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窮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宋任窮,本名韻琴,曾名紹梧,宣統元年五月廿四生,湖南瀏陽人也。破落地主家也。

任窮幼讀塾。

民國十一年入本縣金江高小學之。卒業為小學教習也。

十五年六月入中國共青團,十二月轉中國共產黨也。

曆知瀏陽縣沖和區農協會委員長、區黨委宣傳委員兼共青團區特支書記也。任窮疾赴德壯烈之農運,合將農打豪,鬥劣紳,分田地,减租、减息、减押解,於鬥爭中受革命之與鍛洗焉。

十六年馬日變後,拜瀏陽縣工農義勇軍四團二中隊之黨代表,會秋收暴動也。三灣改隨毛澤東井岡山後,為連黨代表,於紅軍中有開政事與物黨員也。

十七年冬,敵兵剿井岡山革命地,任窮隨紅五軍團移潰後,以强之革命志,歷盡千辛萬苦,複得紅軍焉。先後拜紅四軍三縱連政委、紅十二軍三十五師一零四團政委、四十四師一三零團政委,會之中央革命地五回反剿鬥也。寧都亂後,為紅五軍團三十八師政委、十三師政委、五軍團政治部境事部長也。

二十三年十月,從紅軍之二萬五千里長征,為中央縱隊幹部團政委也。於破國民黨兵四道鎖線、强渡烏江、戰土城、克遵義、四渡赤水、南渡烏江之戰中,任窮與陳賡率紅軍幹部團為蔽中央軍委英勇鬥之。

二十四年五月,任窮率所部兼程一百六十裏,據金沙江重要津皎平渡,滅守敵,翼一方面軍安渡金沙江,為行黨中央、澤東北抗之計方作力焉。

六月,一方面軍與紅四方面軍會,幹部團先後改曰紅軍學校特科團、隨營學校、紅軍學校,任窮任政委也。紅軍長征至陝北後,為二十八軍政委,同軍長劉志丹帥部勇戰,大破敵人,通於陝北區與神府蘇區之通,為紅軍兵東征立之固之後。志丹犧牲,任窮拜二十八軍軍長也。

二十五年為援西軍政組部長、政治部主任,接散歸之西路兵也。

抗倭兵起後,任窮任八路軍一二九師政訓處副主任、政治部副主任也。

二十七年三月,率騎兵團和一獨立支隊赴冀南,辟平原拒倭據地,曆東縱政委,冀南軍區司令員、政委,冀南區黨委掌書記,冀南行政公署副主任、主任也。任窮預指揮東縱南征北戰,摧偽團,擴兵,先後複廣宗平鄉永年肥鄉等十餘城,與可之倭偽軍以重擊焉。

二十八年六月,任窮總堪冀南區戰主之任,固拒倭夷一圖,放手動眾,立抗倭民主政焉。任窮進行一二九師長陳之在平原立山之心,廣發軍民開挖道溝、改平原地形之大衆動。於百團大戰中,任窮率眾搗敵方築之德西鐵路東段及在冀南區築之路,斃傷倭偽軍一千五百餘人,授之以重擊焉。

抗倭兵入相時後,任窮審究黨中央之要也,指揮兵同國民黨固使為然、有利、有節之爭,將犯之國民黨頑兵逐冀南,冀南抗倭據地得更固也。於冀南拒戰最苦之時,任窮帥司幹部深入眾,夫結生救,戰勝甚灾,大地勸了冀南抗倭人之氣。任窮領之冀南地解敵偽軍之事可得有聲有色,見八路軍總部、北方局與一二九師之旌也。

三十二年後,曆領平原軍區司令員、行政委事,平原分局組織部長、行書紀事也。

三十四年六月,於黨之七大上選中央候補委員。此中間,任窮進行黨中央「滅偽,廣解放區,小淪陷區」之意,團結抗倭軍向敵偽軍開具大反,複於大淪陷區,解放了邯鄲鎮,使太行地連也。

於八年拒戰中,任窮為冀南地之為主,以卓异之舉才、軍事才與智之君術,主冀南軍民為取一之全勝作了甚效。

解放戰時,任窮領冀魯豫軍區政治副主任、晉冀魯豫野戰軍二縱政委、晉冀魯豫中央局組織部長、豫中央分局書記兼領豫皖蘇軍區政委、中原局委員、華東野戰軍副政委,居三也。

三十八年,為安徽省委書記、省政府主席、軍區政委也。任窮將皖民團數十萬夫晝夜送軍糧,籌濟舟,援江役。

四月,為南京市委副書記、南京市軍管會副主任,助劉伯承行領事焉。

六月,為進西南備,以鄧小平議,成之以任窮為團長之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役團,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以西南事團雲南支隊經河南、湖南,進大西南也。

