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堂隆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高堂隆,字升平泰山平陽人也。

少為諸生。泰山太守薛悌命為督郵。郡督軍與悌爭論,名悌而呵之。隆按劍叱督軍曰:“昔魯定見侮,仲尼歷階;趙彈秦箏,相如進缶。臨臣名君,義之所討也。”督軍失色,悌驚起止之。後去吏,避地濟南

建安十八年,為曹操召為丞相軍議掾,後為歷城侯徽文學,轉為。黃初中為堂陽長。以選為平原王傅。王即尊位,是為明帝叡。以隆為給事中博士駙馬都尉,遷陳留太守。徵為散騎常侍,賜爵關侯。先是太史上漢曆不及天時,因更推步弦望朔晦為太和術。帝以隆學問優深,于天文又精,乃詔使隆與尚書郎楊偉、太史待詔駱祿,參共相校。偉、祿是太史,隆故據舊術,更相劾秦。紛紜數歲,偉稱祿得日蝕而月晦不盡,隆不得日蝕而月晦盡。詔從太史。隆所雖不得,而遠近猶知其精微也。

隆同驍騎將軍秦朗爭論於朝,言及指南車,二子謂古無指南車,記言之虛也。而指南車為馬鈞成,於是心服。

青龍間,明帝大治殿舍,西取長安大鍾,隆以「勞役費損,以傷德政。」阻之。陵霄闕始構,有鵲巢其上,帝以問隆, 隆對曰:「《詩》曰:『惟鵲有巢,惟鳩居之。』今興宮室,起陵霄闕,而鵲巢之,此宮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又諫「休罷百役,儉以足用,增崇德政」,為帝動容。後官至侍中光祿勛

景初元年故。隆疾篤上書,稱“黃初之際”,諫帝“宜防鷹揚之臣于蕭牆之內”,以防司馬懿。有文集十卷。

評贊[]

陳壽《三國志》評曰:「高堂隆學業脩明,志在匡君,因變陳戒,發於懇誠,忠矣哉!及至必改正朔,俾魏祖虞,所謂意過其通者歟!」

盧毓評曰:「臣聞君明則臣直,古之聖王恐不聞其過,故有敢諫之鼓。近臣盡規,此乃臣等所以不及隆。隆諸生,名為狂直,陛下宜容之。」

習鑿齒評曰:「高堂隆可謂忠臣矣。君侈每思諫其惡,將死不忘憂社稷,正辭動於昏主,明戒驗於身後,謇諤足以勵物,德音沒而彌彰,可不謂忠且智乎!詩云:『聽用我謀,庶無大悔。』」又評:「『曾是莫聽,大命以傾。』其高堂隆之謂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