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習語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疑歷代白話之存[]

此實歷代白話而已。此條之存,我甚疑也。--阮薰華 (talk)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八日 (六) 一三時二二分 (UTC)

古習語如謙敬語、婉詞等,悉基於古白話,此誠然也。如顏之推之故:「昔侯霸之子孫,稱其祖父曰家公;陳思王稱其父為家父,母為家母;潘尼稱其祖曰家祖:古人之所行,今人之所笑也。」--《顏氏家訓·風操》,可見古白話亦有時代性,遇有習語或時新之詞,其直錄文書且無過矣,及元明清,謙敬語猶多,時人亦直書耳。且夫文言之本無詞問候之常語,俱世所習用之熟語也。又如「賂」本指財物也,先秦未又「(賕)賄賂」之義,及漢之後,賦予新義,更引為「賄賂」義者。文章虛詞之新義,雅言未之有也,而後世因而習用之。若夫先秦雅言者,其「嗟」「噫吁戲」「於戲」等語,亦先秦口語者,《左傳》《國語》亦直書爾,效之且無妨。其可過也與?嚮古文運動,其不亦法古而立新也與?--新雅竒言 (talk)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八日 (六) 一四時三二分 (UTC)

考據[]

是之謂習語者,何所考據焉? --Wusizhe (talk)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九日 (日) 一四時二四分 (UTC)

唐宋筆記書劄,或近世(明清)外譯小說、隨筆(如《聊齋》《茶花女》)、公函諸如董康致繆祐荃、清咸同年間名人函札、曾國藩致毛鴻賓函等、今世商務館之《敬詞謙詞婉詞辭典》、《明清謙敬語研究》等皆可為引據,或有少非余之所尋也,殆可尋乎清梁同書《直語補正》,是古漢語之習語也,而文言未之有也,而逢語之所記者,早有先例以直錄入文言,竊以為名曰「文言習語」未嘗不可。此為余一孔之見,有不當者請賜教。諸君見諒!--新雅竒言 (talk) 二〇一二年八月一日 (三) 一四時四二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