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騰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郎騰愛新覺羅氏,《滿洲實錄》作棱敦建州女真酋首。生於尼麻喇清興祖之孫,寕古塔貝勒之五貝勒包朗阿之子,太祖之從叔。景祖兄弟六人,分城而處,包朗阿行第五,居尼麻喇城[一]太祖既起,族人恨太祖英武,欲害太祖,獨包朗阿子孫不從,先歸太祖。太祖起兵後三年,攻哲陳部托漠河等五城,合兵戰於界凡,包朗阿諸孫札親桑古里皆從征伐。[二]

[]

萬曆十二年正月,太祖起兵征理岱,時值大雪,至噶哈嶺,山路陡滑,士卒難進。太祖之叔、兄弟俱勸其還,太祖曰:「理岱系我同宗,則忍為他人而傷我,我如何能甘心?」乃鑿山為磴,魚貫而上,將馬以繩系曳上之。至理岱城下,有三祖之子龍敦預遣人報與之理岱,理岱乃聚兵登城,張號待之。太祖部下曰:「今城中有備,緣何攻之?不如退兵焉!」太祖曰:「吾知其有備,然無還理。」因督兵攻之,勝李岱,系之,至其卒。乃還。[三]

龍敦嗾薩木占曰:「汝妹在我家,汝可與我合謀殺噶哈善也。」薩木占聽之,攜家人於路邀殺噶哈善哈斯虎也。太祖知之,聚眾往尋其屍。兄弟皆與龍敦謀,竟不同去之,太祖因帶數人求之。[四]

族叔尼瑪蘭城城主棱敦沮止太祖曰:「族人若不恨汝,何當殺汝之妹夫也,汝且勿往,恐有人欲害汝。」太祖怒,遂披甲躍馬,登城南之橫岡彎弓盤旋也。至城內,大聲曰:「有欲殺我者,請速出之。」族人皆懼,無人敢出。上收其屍,入於室中,解衣靴帽,將其厚葬。[五]

宗族[]

[]

包朗阿

兄弟[]

《滿洲實錄》中僅載二子,《愛新覺羅宗譜》則記為四子。

[]

[]

引據[]

  • 《清史稿·卷一百六十一·表一·皇子世表一》
  • 《滿洲實錄·卷一》

[]

  1. 《清史稿·卷二百一十五·列傳二·諸王一》:景祖承肇祖舊業,居赫圖阿拉,德世庫居覺爾察,劉闡居阿哈河洛,索長阿居河洛噶善,包朗阿居尼麻喇,寶實居章甲,環赫圖阿拉而城,近者五裏,遠者二十裏,互相。
  2.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六·列傳十三》:景祖兄弟凡六,分城而居,包朗阿次第五,居尼麻喇城。太祖既起兵,族人惎太祖英武,謀欲害太祖,包朗阿子孫獨不與,率先事太祖。太祖起兵之三年,攻哲陳部托漠河等五城,合兵戰於界凡,包朗阿諸孫札親、桑古里皆從。
  3. 《滿洲實錄·卷一》:甲申歲正月,太祖起兵征理岱,時值大雪,至噶哈嶺,山險兵難進。太祖之叔暨兄弟輩同勸回兵,太祖曰:「理岱系我同姓,乃忍引他人害我,我豈甘心?」遂鑿山為磴,魚貫而上,將馬以索系拽上嶺。至理岱城下,有三祖之子龍敦預差人報與理岱,理岱遂聚兵登城,張號待敵。太祖部眾曰:「城內有備,何以攻之?不如回兵。」太祖曰:「我明知其有備,必無還理。」督兵攻城,即時克之,宥理岱之,死而養之。遂回兵。
  4. 《滿洲實錄·卷一》:龍敦唆薩木占曰【薩木占乃太祖庶母之弟】:「爾妹見在我家,汝可與我同謀殺噶哈善【噶哈善太祖妹夫】。」薩木占聽其言,帶領族人遮殺於路。太祖聞之,聚眾往尋其屍。兄弟中皆與龍敦同謀,竟無同往者,太祖帶數人往尋之。
  5. 《滿洲實錄·卷一》:族叔尼瑪蘭城主稜敦止之曰:「族人若不怨汝,焉肯殺汝妹夫,汝且勿往,恐被人害。」太祖大怒,遂披甲躍馬,登城南橫岡彎弓盤旋。複回城內,大呼曰:「有殺吾者,可速出。」族人皆懼,無敢出者。太祖取其屍,竟納入室中,解衣服靴帽,厚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