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山四皓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頤和園長廊畫
商山四皓折扇

政暴虐,東園公、夏黃公、綺里季、甪里四人,乃隱居商山,採療飢。鬚眉皓白,年皆八十餘歲,世稱商山四皓

生平[]

四皓者,皆河內軹人也,或在汲。[一]園公姓庾,字宣明,居園中,因以為號。夏黃公,姓崔名廣,字少通,齊人,隱居夏里修道,故號曰夏黃公。[二]綺里季,姓吳名實,字子景。綺里季其號也。[三]甪里先生,河內軹人,太伯之後,姓周名術,字元道,京師號曰霸上先生,一曰甪里先生。[二]孔安國《祕記》作「祿里」。[四]

始皇有博士七十,四人任之。其職掌有三:一曰通古今,二曰辨然否,三曰典敎職。見秦政虐,乃退入藍田山,作歌云:「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曄曄紫芝,可以療飢。唐虞世遠,吾將何歸?駟馬高蓋,其憂甚大。富貴之畏人,不如貧賤之肆志。」乃共入商雒,隱地肺山,以俟天下定。[一]及秦覆滅,漢高聞而征之。時四人年老矣,皆以其慢侮人,不至。[五]歌曰:「皓天嗟嗟,深谷逶迤。樹林莫莫,高山崔嵬。巖居穴處,以爲幄茵。曄曄紫芝,可以療飢。唐虞往矣,吾當安歸?」[六]然高祖猶高此四人。[五]

漢六年,高祖欲廢太子劉盈,立戚夫人子趙王如意。呂后恐,使建成侯呂澤彊邀張良,為其畫計。良曰:「今公誠能無愛金玉璧帛,令太子為書,卑辭安車,因使辯士固請,宜來。來,以為客,時時從入朝,令上見之,則必異而問之。問之,上知此四人賢,則一助也。」后乃令呂澤使人奉太子書,卑辭厚禮,迎四皓。四皓至,客建成侯所。[五]

居六年,高祖疾益甚,愈欲易太子。及燕,置酒,太子侍。四皓從之,年皆八十有餘,鬚眉皓白,衣冠甚偉。高祖怪而問曰:「彼何為者?」四皓前對。乃大驚曰:「吾求公數歲,公辟逃我,今公何自從吾兒遊乎?」四皓皆曰:「陛下輕士善罵,臣等義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竊聞太子為人仁孝,恭敬愛士,天下莫不延頸欲為太子死者,故臣等來耳。」高祖乃曰:「煩公幸卒調護太子。」四人既為壽,趨去。高祖目送之,召戚夫人,指四皓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輔之,羽翼已成,難動矣。呂后真而主矣。」[五]太子得以為重。[七]

後,高祖崩,太子登基。是為惠帝。惠帝欲賜官,四皓不受,反商山。終歿商洛,葬商山麓,隔丹江互望。惠帝知之,令三千禦林軍各自長安攜土十斤,往商山填池。又建廟祠於商州高車,彰四皓避秦安漢之功。

後跡[]

後人慕其才操,修墓建廟,又乃詩文碑刻。商州八景其一,曰「四皓古陵衝北斗」。唐人許渾詩云:「峨峨商嶺采芝人,雪頂霜髯虎豹茵。山酒一壺歌一曲,漢家天子忌功臣。避秦安漢出藍關,松桂花陰滿舊山。自是無人有歸意,白雲常在水潺潺。」淳化二年,王禹貶任商州團練副使,屬《四皓廟碑》文云:「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惟聖人乎。先生避秦,知亡也;安劉,知存也;應孝惠之聘,知進也;拒高祖之命,知退也。四者俱備,而正在其中矣。」黃慎有《商山四皓圖》。

君實通鑑》不取四皓事。其《考異》云此特誇大者。又言史遷之錄四皓事,但愛奇耳。

引據[]

  1. 一點〇 一點一 皇甫謐《高士傳》
  2. 二點〇 二點一 司馬貞《史記索隱》引《陈留志》
  3. 商州《吴氏宗譜》
  4. 司馬貞《史記索隱》
  5. 五點〇 五點一 五點二 五點三 《史記》卷五十五〈留侯世家〉
  6. 《乐府诗集》
  7. 《漢書》卷七十二〈王貢兩龔鮑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