劫王,相薛文走。

十三年,王為東帝,秦昭襄王為西帝。蘇秦自來,入齊,見於章華東門。齊王曰:「嘻,善,子來。秦使魏冉致帝,子以為何如。」對曰:「王之問臣也卒,而患之所從來微,願王受之而勿備稱也。秦稱之,天下安之,王乃稱之,無後也。且讓爭帝名,無傷也。秦稱之,天下惡之,王因勿稱,以收天下,此大資也。且天下立兩帝,王以天下為尊齊乎?尊秦乎?」王曰:「尊秦。」曰:「釋帝,天下愛齊乎。愛秦乎。」王曰:「愛齊而憎秦。」曰:「兩帝立約伐趙,孰與伐桀宋之利?」王曰:「伐桀宋利。」對曰:「夫約鈞,然與秦為帝而天下獨尊秦而輕齊,釋帝則天下愛齊而憎秦,伐趙不如伐桀宋之利,故願王明釋帝以收天下,倍約賓秦,無爭重,而王以其閒舉宋。夫有之陽地危;有濟西,趙之阿東國危;有淮北,楚之東國危;有陶、平陸,梁門不開。釋帝而貸之以伐桀宋之事,國重而名尊,燕楚所以形服,天下莫敢不聽,此湯武之舉也。敬秦以為名,而後使天下憎之,此所謂以卑為尊者也。願王孰慮之。」於是齊去帝復為王,秦亦去帝位。

十五年,伐宋。秦昭王怒曰:「吾愛宋與愛新城、陽晉同。韓聶與吾友也,而攻吾所愛,何也。」蘇秦為齊謂秦王曰:「韓聶之攻宋,所以為王也。齊彊,輔之以宋,楚魏必恐,恐必西事秦,是王不煩一兵,不傷一士,無事而割安邑也,此韓聶之所禱於王也。」秦王曰:「吾患齊之難知。一從一衡,其說何也?」對曰:「天下國令齊可知乎?齊以攻宋,其知事秦以萬乘之國自輔,不西事秦則宋治不安。中國白頭遊敖之士皆積智欲離齊秦之交,伏式結軼西馳者,未有一人言善齊者也,伏式結軼東馳者,未有一人言善秦者也。何則?皆不欲齊秦之合也。何晉楚之智而齊秦之愚也!晉合必議齊秦,齊秦合必圖晉楚,請以此決事。」秦王曰:「諾。」於是齊遂伐宋,宋康王出亡,死於溫。齊南割楚之淮北,西侵三晉,欲以並周室,為天子。泗上諸侯鄒魯之君皆稱臣,諸侯恐懼。十六年,秦來伐,拔我列城九。

十七年(前二八四年),燕、秦、楚、三晉合謀,各出銳師以伐,敗我濟西。王解而卻。燕將樂毅遂入臨淄,盡取齊之寶藏器。湣王出亡,之衛。衛君辟宮舍之,稱臣而共具。湣王不遜,衛人侵之。湣王去,走鄒、,有驕色,鄒、魯君弗內,遂走莒。楚使淖齒將兵救齊,因相齊湣王。淖齒遂殺湣王而與燕共分齊之侵地鹵器。子法章立為襄王

《史記·田敬仲完世家》以湣王立四十年,元年乃前三二三年,四十年乃前二八四年;《資治通鑑》以湣王立三十年,元年乃前三一三年,十九年乃前二八四年。

[]
  • 楊寬《戰國史料編年輯證》
  • 史記·田敬仲完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