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韋應物

文出維基大典

韋應物京兆人也。尚俠,初以三衛郎事玄宗。及崩,始悔,折節讀書。為性高潔,鮮食寡欲,所居必焚香掃地而坐,冥心象外。天寶時,扈従遊幸。永泰中,任洛陽丞,遷京兆府功曹。大曆十四年,自鄠縣令制除櫟陽令,以疾辭歸,寓善福寺精舍。建中二年,由前資除比部員外郎,出為滁州刺史。居傾之,改江州刺史。追赴闕,改左司郎中。或媢其進,媒孽之。貞元初,又出為蘇州刺史。大和中,以太僕少卿兼御史中丞,為諸道鹽鐵轉運、江淮留後。罷居永定,齋心屏除人事。初,應物豪縱不羈,晚歲逢楊開府,贈詩言事曰:「少事武皇帝,無賴恃恩私。身作里中橫,家藏亡命兒。朝持樗蒱局,暮竊東鄰姬。司隸不敢捕,立在白玉墀。驪山風雪夜,長楊羽豬時。一字都不識,飲酒肆頑癡。武皇升仙去,憔悴被人欺。讀書事已晚,把筆學題詩。兩府始收跡,南宮謬見推。非才果不容,出守撫惸嫠。忽逢楊開府,論舊涕俱垂。坐客何由識,唯有故人知。」《唐才子傳》贊是云:「足見古人真率之妙也。」復論云:「詩律自沈、宋之下,日益靡嫚,鎪章刻句,揣合浮切,音韻婉諧,屬對藻密,而閑雅平淡之氣不存矣。獨應物馳驟建安以還,各有風韻,自成一家之體,清深雅麗,雖詩人之盛,亦罕其倫,甚為時論所右。而風情不能自已,如贈米嘉榮、杜韋娘等作,皆杯酒之間,見少年故態,無足怪矣。」有集十卷,今傳於世。

[]

  • 《唐才子傳·韋應物》
美辭妙篇,具錄於維基文庫︰韋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