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登堡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興登堡者,德意志大將,東征之大元帥也。一八四十年,生於普魯士之武士家。性憨直無文,富於自信力,深沈毅勇,落落寡合。德人謳之曰武士中之武士,護國之神。世人讚之曰普魯士魂之結晶。

十九歲時,入近衛步兵聯隊為士官。無何普墺戰起,是為元帥終身鐵血生涯開幕之始,有名之克里古拉斯之役。其中隊長陣亡,興登堡代領殘卒四十人,深入敵地,不得本隊炮兵之掩護,決死進攻,竟奪敵人大炮三尊。忽一彈飛來,掠頭而過,頓時昏絕倒地。部下意氣沮喪,所得之炮,復為敵有。興氏時稍蘇,知事急,一躍而起,血流如注,渾身皆赤,叱咤殺敵,面無人色。敵軍驚為神人,棄炮而逃。興氏復昏倒地上,普王嘉其勇,親授赤鷲章,配以十字劍,殊賞也。此勛章例非團長以上不可得,興氏以一隊長而受此章,一時傳為美談。及普法之戰,氏為中隊長。襲擊黑加附近之桑浦列窪,此地為全線戰事中之第一惡戰。是役也,德軍死者十之四云,後復包圍有名之綏丹要塞,降那破侖三世。戰後德皇褒以鐵十字勛章,此勛章創制於一八一三年,乃以所獲法軍大炮熔鑄而制者。軍人有殊勛者,始得此賞。帝親佩之,其貴重可知矣。

德意志帝國成立後四十年間,平和無事,故戰士亦無功績之可述。一八七二年,興氏入陸軍大學,精研軍學。卒業後,入參謀部供職。一八八五年,循資進級少佐,四年至中佐,又四年至大佐,後七年至少將。一九零三年,進升中將。一九一一年,任為大將。同時充軍事參事官。時其年已五十有五矣。此數十年間,德國文化,為世界之冠,故青年士官,漸習浮華。而氏之樸茂一如昔日,時訓軍人曰,勿忘祖宗創國,之難勿失普魯士之魂。憤慨之言,時見於顏色。今皇帝威廉二世,雄才大略,智能過人,自老相畢士麥公退職後,群臣惟奉教承命,不敢多言。獨興氏以先帝老臣,時犯顏直諫。一日帝與氏率兩軍演習,帝親率全隊,渡橋強攻興氏大本營。眾參謀皆賀帝勝,氏笑曰,此演習耳。宜帝勝,若實戰,恐帝軍無噍類矣。遂偕帝登高處。論攻守之勢,四面包圍者皆興氏軍也,齊舉槍向帝呼萬歲。帝大驚失色,氏並諫帝勿輕率遇事。帝無言,遂以此不悅興氏。命為豫備軍。豫備軍者,國有戰事始招集也。氏遂解職,歸耕故鄉。

歐戰之初興也,德皇之計劃,一戰而殲法軍,三星期而下巴黎,再提師東向擊俄帝親率二十三軍團,分七軍向巴黎進攻。東普魯士及波蘭方面,僅留兩軍,備俄兵侵入耳。不意法據來因河之天險,兼有英比之助,堅取守勢,不易攻入。而東普魯士方面,地勢平坦,無險可負。俄與英法比協約之關系,存亡之問題也。故德舉全力以攻法,而俄自不能不舉其所有。加諸德之東普魯士,以緩德軍西攻之勢,間接解巴黎之圍也。故俄皇命李嚴剛布大將,統大兵二十五萬,由東方攻入,命薩母鎖納大將,率兵二十五萬,由南境侵入,勢如海嘯山崩,飄風驟雨,大有席卷東普,鯨吞柏林之概。八月六號,哥薩克騎兵,已越國境。開戰後第十七日,即八月十六日,俄軍已開始總攻擊矣,其神速亦可驚也。

其時東普魯士之兵力,僅第一軍團,及第二十軍團兩軍耳。俄以十余倍之眾,強攻德軍。德軍雖云善戰,然眾寡懸殊,故風聲鶴唳,草木皆為俄軍矣。當德攻巴黎垂成之際,即東普魯士克泥斯堡不支之時。該堡乃德皇祖之故都,西征軍人,多產於此。俄兵入境蹂躪,慘辱絕倫。西征之士,心念故土,影響所及,柏林市亦至戒嚴。大本營報危之電,如矢之集。德皇無法以應,忽憶及老將興登堡將軍,遂即電招其督師東征。當俄兵之入境也,興氏謂其家人曰,速為我備行裝,吾將復從事兵陣,保國之責捨我其誰,帝必詔我。不數日果電詔至。此八月二十二日事也。二十三日,東普諸軍參謀,已攜地圖,駕摩托車迎元帥至戰場近處之馬里堡矣。諸將陳述戰況曰,國境附近,湖沼羅列,此湖沼低濕之地,總稱曰馬吉利亞湖,戰略上極重要之地形也,大軍行動。進退極為不便。李嚴剛布之軍,由此湖之北面侵略而來。薩母鎖納之軍,由湖之南方進行。兩軍之連絡,因湖遮斷,而薩母鎖納軍,由湖間分三路並進。我軍力弱,勢危急矣。將軍聞諸將之報告畢,而成算已定,遂命各要塞略加援兵,以示死守。急招集後備兵,得九萬人。德國乃徵兵制,舉國皆兵也。凡男子皆有服兵三年之義務,曰現役兵。三年後退伍,曰豫備兵。又三年曰後備兵,又三年曰國民兵,無期也。附近村落之摩托車,悉數收集。令現當李嚴剛布之第一軍團。一夜間,盡數以摩托車運至西方,廿七八兩日,合全力攻薩母鎖納軍之背。俄軍不意,大驚敗北。薩大將軍陣亡,亂軍無退路,全部乞降。李嚴剛布之軍,聞風退卻而不敢進矣。世所稱端嚴堡之大捷,即是役也。興將軍大膽作戰,以少擊眾,卒成大功,遂被任為東征大元帥。元帥於戰事之計劃也,先滅俄,去後顧之憂,肅清巴爾幹,以決根本問題。然後合師攻英法以爭世界霸權,帝從其說。現命其統率五百萬之眾,戰線三千里,破華沙而毀俄之第一國防線。據威爾拉而毀俄之第二國防線,下利卡以威迫聖彼德堡。俄軍被遂,已陷於波利西謁沮汝林沼之地,無要塞可守。回攻之力,已無有矣。故德人崇拜興登堡元帥,視德皇加甚云[一]

[]

  1. 潘贊化. 興豋堡元帥. 新青年. 191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