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憲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李憲,本名成器隴西成紀人也。李宗室,唐睿宗長子,母為肅明皇后劉氏[一]

[]

早年[]

調露元年生。

成器少才氣過人,長而通樂,尤於西域龜茲樂章有獨見焉。

高宗初封其為永平郡王。文明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至睿宗被降為皇嗣,武后册拜成器為皇孫,與其弟五人同日出朝而達藩,開建府署,置僚屬。

長壽二年,改封壽春郡王。長安中,累遷左贊善大夫,加銀青光祿大夫。中宗即位,改封成器為王,遷宗正員外卿,加賜實封四百戶,通前七百戶之。成器固辭,示難任大者封邑,依舊封壽春郡王也。[二]

讓太子[]

景雲元年,封成器為王。是月,睿宗複踐阼,成器授左衛大將軍之職。時將立嗣者,成器為嫡長子,而玄宗又有討平韋氏之功,故久未定也。成器辭曰:『儲者,乃國之位,太平時節則以嫡長為先,國難之時則歸功者。若理不當,則海內失,此非國祥。臣敢以死請勿立為儲君。』李成器終日涕泣固辭,言甚切至。當時,諸王、公卿亦曰玄宗有社稷大功,宜為儲。睿宗善成器之意,乃許之。

玄宗複以成器為長兄而上錶固讓,睿宗不許,乃下詔:『左衛大將軍、王成器,是朕之長子,本當立為儲,而以三子隆基有社稷功,人神共睹,由此,朕以其誠讓,言在必行。天下大公,誠不可奪。自天之願,立隆基為儲,成器為雍州牧、揚州大都督、太子太師,又加實封三千戶,賜五色帛五千段,細馬二十匹,奴婢十戶,大宅一區,良田三十頃。』同年十一月,拜尚書左僕射,尋遷司徒,太師、都督之職故。明年,李成器錶讓司徒,拜太子賓客,兼揚州大都督如故。[三]

時,太平公主暗謀,姚崇宋璟等請遷成器、成義為刺史,以絕懷不軌之人心,由此,成器以司徒兼蒲州刺史。玄宗嘗制一床被與長枕,將與李成器等共申兄弟親,睿宗聞知,喜,大加讚歎。[四]

受寵[]

先天元年八月,王即位,是為玄宗,晋封成器為司空。至玄宗誅後,成器又進位為太尉,依舊兼揚州大都督之職,再加實封一千戶。一月餘,加開府儀同三司,太尉、揚州大都督之職並罷。

開元初,曆岐州刺史、開府如故。

開元四年,避昭成皇后之尊號,更名,封王,實封五千五百戶,曆二州刺史也。[五]

手足情[]

初,玄宗兄弟在聖曆初出宮居,五人分院同居,號五王宅。

大足元年,隨太后至長安,賜於興慶坊宅,亦曰五王宅。至數年後,興慶坊,玄宗所居之第,故此第遂成宮也。李憲於勝業東南角賜宅,申王李捴安興坊東南賜宅,在勝業之北角賜宅,邸第相望,環於宮之四圍。玄宗於興慶坊之西南置樓,西面題曰:花萼相輝之樓;南面題曰:勤政務本之樓。玄宗常登樓,聞諸府之歌聲,乃召其登樓同榻而宴,或自親至其邸第,賜金分帛,與其大樂、賜,諸王每於側門朝之,歸宅之後,吃酒作樂,擊毽鬥雞,或至郊逐鳥獸,或於墅樂,日日不絕。遊觀所至,中使相望,皆以為天子兄弟友,近古無比,彼此無間。[六]

玄宗於兄弟之友特深,雖有讒間,而猶愛如初。憲尤恭謹,不幹議時政,亦不與人結,玄宗亦甚信重之。玄宗嘗與之及岐王範等書,因言日:『昔魏文有詩雲:「西山一何高,高處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賜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輕生羽翼。」朕每思服藥而求翼,何如骨肉兄弟之翼?陳思王有過人之才,可佐國事,而不使之入朝謁,終使憂死。之祚未襄,卻為司馬氏奪,豈神丸之效;,大聖人,不記弟之惡而親九族,九族和睦,百姓守紀安寧。此帝王之道也,至今千年,天下鹹上矣善,朕念此一,則忘寢食,感歎不已。前日因稍有暇,妙選仙經,見一神方,古雲「服之必驗」。今分此藥,願吾兄弟同保壽,永永無極。』[七]

九年,李憲兼太常卿。十四年,罷太常卿職,仍為開府儀同三司。二十一年,複拜太尉。

二十八年冬,李憲寢疾,玄宗令中使贈藥與膳,相繼。僧崇一治憲之病,漸痊,玄宗甚悅,特賜僧崇一緋袍魚袋,賞。當時,申王等皆已薨,唯憲獨在,其特加懷。歲憲之誕,必親往賀,於共宴樂。不過數日皆賜酒酪及珍饈。四方所獻者,但自食而覺美者,即賜李憲。憲嘗為之奏,終理付史館存,歲數百頁。[八]