在積二十餘年之革命軍中,任窮忘生死,在軍旅,為新民主主義革命之勝,為中國人之解事,立不刊之事功也。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任窮拜二野四兵團政委、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領首席、雲南省軍區政委、西南軍區副政委也。任窮與省委之衕誌者一曰謹行黨中央為雲南實發之方,行庶政,除匪患,治瘡痍,强夷和,尊教信,恢復農,定世事,使雲南有之黨、政、軍、群和,各夷和,治心之良也。

一九五二年七月,為西南局副書記,領首席、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也。任窮敬行黨之夷政,甚憂夷狄之與夷狄幹部之養用,為之大卓有成效者。

一九五四年,任窮為中央副秘書長、中共中央組織部部副、義軍總幹部部部副,領首席。任窮助羅榮桓主軍委總幹部部之常務。在選良幹部立與充義軍各總部及軍、兵種機,為諸軍事院校,置大幹部轉業罷援國建,建與完一襲應我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之幹部治法,特別是於立銜制、頒勳章、獎章等方,做大事,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幹部工作之卓獻。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任窮為三機部,即後二機部長,乃中華人民共和國原子能事大治世之要正。任穷和部党组室,谨行党中央政之所由,议定原能业进行和规,立原业主司能,选用大秀干部、科技专家、技术工,为原子能事遂至坚基立矣。任窮常深入地質隊、礦山、造作、研究所,按驗研,導工作,周進原能事者。任穷执行党中央建之「自力更生主,求援辅」之方,终以立点着自力更生上,重建国己之核科研基与事体,开科研事,养科技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核事平森成全自力更生良基立矣,为国者之作此献。

一九六零年九月,任窮為東北局書記,領首席、領瀋陽軍區政委,亦首席也。於東北局工作中,任窮審究黨中央「調、堅、實、重」之計及於東北局「業援天下,修本,強國」之意,將東北三省省委,努力事,精心結,密籌畫,複生產,濟也。於國事萬重產收大度降之下,任窮受周恩來委親鋼,數勒保鋼奪煤會,於極難者下成其援天下者。任窮重按治,歲以下、入眾多精,遍走東北三省百餘個縣。任窮甚重取略,善用甚驗為事。任窮少支與推開學雷鋒活動,夫推大慶油田驗,力援三線作。任窮高重農之社會主義教動,言必須持正教與眾自吾教。於任窮之領導下,東北三省也歲好,至一九六五年見之物定、市榮、國民經濟速複與之良也。

文化大革命中,任窮被林彪、四人幫之酷害也。任窮剛,堅持道,謂黨之念不動,同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黨之逆行其不撓之鬥,全體矣共產黨者錚錚鐵骨與崇氣節焉。

一九七七年十月,任窮為七機部部長、黨組書記。任窮當推究之基上,引黨組室,為之具事處和部。深揭批四人幫,進援行為檢理准之大論,撥亂反正,敢平反冤枉,最博和幹部眾,並狠抓複科研生序,調各領部,實科技幹部政,解眾生業中之甚也,漸消矣派性,强之和,使七機部之職事上之正道,得之於部眾之旁支,有力地推了我國航太事之亟複與之。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任窮為中央組織部部長。黨之十一回三中會後,任窮以無產階級革命家之政敏性與高責任心,以益實幹部政、平反冤枉理、史遺者為結連行一神之首與急務一。於任窮之主下,講定了數十有政令之文,經黨中央許後行。任窮劬勞,待聽了許多受害幹部之訴與幹部眾於實幹部政之議,親臨講大冤枉之事與平反覆論。至一九八二暮,略已矣文化大革命中被案察之二百三十萬名幹部之覆反事,而謂百二十餘萬人之歷史及誤論曰,行矣較大之事,作其之理。特別是一群百試之老幹部複上主官,有業才能之士得用,調之大幹部之疾性,進了安和,自結上保了黨之事重者移,為成黨之此一歷史性之大計定矣不磨之功。任窮固守黨中央其於部隊「革命化、少化、智化、業化」之方,取一大合四化方之少幹部上各領官也。任窮於黨之設、幹部訓、老幹部事、士功諸方為之大卓有成效者。

一九八零年二月,於黨之十一回五中會上,任窮選中央書記處書記耶。

一九八二年九月,於黨之十二大上選中央政治局委員也。任窮非與中央書記處也,又掌合幹部主事者。

一九八五年六月,任窮響應於除實存黨中央之領導職終制之號,與王震連於黨中央建請,求出一線也。

九月至一九九二年十月拜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常委、副主任耶。

一至三回國防委員;中共七回中央候補委員、八回中央委員與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十一回中央委員三中會補、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二回中央委員與中央政治局委員;四、五回全國政協副主席也。

一九五五年封上將,賞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與一級解放勳章,一九八八年賞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也。

二零零五年元月八日上午九時五十分,中國共產黨之良黨員,大義士之共產,傑之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共產黨政事之卓主,中國共產黨八回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十一回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二回中央政治局委員,故中顧委副主任,中國人民政協四、五回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宋任窮衕誌,病治不在於北京薨,年九十六矣。

元月十五日,宋任窮衕誌之遺體,於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焚之。上午九時,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諸往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