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洪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後將軍樂城恭侯曹洪子廉魏太祖操從弟也。洪伯父爲尚書令,任洪爲蕲春長。

太祖福將[]

太祖起義兵討董卓,至荥陽,爲卓將徐榮所敗。太祖失馬,賊追甚急,洪下,以馬授太祖,太祖辞讓,洪曰:「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君。」遂步從到汴水,水深不得渡,洪循水得船,與太祖俱濟,還奔。揚州刺史陳温素與洪善,洪將家兵千餘人,就溫募兵,得廬江上甲二千人,東到丹楊復得數千人,與太祖會龍亢。太祖征徐州張邈舉兖州叛迎呂布。時大饑荒,洪將兵在前,先据東平,聚糧穀以繼軍。太祖討邈、布於濮陽,布破走,遂據東阿,轉擊濟陰山陽中牟陽武十餘縣,皆拔之。以前後功拜鷹揚校尉,遷揚武中郎將。天子,拜洪諫議大夫。

太祖擊袁紹官渡,同徐晃祝臂,後太祖乃留洪與荀攸守。太祖自將攻破之,盡斬淳于瓊等。紹將張郃高覽燒攻櫓降,紹遂棄軍走。郃之來,洪疑不敢受,攸謂洪曰:「郃計不用,怒而來,君何疑?」乃受之。

别征劉表,破表别將於舞陽陰葉堵陽博望,有功,遷厲鋒將軍,封國明亭侯。累從征伐,拜都護將軍。

劉備遣將吳蘭屯下辯,太祖遣洪征之,以休爲騎都尉,參洪軍事。太祖謂曹休曰:「汝雖參軍,其實帥也。」洪聞此令,亦委事於休。備遣張飛屯固山,欲斷軍後。眾議狐疑,休曰:「賊實斷道者,當伏兵潛行。今乃先張聲勢,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擊蘭,蘭破則飛自走矣。」洪從之,進兵擊蘭,大破斬之,飛果走。

文帝丕即位,爲衛將軍,遷驃騎將軍,進封野王侯,益邑千户,并前二千一百户,位特進;後徙封都陽侯。

坐獄之禍[]

始,洪家富而性吝啬,太祖爲司空時,以己率下,每歲发调,使本縣平赀。於時譙令平洪貲財與公家等,太祖曰:「我家赀那得如子廉耶!」

然文帝少時在東宮,尝從洪貸絹百匹,洪假求不稱意,常恨之,遂以舍客犯法,下獄當死,洪自必死,既得原,喜,上書谢曰:「臣少不由道,過在人倫,長窃非任,遂蒙含貸。性無检度知足之分,而有豺狼無厌之質,老惛倍貪,触突國网,罪迫三千,不在赦宥,當就辜誅,棄諸市朝,猶蒙天恩,骨肉更生。臣仰視天日,愧負靈神,俯惟愆闕,慚愧怖悸,不能雉經以自裁割,謹涂顏闕門,拜章陳情。」,羣臣并救莫能得。卞太后郭女王曰:「令曹洪今日死,吾明日敕帝废后矣。」於是泣涕屡請,乃得免官削爵土。

文帝收洪,時曹真在左右,請之曰:「今誅洪,洪必以真爲譖也。」帝曰:「我自治之,卿何豫也?」會卞太后責怒帝,言「梁、沛之間,非子廉無有今日。」詔乃釋之。猶尚沒入其財產。太后又以爲言,後乃還之。

洪先帝功臣,時人多爲觖望。明帝叡即位,拜後將軍,更封樂城侯,邑千户,位特進,復拜骠騎將軍。太和六年薨,諡曰恭侯。子,嗣侯。初,太祖分洪户封子列侯。洪族父,脩慎篤敬,官至衛將軍,封列侯。

他事[]

時曹洪賓客在縣界,徵調不肯如法,為楊沛滿寵懲之。又阮瑀少受學於蔡邕。都護洪建安中欲使掌書記,瑀終不為屈。或見司馬懿才,欲使懿仕,懿托病持仗不仕,洪惡之,言太祖,懿遂棄仗奔太祖。

建安二十年,托陳琳書文帝。

洪為太祖御馬超等,超等退還。洪置酒大會,令女倡著羅縠之衣,蹋鼓,一坐皆笑。楊阜厲聲責洪曰:「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何有於廣坐之中裸女人形體!雖之亂,不甚於此。」遂奮衣辭出。洪立罷女樂,請阜還坐,肅然憚焉。又洪為太祖平下辯,使辛毗曹休參之,令曰:「昔高祖貪財好色,而匡其過失。今佐治、文烈憂不輕矣。」

特進曹洪乳母當,與臨汾公主侍者共事無澗神,為司馬芝系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