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徹斯特聯足球俱樂部

文出維基大典
往:

曼徹斯特聯者,不列顛蹴鞠會也。戊寅年暨西元一八七八年立於曼市。時謂「紐頓希夫LYR」。居廿四年易號,曰「曼聯」。蓋因其尚,世人又以「紅魔」冠之。現列英格蘭超級聯賽。會館曰老特拉福德,納七萬五千九百五十又七人,英格蘭無出其右者。

曼聯之初問鼎歐洲也,於戊申年暨西元一九六八年矣。冠絕英倫,曰歐洲冠軍盃也。後歷海瑟尔之禍,歐足聯申,拒英倫諸強與歐陸。時五秋,禁令既去,曼聯重歸歐陸。壬申年暨西元一九九〇年再王,此謂之歐洲優勝者盃也。居二年,英格蘭初立新制於,號超級聯賽。曼聯順此勢,制霸英超。逐鹿二十載,冠者十三,嘗於戊寅夏同奪三魁。戊子年暨西元二〇〇八年,擎蒼,三列歐陸諸強首。明年爭雄,再造三連魁之佳話。至癸巳,夫曼聯者,據二十錦標與懷,嗤利物浦之十八魁與足下,傲視一方。昔執印者弗格森爵士嘗雲:「予此生爾爾,無他,但墜利物浦於座下。」然二十冠之欣喜未半,弗爵請辭,莫氏掌印,首席執事曰吉爾大衛者亦卸甲,次席伍德沃德晉升。

隊史[]

A black-and-white photograph of a football team lining up before a match. Four players, wearing dark shirts, light shorts and dark socks, are seated. Four more players are standing immediately behind them, and three more are standing on a higher level on the back row. Two men in suits are standing on either side of the players.
一九〇五之曼聯隊員

初立[]

戊寅(西元一八七八)球會初立,號『纽顿希斯蘭開郡和約克郡鐵路足球俱樂部』,壬寅(西元一九〇二)坎坷,適逢約翰·亨利·戴维斯傾囊,易號『曼彻斯特联隊』。戊申(西元一九〇二)者,曼聯冠於聯賽,次年者,再冠祖宗杯。然則適逢世界大戰之禍,歐陸塗炭,英倫蕭蕭,曼聯者碌碌三十載。

A black-and-white photograph of several people in suits and overcoats on the steps of an aircraft.
『巴斯比之珍』一九五五於丹麥

巴斯比中興[]

馬特巴斯比者,巴斯比其氏,馬特其名,蘇格蘭蘭納克人氏,功至爵士。其眼惠而體敏,嘗任先鋒,又為後防之砥,事曼城奪足總之魁,後事於利物浦。爵士效陣前之力止於二次世界大戰,轉而求執事之業。初事利物浦,然咄咄肉食者,不與之謀,故辟新壤於曼聯。韜光數載,壬辰(西元一九五二)奪魁。未幾,丙申(西元一九五六)、丁酉(西元一九五七)問鼎英倫,珠聯二歲。時隊中兒郎多為弱冠者,時人憐之,呼“巴斯比之珍”。 衰必盛兮盛必衰,孰曾想戊戌(西元一九五八)橫禍,八子歿於德意志慕尼黑之返航班機,王者之師崩於異土,爵士亦垂危之軀。臥榻逾歲,爵士竟得康復,此誠奇談。 既得愈則執帥印而求復興。歷兢兢十載,天憫兮,才俊輩出,丹尼斯者敏而善射、貝斯特者巧而善過,又有查爾頓傷愈而歸,此三者驅曼聯之跬步,圖歐陸之霸主。戊申(西元一九六八)夏中,曼聯者大破葡國之本菲卡,舉歐羅巴之冠軍杯以視群雄。慕尼黑之禍已十載,徒以此役安亡魂,告先靈,慰今人。次年,爵士請辭。

五易帥印[]

巴斯比爵士既辭,曼聯五易帥位,糾糾其志,舛舛其事。才俊如丹尼斯者反事死敵,倜儻如貝斯特者桀驁不體。乙卯(西元一九七五)之歲,曼聯者遭不世之創,敗走曼市,墜次級之聯賽。

功勳主帥巴斯比爵士
亞歷士·費格遜爵士自八六始掌印

弗氏王朝[]

弗格森者,名亞歷克斯,蘇格蘭人氏,位進爵士。

丙寅(西元一九八六)初臨帥位,敗績斑斑,數年不堪,幾欲辭。碌碌五年,終以足總杯之幸得免彈劾之災。未幾,英格蘭聯賽易制,改元超級,孰料曼聯克敵八方,納超級聯賽之頭籌於囊中。後之五歲,曼聯四奪其魁,可謂王於英倫。歐陸之戰亦斬獲歐羅巴之優勝者杯。至戊寅夏,奪三魁,臣歐陸,實霸主之名。

夫此曼聯非彼曼聯,此弗氏非彼弗氏?非也,其隊中之子成器焉。夫一隊之強可強一時,可強一世。何可強一時,夫沽強者而入己陣,何可強一世,唯擢善苗以育之,方可自強於四方。觀夫曼聯盛狀,先有納良將於麾下,如坎通納、保羅因斯者,後有擇優者以訓之,如吉格斯、貝克漢姆、斯科爾斯者。前者立赫赫之功勳,後者築幾世之基礎。擁躉以王冠坎通納之名,以九二黃金一代呼壬申之輩。

千禧之後,法蘭西之溫氏入槍手。溫氏者持隽美之道,舞歐陸之風,推阿森納至巔峰,揮三八不敗之蔚然大觀而王於英倫。後葡國之穆氏入藍軍穆氏者把剛勁之門,尚勝負為尊,攜切爾西,以未聞之嘩然高分蟬聯王座。此二者皆不世名帥,入英倫未幾,皆有建樹。然曼聯之三冠之役此去五年之遙,僅一冠在握。嘗有疑,弗氏老矣?

