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黎太祖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舊版如下


黎太祖
姓名 黎利
廟號 太祖
諡號 高皇帝
尊號 統天啟運聖德神功睿文英武寬明勇智弘義至明大孝高皇帝
皇陵 永陵
朝代 後黎朝
年號 順天 起一四二八年,迄一四三三年
在世 以一三八五年生,一四三三年崩 [一]
在位 起一四二八年,迄一四三三年
大越後黎太祖

黎利者(越南國語Lê Lợi),越南後黎朝太祖也。初,其

國主受中國封為「安南國王」,而號令自由。破其國,併其地,置官署而治其民。黎利忿之

,遂以永樂十六年正月(西曆一四一八年二月),起兵藍山反,歷十年而敗之,人退

,黎利乃自帝其國,號「大越」;受冊封,仍曰「安南國王」云。

初年事歷[]

先世之跡[]

黎利世居越南清化梁江藍山鄉,其國史云,三世祖誨,遊於此而悅之,遂留

為賈,三年而產業成。其子汀繼之益盛,「有眾至千餘人」,「世為一方君長」。[二]

黎利早年事歷[]

黎利以越南陳昌符九年八月初六(西曆一三八五年九月十日)生[三]

。時陳朝既衰,其臣胡季犛篡之,號「大虞」。人乘其國亂,遂遣兵破其國,置官署治之焉

既入,利心恚之。利嘗曰:「朕昔時遭板蕩,棲迹藍山,本欲苟全性命

而已,初無取天下之心。及其賊虐愈甚,民命弗堪,凡有智識者,皆被其害。朕雖罄家所有以奉事之,

冀其免禍,而彼害朕之心曾不少恕,義兵之舉,朕實出於不得已焉耳。」[四]大越史記全書》亦載之曰,利「不為官爵所誘、威

勢所怵,人巧計百端,終不致也。……晦迹山林,潛心韜畧,延攬智謀之士,招集流離之民

。」[三]明實錄》所載稍異,曰:「初從陳季擴(陳氏之

後)反,充偽金吾將軍,後束身歸降,以為巡檢,然中懷反側。」[五]

起義反[]

藍山起義[]

黎利以永樂十六年正月(西曆一四一八年二月)舉兵藍山,稱「平定王」。初,

利軍據至靈山藍山鄉諸處,與人戰,相持不決。[六]及後以乂安險要,地大人眾,乃略之,以為立腳之地。其軍所經處,於民秋毫無犯

,是以得眾心焉,乃相與併力,圍軍於乂安城[七]

東都[]

利既大定乂安地,乃下新平順化,復於宣德元年十月(西曆一

四二六年十至十一月),破師於崒洞人僅守數城云爾。[八][九]

支棱之戰[]

征夷將軍王通以新敗崒洞,乃佯與利和,陰報,求益遣兵為援。遂多發兵,命[[柳

升]](《大越史記全書》作「柳昇」)將軍討利。利聞之,謂其眾曰:「今柳昇之來,途路遼遠,人

必疲勞,吾以逸待勞,蔑不勝矣」,令佯敗退,以誘敵。升進,見利軍每敗,心易之,自將百騎,追至

支棱(位今諒山省)馬鞍山(一名倒馬坡),中利軍伏,陷泥沼,利軍鏢殺之。師潰,

利軍追亡逐北,遂大破之。時宣德二年九、十月間也(西曆一四二七年十月)。爾後,人遂

決與利和。[一〇][一一]

人還國[]

宣德二年(西曆一四二七年)十一月,黎利遣使至,求封陳暠為王[一二](先此,人欲立陳氏後,利乃立之以從人望),允之,封

「安南國王」,其征夷將軍王通遂引兵還。

用兵之術[]

