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麻剌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元晉獻武王甘麻剌真金太子長子也,忽必烈汗立二年生,母闊闊真夫人。幼隨察必皇后,常侍元世祖左右,畏慎不妄言,言必無隱。

至元中,奉旨鎮北邊,叛王岳木忽兒等聞其至,望風請降。既而都阿察八兒等諸王遣使求和,邊境以寧。嘗征駐金山,會大雪,擁火坐帳內,歡甚,顧謂左右曰:「今日風雪如是,吾與卿處猶有寒色,彼從士亦人耳,腰弓矢、荷刃周廬之外,其苦可知。」遂命饔人大爲肉糜,親嘗而遍賜之。撫循部曲之暇,則命也滅堅蒙古語講《通鑒》。戒其近侍太不花曰:「朝廷以籓屏寄我,事有不逮,正在汝輩輔助。其或依勢作威,不用我命,輕者論遣,大者奏聞耳,宜各慎之。使百姓安業,主上無北顧之憂,則予與卿等亦樂處于此,乃所以報國家也。」

二十六年,世祖以其居邊日久,特命獵於柳林之地。率衆至漷州,恐廩膳不均,令左右司之,分給從士,仍飭其衆曰:「汝等飲食既足,若復侵漁百姓,是汝自取罪謫,無悔。」衆皆如約,民賴以安。北還,覲世祖於上都,世祖勞之曰:「汝在柳林,民不知擾,朕實嘉焉。」明年冬,封梁王,授以金印,出鎮雲南。過中山,又明年春過懷、孟,從卒馬駝之屬不下千百計,所至未嘗橫取於民。

二十九年,改封晉王,移鎮北邊,統領太祖四大斡耳朵及軍馬、塔塔兒國土,更鑄晉王金印授之。中書省臣言於世祖曰:「諸王皆置傳,今晉王守太祖肇基之地,視諸王宜有加,請置內史。」世祖從之,遂以北安王傅禿歸、梁王傅木八剌沙雲南行省平章賽陽并爲內史。明年,置內史府。又明年,世祖崩,晉王聞訃,奔赴上都。諸王大臣咸在,晉王曰:「昔皇祖命我鎮撫北方,以衛社稷,久歷邊事,願服厥職。母弟鐵穆耳仁孝,宜嗣大統。」於是成宗即帝位,而晉王復歸籓邸。

元貞元年塔塔兒部年穀不熟,檄宣徽院賑之。又答答剌民饑,請朝廷賑之。詔賜王鈔千萬貫,及銀帛有差。皇太后復以雲南所貢金器,遣朵年來賜。是歲冬,奉詔以知樞密院事札散、同知徽政院事阿里罕爲內史。大德二年,詔給秫米五百石。

五年,成宗以邊士貧乏,分給鈔一千萬貫。

大德六年正月乙巳,王薨,年四十。王天性仁厚,御下有恩。元貞初,籓邸屬官審伯年老,請以其子代之。內史言於王,王曰:「惟天子所命。」其自守如此,故尤爲朝廷所重。然崇尚浮屠,命僧作佛事,歲耗財不可勝計。皇慶元年仁宗立,諡獻武泰定立,追尊曰光聖仁孝皇帝,廟號顯宗,祔享太室。文宗即位,乃毀其廟室。

家屬[]

  • 父 大元裕宗皇帝 真金
  • 母 大元徽仁裕聖皇后 闊闊真
  • 妻 大元宣懿淑聖皇后 普顏怯里迷失
  • 妻 拜拜海
  • 妻 忽上海
  • 元史不載母氏
    • 子 松山
    • 子 疊里哥兒不花

[]

  • 《元史·顯宗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