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單于

文出維基大典

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單于,乃匈奴單于也。姓攣鞮氏,名輿呼韓邪單于之子。

天鳳五年(十八年烏累若鞮單于卒,弟左賢王輿立,為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單于。匈奴謂孝曰「若鞮」。自呼韓邪後,與漢親密,見漢諡帝為「孝」,慕之,故皆為「若鞮」。

呼都而尸單于輿既立,貪利賞賜,遣大且渠奢與云女弟須卜當于居次子醯櫝王俱奉獻至長安王莽遣和親侯歙與奢等俱至制虜塞下,與須卜云、當會,因以兵迫脅,將至長安。云、當小男從塞下得脫,歸匈奴。當至長安,莽拜為須卜單于,欲出大兵以輔立之。兵調度亦不合,而匈奴愈怒,並入北邊,北邊由是壞敗。會當病死,莽以其庶女陸逯任妻後安公奢,所以尊寵之甚厚,終為欲出兵立之者。會漢兵誅莽,云、奢亦死。

更始二年(二十四年)冬,遣中郎將歸德侯颯、大司馬護軍陳遵使匈奴,授單于漢舊制璽綬,王侯以下印綬,因送云、當餘親屬貴人從者。單于輿驕,謂遵、颯曰:「匈奴本與漢為兄弟,匈奴中亂,孝宣皇帝輔立呼韓邪單于,故稱臣以尊漢。今漢亦大亂,為王莽所篡,匈奴亦出兵擊莽,空其邊境,令天下騷動思漢,莽卒以敗而漢復興,亦我力也,當復尊我!」遵與相牚距,單于終持此言。其明年夏,還。會赤眉入長安,更始帝敗。

漢光武帝建武初,彭寵反畔於漁陽,單于與共連兵,因復權立盧芳,使入居五原。建武六年(三十年),漢始令歸德侯劉颯使匈奴,匈奴亦遣使來獻,漢復令中郎將韓統報命,賂遺金幣,以通舊好。而單于驕踞,自比冒頓,對使者辭語悖慢,帝待之如初。初,使命常通,而匈奴數與盧芳共侵北邊。九年(三十三年),遣大司馬吳漢等擊之,經歲無功,而匈奴轉盛,鈔暴日增。十三年(三十七年),遂寇河東,州郡不能禁。於是漸徙幽、并邊人於常山關、居庸關已東,匈奴左部遂復轉居塞內。朝廷患之,增緣邊兵郡數千人,大築亭候,修烽火。匈奴聞漢購求盧芳,貪得財帛,乃遣芳還降,望得其賞。而芳以自歸為功,不稱匈奴所遣,單于復恥言其計,故賞遂不行。由是大恨,入寇尤深。二十年(四十四年),遂至上黨、扶風、天水。二十一年(四十五年)冬,復寇上谷、中山,殺略鈔掠甚眾,北邊無復寧歲。單于弟右谷蠡王伊屠知牙師以次當為左賢王。左賢王即是單于儲副。單于欲傳其子,遂殺知牙師。知牙師者,王昭君之子也。烏珠留若鞮單于之子見知牙師被誅,出怨言曰:「以兄弟言之,右谷蠡王次當立;以子言之,我前單于長子,我當立。」遂內懷猜懼,庭會稀闊。單于疑之,乃遣兩骨都侯監領比所部兵。二十二年(四十六年),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單于卒,子左賢王烏達鞮侯立為單于。烏達鞮侯復卒,弟左賢王蒲奴立為單于。

[]

  • 漢書·卷九十四下·匈奴傳第六十四下》
  • 後漢書·卷八十九·南匈奴列傳第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