壬申之輩老矣,然後繼之英才尚續。葡國之英才者克里斯蒂亞諾,動如脫兔,其體敏,其技湛;本土之良木者韋恩魯尼,力蓋山河,其目銳,其志堅。二子皆可傳可射可攻可輔,猶可造矣。法蘭西之埃夫拉,賽爾維亞之維迪奇,亦入陣於冬,此二子皆後方之中堅,可堪仰仗之強援。新援之勇未畢而舊將之勇復發,吉格斯、斯科爾斯者,老當益壯,如若新援。戊子夏,曼聯者雨夜擒蒼於東土莫斯科,三度問鼎歐洲,捧歐羅巴冠軍聯賽之桂冠。

巔峰及至,由盛而弱。克里斯蒂亞諾者以伊比利亞陽光為號,赴馬德里棄朱衫而着白衣。特維斯者以念鄉情為由,赴隔壁褪赤袍而着藍裙。此年間,雖有瓦倫西亞、歐文者助陣,聯賽、歐戰均無建樹。此間三五年,弗氏力圖維新,曼聯之陣中變更有幾。墨西哥之埃爾南德斯歸入麾下,本土英才亦有菲爾瓊斯、阿什利揚紛至沓來,自訓者維爾貝克、克萊維利與思莫林亦回歸球會。然則徒人才濟濟之象,無碩果累累之實,收效甚微,此年間,僅庚寅(西元二〇一〇)一冠。

夫克里斯蒂亞諾之去,破曼聯之勢邪?非也。克氏者,此間佼佼者,世皆然。蓋一隊之興衰歸之場間一人,可乎?觀此年間,曼聯之去者三四、募者三四、歸者三四,此球隊之革新之際,顛簸難免。又聞隔壁曼城者,也非昔日之嗚呼者,亦有制霸之勢,亦成制霸之實。故弗氏納尼德蘭之範佩西,衝殺於癸巳賽季,重獲英超之桂冠,猶甚不易。

奪魁之喜未半,弗氏請辭之聞四起。癸巳五月八日,曼聯告天下,弗氏卸帥印,至此王朝終,時二十六年。

未幾,執事者大衛吉爾亦辭。

莫氏新政[]

大衛莫耶斯者,籍蘇格蘭,嘗督於埃弗頓,癸巳入曼市,執曼聯。

莫氏入主,力主新政。夏攬費蘭尼,冬招胡安马塔,善用維爾貝克,力挺阿什利陽。賽季未半,莫氏如手持筆刀,屢纂新章於曼聯史牘。然則觀莫氏之於曼聯,褒貶各異。挺莫者謂其維新,舊朝既覆,新政當立,破舊立新,陣痛必及。匪莫者謂其庸者,謂其用人不察,戰術不當。攬費蘭尼者,善克曼聯而身處曼聯無奈何,招馬塔者,善謀中路而苦置邊路苦傳中。所用維爾貝克者,本土英才尚蹣跚學步,所用阿什利陽者,徒號教授終戀跳水絕活。嘗有諷者戲語。爰莫氏曰:『予此生爾爾,無他,但墜曼聯於座下。』

夫一帥之成敗以一季可定焉?可乎,不可乎。斯有葡國穆氏,不世帥才,春秋之間可染指頭魁。亦有前朝霸主弗氏,碌碌五年方求一冠。穆氏,弗氏,取舍與誰焉?

蓋擁躉者,以仁心待執印者,執印者,以誠心報擁躉,皆不可負也。

[]

[]

曼聯之隊徽,歷百年而數革新。現行之徽,一魔鬼立乎中,操三叉戟,尾長,身赤。上下之條幅赤底黃字,書曼聯之名號。

會館[]

老特拉福德球場,或曰夢劇場
主文:老特拉福德球场

老特拉福德球場啟於壬寅年暨西元一九〇二年。嘗受戰禍於二次世界大戰,复興於己丑。此間曼聯寄曼市籬下。至九〇之年代,再舉土木,增其容,繕其表,以納七萬五千九百五十又七人之巨態,居歐羅巴足聯之五星級球場。世稱“夢劇場”。

景緻
  • 巴斯比爵士銅像
居東台,立此勳马特·巴斯比爵士之功。
  • 曼聯三子像
立此以賀曼聯問鼎歐羅巴冠軍聯賽,建於戊子年暨西元二〇〇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三人為博比·查爾頓、喬治·貝斯特和丹尼斯·勞。
  • 慕尼黑之禍纪念牌匾
懸于東台,以懷慕尼黑之禍五十載。
  • 曼聯博物館
居弗格森爵士看台。
  • 弗格森爵士銅像
居弗格森爵士看台,彰弗爵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