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豫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田豫,字國讓漁陽雍奴人也。公孫瓚令其守東州。瓚將王門叛,為袁紹將萬余人來攻,眾懼欲降。豫登城陳其義理,門慚而退。瓚雖知豫有權謀,而不能任也。

瓚敗而鮮于輔為國人所推,行太守事,素善豫,以為長史。時雄傑並起,輔莫知所從。豫謂輔曰:「終能定於下者,必曹氏也。宜速歸命,無後禍期。」輔從其計,用受封寵。曹操召豫為丞相軍謀掾,除穎陰朗陵令,遷七陽太守,所在有治。

鄢陵侯彰代郡,以豫為。大破虜騎於易北,代之平也,皆豫策也。遷南陽太守。

文帝初,北狄強盛,侵擾邊塞。乃使豫持節護烏丸校尉。自高柳以東,鮮卑數十部,乃共誓不以馬與中國市。豫乃構離之,使自為仇敵,互相攻伐。素利違盟,出馬千匹與官,為柯比能所攻,求救於豫,豫恐遂相兼併,為害滋深,宣救善討惡,示信眾狄。單將銳卒,深入虜庭,胡人眾多,斷截歸路,豫乃取他道入馬城。虜圍之十重,豫使司馬旌旗,鳴鼓吹,將步騎從南門出,自將精銳自北門出,鼓噪而起,兩頭具發,賊眾散亂,皆棄弓馬步走,迫討二十餘裏,僵屍蔽地。

烏丸骨進桀黠不恭,豫因出塞案行,單將麾下百餘騎入進部。進逆拜,遂使左右斬之,顯其罪惡以令眾,以進弟代之。自是胡人破膽,威震沙漠。山賊高艾,眾數幹人,為害,豫誘使鮮素利部斬之,傳首京都。封豫長樂亭侯。為校尉九年,其禦夷狄,恒摧抑兼併,乖散強猾。凡通亡奸宄,為胡作計不利官者,豫皆構刺攪離,使凶邪之謀不遂,聚居之類不安。事業未究,而幽州刺史王雄支黨欲令雄領烏丸校尉,毀豫亂邊,為國生事。遂轉豫為汝南太守,加珍夷將軍

太和末,公孫淵遼東叛,帝欲征之而難其人。中領軍楊暨舉豫,乃使豫以本官督青州諸軍,假節,往討之。豫伏海島以待,盡虜其眾。後吳大帝以十萬眾攻新城征東將軍滿寵欲率諸軍救之。豫曰:「賊悉眾大舉,非徒投射小利,欲質新城以致大軍耳。宜聽使攻城,挫其銳氣,不當與爭鋒也。城不可拔,眾必罷怠;罷怠然後擊之,可大克也。若賊見計,必不攻城,勢將自走。若便進兵,適人其計。又大軍相向,當使難知,不當使自畫也。」豫輒上狀,天子從之。會賊遁走。後吳復來寇,豫往拒之,賊即退。諸軍夜驚雲:「賊復來!」豫臥不起,令眾「敢動者斬」。有頃,竟無賊。

景初末,增邑三百,並前五百戶。

正始初,遷使持節護匈中郎將軍,加振威將軍,領並州刺史。外胡聞其威名,相率來獻。州界寧肅,百姓懷之。征為衛尉。屢乞遜佼,太傅司馬懿以為豫克壯,書喻未聽。豫書答曰:「年過七十而以居位,譬猶鐘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遂固稱疾篤。拜太中大夫,食卿祿。年八十二薨,子彭祖嗣。

豫清儉約素,賞賜皆散之將士。每胡、狄私遺,悉簿藏官,不入家。家常貧匱。雖殊類,咸高豫節。

[]

  • 劉備奇曰:「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
  • 陳壽曰:「田豫居身清白,規略明練。」

[]

  • 《三國志·魏書·滿田牽郭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