  • 設伏出奇,避實擊虛:初,黎利與人戰,嘗曰:「彼眾我寡,彼勞我逸,兵法所謂,勝敗在將,

不在乎眾寡。今彼軍雖眾,而吾以逸待勞,破之必矣。」[一三]以其兵多而憊也。故每與戰,多迴避設伏,而得奇功。

  • 紀律嚴明:黎利嘗設「軍憲十條」以訓其眾,曰:
一、軍中諠譁。
一、軍中虛驚,妄言禍福,以搖動軍情。
一、臨陣聞皷聲,見指旗而佯為不聞不見,逗遛不進。
一、臨陣見止軍之旗,聞止軍之鑼而不止。
一、聞退軍之鉦而強不退。
一、防直不勤,或熟睡不守,離伍潛回。
一、耽惑女色,私放妻黨,而不當軍役。
一、賣放軍人及影蔽而不著軍籍。
一、以私好惡而顛倒人之功過。
一、與眾不和,姦惡偷盜。
以上十條,犯者斬。

利又約戒三則,示有司,曰:「一、勿無情;二、勿欺慢;三、勿奸貪。」[一四]

自立及治國[]

自立[]

人既還,利臣阮廌為《平吳大誥》,其辭曰「頃因

之煩苛,致使人心之怨叛,狂伺隙,因以毒我民,惡黨懷奸,竟以賣我國」,今利

師破人而逐之,「一戎大定,迄成無競之功,四海永清」,以昭其得國之由也。[一五]乃殺陳暠[一六],以西曆一四二八年即皇帝位,號「大越」,改宣德三年為順天元年,都東京

[一七]

治國[]

黎利立國子監京師,令府路設學。設明經,除四品以下官職。效律,而以嚴

治國。革地理,均田土,減兵額,與民更始。[一八]

叛者,輒親平之。[一九]利又性忌

,功臣有以讒言而誅者。[二〇]

冊封[]

黎利既破師,即遣使入,欲其封之,以自主安南。初以陳氏遺裔當王

安南為辭,拒之,久而利遣使曰:「大集國人,遍求陳氏子孫,的無見存。」

知其欲無已,乃令利「權署安南國事」,封「安南國王」。[二一]

占城哀牢諸國之交[]

宣德二年西曆一四二七年占人來獻。[二二]順天五年(西曆一四三二年),利以哀牢嘗背盟,擊之。復於順天五年(西曆一四

三二年),擊忙禮州復禮州[二三]

崩殂[]

黎利以順天六年(西曆一四三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崩于正寢,[二三]壽四十九歲

[二〇]太子黎元龍繼位。十一月二十二日,歸葬利於藍 山永陵,廟號太祖,上尊號統天啟運聖德神功睿文英武寬明勇智弘義至明大孝高皇

[二四]

利嘗問群臣,其何以得國,群臣曰:「淫刑虐政,久失民心,帝反其道而用之,以仁易暴,以治

易亂,此所以成功之速也。」利曰:「卿等所言,固是如此,亦有未盡。朕昔時遭板蕩,棲迹 藍山,本欲苟全性命而已,初無取天下之心。及其賊虐愈甚,民命弗堪,凡有智識者,皆被其害。朕

雖罄家所有以奉事之,冀其免禍,而彼害朕之心曾不少恕,義兵之舉,朕實出於不得已焉耳。」[二五]

家庭[]

先世[]

兄弟[]

后妃[]

[]

評價[]

近今越南學者[]

近世學者陳仲金以黎利為「英雄出世」[二八]。唯其法嚴峻

之甚[二九]且多誅功臣,誠「蜚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三〇]越共學者則美其剛直、慷慨、抗敵救國。[三一]

中國學者[]

中國學者郭振鐸張笑梅,是其統一安南之功及交得宜。[三二]

西方學者[]

西方學者薩爾德賽(Damodar Ramaji SarDesai)則以貧農猶多,田糧尚匱而非之。

[三三]

大越史記全書》撰著者[]

撰著《大越史記全書》,則多褒之,以其起義兵,破人,遂令其國大治也。然亦以其多忌好

殺短之。[三四]

[]