[]

二十九年冬,京師大寒,凝霜封樹之,當時學者以為《春秋》之所謂「雨水冰」即此,亦謂之為樹介,言其若介胄,憲見而歎曰此:『此俗所謂樹稼者,諺有雲:「樹稼,達官怕。」必有臣受禍,吾其死矣。』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九],卒,年六十三。

玄宗知其薨,號痛,左右皆掩涕。次日,玄宗下詔,追思其德,追諡其為讓皇帝。

李憲之長子汝陽郡王李璡上錶懇辭,父之意,謙退不敢當帝,玄宗不聽。册封之日,內出禦衣一襲,令右監門大將軍高力士送玄宗之手書置於靈座之前,書稱『隆基白』。又追贈妃元氏恭皇后,祔葬橋陵之側。至葬時,玄宗遣中使諭李璡等務儉,送終之物,無異。有司欲依例,壙內寘千味食一一,監護使、左僕射裴耀卿奏:『味千種,每色瓶,置壙內,皆非時物。天恩每申讓帝生習,務令儉約,凡在禮外所加物,恐使帝在九泉亦必不安。伏望依禮省之。』玄宗聽從,至出而抬出殯時,正大雨,帝遣下泥步送十裏,於其墓曰惠陵[一〇][一一]

家室[]

父母[]

兄弟[]

姊妹[]

[]

元氏,玄宗追尊其為恭皇后[一二]

子女[]

[]

[]

長女,吉安縣主

引據[]

[]

