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寶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李寶,河北人。嘗陷,拔身從海道來歸。

唐島之戰始末[]

金海陵王正隆五年,金主渝盟,奸民倪詢梁簡等教金造舟,且為鄉導。金使蘇保衡造舟於潞河

正隆六年,金主亮南伐宋。以蘇保衡為浙東道水軍都統制,以完顏鄭家奴為浙東道副統制,由海路襲浙江臨安府。宋諜探聞,高宗謂宰臣曰:「李寶頃因召對,詢以北事,歷歷如數。且以一介脫身還朝,陛對無一毫沮懾,是必能事者。」乃授浙西路馬步軍副總管,駐劄平江,令與守臣督海舟捍禦。高宗問:「舟幾何?」曰:「堅全可涉風濤者,百二十艘。」「兵幾何?」曰:「僅三千,皆閩、浙弓弩手,非正兵也。旗幟甲仗亦粗備。事急矣,臣願亟發。」賜寶衣帶、鞍馬、尚方弓刀、戈甲及銀絹萬數。

八月,次江陰,先遣其子李公佐,謂之曰:「汝為潛伺敵動靜虛實,毋誤。」公佐受命,即與將官邊士甯偕往。寶將啟行,軍士爭言西北風力尚勁,迎之非利。寶下令,敢沮大計者斬,遂發蘇州。大洋行三日,風甚惡,舟散不可收。寶忼慨顧左右曰:「天以是試李寶邪?寶心如鐵石,不變矣。」酹酒自誓,風即止。明日,散舟複集。

十月,士寧自密州回,得敵耗甚悉,且言公佐已挾魏勝得海州。寶喜曰:「吾兒不負乃翁矣。」士氣百倍,趣眾乘機進。適大風複作,海濤如山,寶神色不為動;風少殺,始縱舟泊抵東海。敵已雲合,圍海州,旌麾數十里。寶麾兵登岸,以劍畫地,令曰:「此非複吾境,力戰與否在汝等。」因握槊前行,遇敵奮擊,將士賈勇,無不一當十。敵出不意,亟引去。勝出城迎,寶獎其忠義,勉以共立功名,勝感泣。乃維舟犒士,遺辯者四出招納降附,聲振山東。豪傑如王世修輩各署旗,集義勇,爭應援,多者數萬人。寶列名上諸朝,檄所部會密之膠西,命公佐以郡事畀勝,與俱發。

十月丙寅詰旦,金軍有舟人望見宋舟,請為備。完顏鄭家奴問:「去此幾何?」舟人曰:「以水路測之,且三百里。風迅,行即至矣。」完顏鄭家奴不曉海路舟楫,不之信。李寶軍先據諜報至膠西石臼島,金舟已出海口,泊唐島,相距僅一山。時北風盛,寶禱於石臼神。俄有風自柂樓中來,如鍾鐸聲,眾鹹奮,引舟握刃待戰。金之操舟者皆中原遺民,遙見寶船,紿金兵入舟中,使不知宋師猝至。風駛舟疾,過山薄虜,鼓聲震疊,海波騰躍。金軍大驚,掣矴舉帆,帆皆油纈,彌亙數里,風浪捲聚一隅,窘束無複行次。寶亟命火箭環射,箭所中,煙焰旋起,延燒數百艘。火所不及者猶欲前拒,寶叱壯士躍登其舟,短兵擊刺,殪之舟中。余所謂簽軍,盡中原舊民,皆登島垠,脫甲歸命,以故不殺。然倉卒,舟不獲艤,溺死甚眾。俘大漢軍三千餘人,斬其帥完顏鄭家奴等六人,禽倪詢等上於朝,獲其統軍符印與文書、器甲、糧斛以萬計。餘物眾不能舉者,悉焚之,火四晝夜不滅。

寶將乘勢席捲,公佐切諫,以為金主亮方濟淮,聞通、泰已陷,得遠失近,且有腹背憂。乃還軍駐東海,視緩急為表裡援。遣曹洋輕舟報捷。

寶戰具精利,宰臣陳康伯取其長槍、克敵弓弩,俾所司為式制之。

宋金之贊[]

宋高宗聞唐島之捷報,喜曰:「朕獨用李寶,果立功,為天下倡矣。」詔獎諭,書「忠勇李寶」四字,表其旗幟。除靜海軍節度使、沿海制置使,賜金器、玉帶。

金主亮於瓜州渡聞膠西之敗,大怒,召諸將約以三日渡江,迫之過甚,於是為完顏元宜所弒。向微李寶唐島之捷,則完顏亮之死未可期,宋國江南之地之危可憂也。寶之功亦大矣。

封號[]

寶卒,贈檢校少保。

[]

  • 金史·列傳第三》
  • 宋史·高宗本紀·九》
  • 《宋史·李寶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