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逢侯單于

文出維基大典

逢侯單于,北匈奴單于,南匈奴休蘭尸逐侯鞮單于屯屠何子,原為薁鞬日逐王。

永元六年(九十四年),十五部二十餘萬人皆反畔,脅立逢侯為單于,遂殺略吏人,燔燒郵亭廬帳,將車重向朔方,欲度漠北。於是遣行車騎將軍鄧鴻、越騎校尉馮柱、行度遼將軍朱徽將左右羽林、北軍五校士及郡國積射、緣邊兵,烏桓校尉任尚將烏桓、鮮卑,合四萬人討之。時南單于及中郎將杜崇屯牧師城,逢侯將萬餘騎攻圍之,未下。冬,鄧鴻等至美稷,逢侯乃乘冰度隘,向滿夷谷。南單于遣子將萬騎,及杜崇所領四千騎,與鄧鴻等追擊逢侯於大城塞,斬首三千餘級,得生口及降者萬餘人。馮柱復分兵追擊其別部,斬首四千餘級。任尚率鮮卑大都護蘇拔廆、烏桓大人勿柯八千騎,要擊逢侯於滿夷谷,復大破之。前後凡斬萬七千餘級。逢侯遂率眾出塞,漢兵不能追。七年(九十五年)正月,軍還。

逢侯於塞外分為二部,自領右部屯涿邪山下,左部屯朔方西北,相去數百里。八年(九十六年)冬,左部胡自相疑畔,還入朔方塞,龐奮迎受慰納之。其勝兵四千人,弱小萬餘口悉降,以分處北邊諸郡。逢侯部眾飢窮,又為鮮卑所擊,無所歸,竄逃入塞者駱驛不絕。

十二年(百年),萬氏尸逐鞮單于遣兵擊逢侯,多所虜獲,收還生口前後以千數,逢侯轉困迫。十六年(一〇四年),北單于遣使詣闕貢獻,願和親,脩呼韓邪故約。漢和帝以其舊禮不備,未許之,而厚加賞賜,不答其使。元興元年(一〇五年),重遣使詣敦煌貢獻,辭以國貧未能備禮,願請大使,當遣子入侍。時鄧太后臨朝,亦不答其使,但加賜而已。元初四年(一一七年),逢侯為鮮卑所破,部眾分散,皆歸北虜。五年(一一八年)春,逢侯將百餘騎亡還,詣朔方塞降,鄧遵奏徙逢侯於潁川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