  1. 舊唐書》:讓皇帝憲,本名成器,睿宗長子也。初封永平郡王。文明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及睿宗降為皇嗣,則天册授成器為皇孫,與諸弟同日出閣,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改封壽春郡王,仍卻入閣。長安中,累轉左贊善大夫,加銀青光祿大夫。中宗即位,改封王,遷宗正員外卿,加賜實封四百戶,通舊為七百戶。成器固辭不敢當大國,依舊為壽春郡王。
  2. 《舊唐書》:讓皇帝憲,本名成器,睿宗長子也。初封永平郡王。文明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及睿宗降為皇嗣,則天册授成器為皇孫,與諸弟同日出閣,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改封壽春郡王,仍卻入閣。長安中,累轉左贊善大夫,加銀青光祿大夫。中宗即位,改封蔡王,遷宗正員外卿,加賜實封四百戶,通舊為七百戶。成器固辭不敢當大國,依舊為壽春郡王。
  3. 《舊唐書》:唐隆元年,進封宋王。其月,睿宗踐祚,拜左衛大將軍。時將建儲貳,以成器嫡長,而玄宗有討平韋氏之功,意久不定。成器辭曰:“儲副者,天下之公器,時平則先嫡長,國難則歸有功。若失其宜,海內失望,非社稷之福。臣今敢以死請。”累日涕泣固讓,言甚切至。時諸王、公卿亦言楚王有社稷大功,合居儲位。睿宗嘉成器之意,乃許之。玄宗又以成器嫡長,再抗錶固讓,睿宗不許。乃下制曰:“左衛大將軍、宋王成器,朕之元子,當踐副君。以隆基有社稷大功,人神僉屬,由是朕前懇讓,言在必行。天下至公,誠不可奪。爰符立季之典,庶協從人之願。成器可雍州牧、揚州大都督、太子太師,別加實封二千戶,賜物五千段、細馬二十匹、奴婢十房、甲第一區、良田三十頃。”其年十一月拜尚書左僕射,尋遷司徒,其太師、都督並如故。明年,錶讓司徒,拜太子賓客,兼揚州大都督如故。
  4. 《舊唐書》:時太平公主陰有異圖,姚元之、宋璟等請出成器及申王成義為刺史,以絕謀者之心。由是成器以司徒兼蒲州刺史。玄宗嘗制一大被長枕,將與成器等共申友悌之好,睿宗知而大悅,累加賞歎。
  5. 《舊唐書》:先天元年八月,進封司空。及玄宗討平蕭至忠、岑羲等,成器又進位太尉,依舊兼揚州大都督,加實封一千戶。月餘,加授開府儀同三司,其太尉、揚州大都督並停。開元初,曆岐州刺史,開府如故。四年,避昭成皇后尊號,改名憲,封為寕王,實封累至五千五百戶。又曆澤、涇等州刺史。
  6. 《舊唐書》:初,玄宗兄弟聖曆初出合,列第於東都積善坊,五人分院同居,號「五王宅」。大足元年,從幸西京,賜宅於興慶坊,亦號「五王宅」。及先天之後,興慶是龍潜舊邸,因以為宮。憲於勝業東南角賜宅,申王捴、岐王範於安興坊東南賜宅,薛王業於勝業西北角賜宅,邸第相望,環於宮側。玄宗於興慶宮西南置樓,西面題曰花萼相輝之樓,南面題曰勤政務本之樓。玄宗時登樓,聞諸王音樂之聲,鹹召登樓同榻宴謔,或便幸其第,賜金分帛,厚其歡賞。諸王每日於側門朝見,歸宅之後,即奏樂縱飲,擊球鬥雞,或近郊從禽,或別墅追賞,不絕於歲月矣。遊踐之所,中使相望,以為天子友悌,近古無比,故人無間然。
  7. 《舊唐書》:玄宗既篤於昆季,雖有讒言交構其間,而友愛如初。憲尤恭謹畏慎,未曾幹議時政及與人交結,玄宗尤加信重之。嘗與憲及岐王範等書曰:『昔魏文帝詩雲:「西山一何高,高處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賜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輕生羽翼。」朕每思服藥而求羽翼,何如骨肉兄弟天生之羽翼乎!陳思有超代之才,堪佐經綸之務,絕其朝謁,卒令憂死。魏祚未終,遭司馬宣王之奪,豈神丸之效也!虞舜至聖,舍象傲之愆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此為帝王之軌則,於今數千歲,天下歸善焉。朕未嘗不廢寢忘食欽歎者也,頃因餘暇,妙選仙經,得此神方,古老雲「服之必驗」。今分此藥,願與兄弟等同保長齡,永無限極。』
  8. 《舊唐書》:憲,開元九年兼太常卿。十四年,停太常卿,依舊為開府儀同三司。二十一年,複拜太尉。二十八年冬,憲寢疾,上令中使送醫藥及珍膳,相望於路,僧崇一療憲稍瘳,上大悅,特賜緋袍魚袋,以賞异崇一。時申王等皆先薨,唯憲獨在,上尤加恩貸。每年至憲生日,必幸其宅,移時宴樂。居常無日不賜酒酪及异饌等,尚食總監及四方有所進獻,食之稍甘,即皆分以賜之。憲嘗奏請年終錄付史館,每年至數百紙。
  9.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一十四·唐紀三十》:(開元二十九年十一月)辛未,太尉寧王憲薨。
  10. 《舊唐書》:二十九年冬,京城寒甚,凝霜封樹,時學者以為《春秋》『雨木冰』即此是,亦名樹介,言其象介胄也。憲見而歎曰:『此俗謂樹稼者也。諺曰:「樹稼,達官怕。」必有大臣當之,吾其死矣。”十一月薨,時年六十三。上聞之,號叫失聲,左右皆掩涕。翌日,下制曰:能以位讓,為太伯,存則用成其節,歿則當錶其賢,非常之稱,旌德斯在。故太尉、寕王憲,誕含粹靈,允膺大雅。孝悌之至,本乎中誠;仁和之深,非因外獎。率由禮度,雅尚文儒。謙以自牧,樂以為善。比兩獻而有光,與《二南》而合德。自出臨方鎮,入配臺階,逾勵忠勤,益聞周慎。實謂永為籓屏,以輔邦家。曾不憖遺,奄焉殂沒,友於之痛,震慟良深。惟王朕之元昆,合昇上嗣,以朕奉先朝之睿略,定宗社之阽危,推而不居,請予主鬯,又承慈旨,焉敢固違。不然者,則宸極之尊,豈歸於薄德。茂行若此,易名是憑,自非大號,孰副休烈。按諡法推功尚善曰「讓」,德性寬柔曰「讓」,敬追諡曰讓皇帝,宜令所司擇日備禮册命。
  11. 《舊唐書》:又制追贈憲妃元氏為恭皇后,祔葬於橋陵之側。及將葬,上遣中使敕璡等務令儉約,送終之物,皆令眾見。所司請依諸陵舊例,壙內寘千味食。監獲使、左僕射裴耀卿奏曰:“尚食所料水陸等味一千餘種,每色瓶盛,安於藏內,皆是非時瓜果及馬牛驢犢麞鹿等肉,並諸藥酒三十餘色。儀注禮料,皆無所憑。臣據禮司所料,奠祭相次,事無不備,典制分明。天恩每申讓帝之志,務令儉約,禮外加數,竊恐不安。又非時之物,馬犢驢等並野味魚雁鹅鷗之屬,所用銖兩,動皆宰殺,盛夏胎養,聖情所禁。又須造作什物,動逾千計,求征市井,實謂煩勞。千味不供,禮無所闕。伏望依禮减省,以取折衷。”制從之。及發引,時屬大雨,上令慶王已下泥中步送十數裏,制號其墓為惠陵。
  12. 《舊唐書》:又制追贈憲妃元氏為恭皇后,祔葬於橋陵之側。
  13. 《舊唐書》:憲凡十子:璡、嗣莊、琳、璹、珣、瑀、玢、珽、琯、璀等十人,曆官封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