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恪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吳陽都侯諸葛恪元遜後漢琅邪陽都人,長子,侄也。

早年[]

恪弱冠拜騎都尉,與顧譚張休等侍太子孫登講論道藝,並為賓友。從中庶子轉為左輔都尉孫權甚異恪之才捷,令守節度。節度非其好也。

權又拜恪撫趙將軍,領丹楊太守,以制山賊,恪時年三十二。恪到時,縱兵盡割熟,於是山民饑窮,漸出降首。權嘉其功,遣尚書僕射薛綜擕詔勞軍。拜恪威北將軍,封都鄉侯。恪欲圖壽春,權以為不可。

多立功勛[]

赤烏中,曹魏司馬師謀欲攻恪。帝方發兵應之,望氣者以為不利,於是徒恪屯於柴桑。恪與丞相陸遜書,語見。會遜卒,恪遷大將軍假節,駐武昌,代遜領荊州事。

後帝征恪以大將軍領太子太傅。帝疾困,召恪、孫弘太常滕胤將軍呂據侍中孫峻,囑以後事。翌日,權薨。弘素與恪不平,欲矯詔除恪。峻以告恪,恪請弘咨事,於坐中誅之,乃發喪制服。又與弟公安諸葛融書,語見

恪更拜太傅。於是罷視聽,息校官,原逋責,除關稅,事崇恩澤,眾莫不悅。恪每出入,百姓延頸思見其狀。

恪以建興元年十月會眾於東興作大堤,左右結築兩城,各留千人,使全端留略守之。魏命胡遵諸葛誕等率眾七萬,欲攻圍兩塢。恪興軍四萬,晨夜赴救。恪遣留贊呂據唐咨丁奉為前部。突襲大勝之,敵死者數萬,又獲各數千,資器山積,振旅而歸。封恪陽都,加州牧,督中外諸軍事,賜一百二百匹,贈各萬匹。

輕敵致敗[]

恪遂有輕敵之心,以十二月戰克,明年春,復欲出軍。諸大臣同辭諫恪,恪不聽。恪乃著論諭眾意,文在。丹楊太守聶友素與恪善,以書諫恪。恪答友曰:"足下雖有自然之理,然未見大數。熟省此論,可以開悟矣。"於是違眾出軍,大發州郡二十萬眾,百姓騷動,始失人心。

恪圍新城,攻守連月,城不拔。士卒疲勞,因暑飲水,洩下、流腫,病者大半,死傷塗地。恪失計,而恥城不下,忿形於色。將軍朱異有所是非,恪怒,立奪其兵。魏進兵,恪引軍而去。士卒傷病,流曳道路,而恪宴然自若。由此眾庶失望,而怨黷興矣。

元遜之死[]

孫峻因民之多怨,眾之所嫌,構恪欲為變,與孫亮謀,置請恪。恪將見之夜,通夕不寐。明將盥漱,聞腥臭,侍者授,衣服亦臭。嚴畢趨出,銜其衣,恪令從者逐犬,遂升車。

及將見,駐車宮門,峻已伏兵於帷中,自出見恪曰:“使君若尊體不安,自可須後,峻當具白主上”。恪答曰:“當自力入。”散騎常侍張約朱恩等密書與恪曰:“今日張設非常,疑有他故。”恪省書而去。

未出路門,逢太常滕胤,恪曰:"卒腹痛,不任人。"胤不知峻陰計,謂恪曰:“君自行旋未見,今上酒請君,君已至門,宜當力進。”恪躊躇而還,劍履上殿。謝亮,還坐。設酒,恪疑未飲,峻因曰:“使君病未善平,當有常服藥酒,自可取之。”恪意乃安。酒數行,亮還內,峻起如,解長衣,著短服,出曰:“有收諸葛恪!”恪驚起,拔未得,而峻劍已下。武衛之士皆趨上殿,峻云:“所取者恪也,今已死。”悉令復刃,乃除地更飲。

後事[]

峻遣人追殺恪子

恪外甥都鄉侯張震常侍朱恩等,皆夷三族臨淮臧均表乞收葬恪,語見。於是亮、峻聽恪故吏斂葬,遂求之於石子岡

諸葛氏家譜

家屬[]

逸事[]

  • 恪父瑾面長似。孫權大會群臣,使人牽一驢入,題曰諸葛子瑜。恪績其下曰:"之驢。"舉座歡笑,乃以驢賜恪。他日復見,權問恪曰:"卿父與叔父孰賢?"對曰:"臣父為優。"權問其故。對曰:"臣父知所事,叔父不知,以是為優。"權又大噱。命恪行酒,至張昭前,昭先有酒色,不肯飲。曰:"此非養老之禮也。"權曰:"卿其能令張公辭屈,乃當飲之耳。"恪難昭曰:"昔師尚父九十,秉旄仗鉞,猶未告老也。今軍旅之事,將軍在後,酒食之事,將軍在先,何謂不養老也?"昭卒無辭,遂為盡爵。後蜀好,群臣並會,權謂使曰:"此諸葛恪雅使至騎乘,還告丞相,為致好馬。"恪因下謝,權曰:"馬未至面謝何也?"恪對曰:"夫蜀者陛下之外廄,今有恩詔,馬必至也,安敢不謝?"
  • 初,恪將征淮南,有孝子著縗衣入其閣中,從者白之,令外詰問,孝子曰:"不自覺入。"時中外守備,亦悉不見,眾皆異之。出行之後,所坐廳事屋棟中折。自新城出住東興,有白虹見其船,還拜蔣陵,白虹復繞其車。
  • 先是,童謠曰:"諸葛恪,蘆葦單衣蔑鉤落,於何相求成子閣。"成子閣者,反語石子岡也。建業面有長陵,名曰石子岡,葬者依焉。鉤落者,校飾革帶,世謂之鉤絡帶。恪果以葦席裹其身而篾束其腰,投之於此岡。

[]

  • 《三國志》評曰:諸葛恪才氣干略,邦人所稱,然驕且吝,周公無觀,況在於恪?矜己陵人,能無敗乎!若躬行所與陸遜及弟融之書,則悔吝不至,何尤禍之有哉?滕胤厲修士操,遵蹈規矩,而孫峻之時猶保其貴,必危之理也。峻、綝兇豎盈溢,固無足論者。濮陽興身居宰輔,慮不經國,協張布之邪,納萬彧之說,誅夷其宣矣。
  • 諸葛瑾歎曰:恪不大興吾家,將大赤吾族也。

[]

  • 《三國志·吳書·諸葛滕二孫濮陽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