  1. 《東南亞歷史詞典》,四五二頁。
  2.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一五頁。
  3. 三點〇 三點一 站誤:無效的 <ref> 標籤, 未定義名稱為 吳士連五一五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4. 吳 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五頁。
  5. 原文出自《明實錄•太宗實錄》 卷一百九十六,永樂十六年春正月甲寅條。這裡參考《明實錄類纂•涉外史料卷•越南》,六五九頁。
  6.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四九頁 。
  7.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 五二五頁。
  8.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 書》,五二八至五二九頁。
  9.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五六頁。
  10.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六零至一六一頁。
  11.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 五四二至五四四頁。
  12.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 全書》,五四五頁。
  13. 一三點〇 一三點一 吳士連等《大越史 記全書》,五二零頁。
  14.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 書》,五三七頁。
  15. 吳士連等《 大越史記全書》,五四六至五四八頁。
  16.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五一頁 。
  17. 一七點〇 一七點一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五三頁。
  18.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六八至一七零頁。
  19.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三頁。
  20. 二〇點〇 二〇點一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七零頁。
  21. 站誤:無效的 <ref> 標籤, 未定義名稱為 吳士連五六 三 的參考文獻內容文字。
  22.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 三九頁。
  23. 二三點〇 二三點一 二三點二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 四頁。
  24.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五至五六六頁。
  25. 吳 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四至五六五頁。
  26.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五二頁。
  27. 二七點〇 二七點一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九頁。
  28.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四八頁。
  29.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六九頁。
  30. 陳仲金《越南史略》,一七零頁。
  31.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越南歷史》,二七三頁。
  32. 郭振鐸、 張笑梅《越南通史》,二十五頁。
  33. Vietnam--Past and Present, by D. R. SarDesai,P.25.
  34.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五六九頁。 茲錄《大越史記全書》史臣所論於下:
    • 「論曰:太祖即位以來,其施為政事,藹有可觀。如定律令,制禮樂,設科目,置禁衞,設官職,立府
    縣,收圖籍,創學校,亦可謂創業之宏謨。然多忌好殺,此其短也。
    • 「又曰:帝承祖父之業,時遭大亂,而志益堅,晦跡山林,以稼穡為業,由其憤強賊之陵暴,尤留心於
    韜畧之書,罄竭家貲,厚待賓客。及戊戌年起集義兵,經營天下,前後凡數十戰,皆設伏出奇,避 實擊虛,以寡敵眾,以弱敵強。及明人出降,戒戢軍士,秋毫無犯,兩國自是通好,[[明 朝|北]]無事。忙禮哀牢,俱入版圖;占城闍槃,航海修貢。帝宵衣旰食,凡十年 而天下大治。
    • 「史臣論曰:帝起義兵,未嘗濫殺一人,惟能以柔制剛,以寡敵眾,不戰而屈人兵,故能革否為泰,轉
    危為安,易亂為治,所謂仁者無敵於天下,其帝之謂歟!其有天下而傳萬世之業也宜哉!」

諸書援引[]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附屬東洋學文獻センター,昭和五十九至六十一

年(一九八四至一九八六年)版。

  • 李國祥主編《明實錄類纂•涉外史料卷》,武漢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ISBN 7543004577
  • 張廷玉等《明史》,北京中華書局一九九五年版,ISBN 7101003273
  • 陳仲金《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一九九二年版,ISBN 7100004543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越南歷史》,北京大學東語系越南語教研室]]譯,北京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七年版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二零零一年版,ISBN 7300034020
  • 《東南亞歷史詞典》,上海辭書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ISBN 7532602222
  • 薩爾德賽(Damodar Ramaji SarDesai)Vietnam--Past and Present,Westview Press一九

九八年版,ISBN 0813334357

網頁可參者[]

《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實錄‧黎太祖紀》]

Patriots League(有關越戰時期黎利被用作反共宣傳的資料)]

Today--Le Loi Street]

sun.on.cc/channels/news/20071106/20071106022407_0000.html 越南護神龜濁

湖排毒]

[]

en: Lê Lợi es:Le Loi fr:Lê Lợi id:Le Loi ja:黎利 vi:Lê Thái Tổ zh:黎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