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類宗衍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宗衍》扉頁,西曆一八五九年版。

物類宗衍》,通譯《物種起源》,達爾文氏著。大旨謂:物類之繁,始於一本。其日紛日異,大抵牽天系地與凡所處事勢之殊,遂至闊絕相懸,幾於不可復一。然此皆後天之事,因夫自然,而馴致若此者也。[一]

書所稱述,獨二篇為尤著,西洋綴聞之士,皆能言之。其一篇曰〈爭自存〉,其一篇曰〈遺宜種〉。所謂爭自存者,謂民物之於世也,樊然並生,同享天地自然之利。與接為構,民民物物,各爭有以自存。其始也,種與種爭,及其成群成國,則群與群爭,國與國爭。而弱者當為強肉,愚者當為智役焉。迨夫有以自存而克遺種也,必強忍魁桀,趫捷巧慧,與一時之天時地利洎一切事勢之最相宜者也。且其爭之事,不必爪牙用而殺伐行也。習於安者,使之處勞,狃於山者,使之居澤,不再傳而其種盡矣。爭存之事,如是而已。是故每有太古最繁之種,風氣漸革,越數百年,或千余年,消磨歇絕,至於靡有孑遺,如卵學家所見之古禽古獸是已。此微禽獸為然,草木亦猶是也;微動植二物為然,而人民亦猶是也。人民者,固動物之一類也。達爾文氏有生之物,而標其宗旨,論其大凡。[一]

達爾文者,英國之學者也。承其家學,少之時,周歷寰瀛。凡殊品詭質之草木禽魚,集甚富。窮精眇慮,垂數十年而著此書。自其出,二洲幾於無人不讀,而泰西之學術政教,為之一斐變焉。論者謂達氏之學,其彰人耳目,改易思理,甚於奈端氏之天算格致。嚴復以爲殆非溢美之言,曰:「其為書證闡明確,厘然有當於人心。」[一]

[]

  1. 一點〇 一點一 一點二 嚴復《原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