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許浚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譯事問題[]

  • 原版通文但譯粵文維基,並無實據,宜作補充。--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〇九時五〇分 (UTC)
粵語全文合譯自韓、日、越,韓語版本身並無多少引據。--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〇三分 (UTC)
還有,你改錯了,宣祖三年時,是許浚治療了柳希春而揚名,見韓語維基語段:1570년에는 유희춘의 병까지 치료하게 되어 한성부 장안에서 고관대작들에게 이름이 알려지면서 명성을 높였다. --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〇八分 (UTC)
上文言治其夫人,下文言治癒本人,而無所據。考粤文維基亦不能詳解,故有此改。有勞閣下補實所據。--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一一分 (UTC)
對了,不要太相信中文維基,我告訴你哦,那個有「引用來源」的「師從慶尚南道名醫柳義泰學醫」完全是在胡說八道哦,韓文媒體已經闢謠說這個完全是電視劇的虛構人物,柳義泰的原型是在許浚一百年後哦。(手動滑稽)--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一三分 (UTC)
  • 言必有徵,請補實所據。許浚既譽滿朝鮮,考《朝鮮王朝實錄》或可得。--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一八分 (UTC)
好吧,我去查查。另外,我之所以在龜後註反切,是提醒這個字的讀音很特殊,不能望字生義。我在粵語版專門做個韓語註解。你們不要就算了。--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二〇分 (UTC)
有勞!既有同音,宜以直注,若無方反切。--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〇時四二分 (UTC)
可考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余已盡力補充所據,惟仍有近半未能查證。--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二時〇四分 (UTC)
考《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鼎足山本/七年 卷八十六至九十八/卷九十七 十一月/十三日》︰「乙酉/吏曹啓曰:「內官方俊豪輔國追贈與否,更爲詳考,則以翼社功臣,追贈輔國,而府院君,則不得下批,以西河君下批矣。」傳曰:「許浚依方俊豪例追贈。」
許浚追贈輔國,蓋無異義,而追贈府院君,按上文文理,余未能解,有勞諸君並考。--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二時三六分 (UTC)
又,查粵語審音配詞字庫,龜讀若鳩者,龜茲也,未見用於名號。未知閣下所據若何﹖--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三時〇七分 (UTC)
我在粵語版做了註解,查韓語字典,會知道龜讀구是地名用字讀音,所謂땅 이름。--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四四分 (UTC)
善!惟龜於龜茲之所以讀若鳩,余以為實音譯西域諸國原音故,未必可放諸各地地名,不然則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已註明地名一概讀若鳩,而非謹列「gau1,龜茲(古西域國名)」。又,粵音與韓音之對應關係,實不知何處翻查憑據﹖--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五六分 (UTC)
皆源出古居求切。--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七時三四分 (UTC)
康熙字典—龜字,「又《廣韻》居求切,音鳩。龜兹,西域國名。《前漢·西域傳》龜兹,音鳩慈。」龜讀若鳩,獨用於龜茲一詞,並無用於地名之說。--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七時四四分 (UTC)
沒錯,但漢字去了朝鮮就產生朝鮮式的用法,我查了daum(好像是韓國高麗大學做的在線辭典),也說了讀gu是nara ireum(國家名),但天知道這個居求切的字音在朝鮮發生了什麼事,被用在號裏?三個韓字音確實與三個粵音對應的,因爲他們都是繼承了中古反切。--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七時五〇分 (UTC)
誠如是,有勞附上連結。又,韓國以鳩音讀地名之龜,惟龜巖一詞,許浚之號也,蓋非地名,何以有此讀音﹖余翻查網上,稱龜巖之地不少,惟人地有異,除非其號因地而得。--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八時〇二分 (UTC)
  • 「浚為陽川許氏二十世孫,仲子,嫡母一直孫氏,生母靈光金氏,有異母兄沃,同母弟澂,父龍川都護府使碖,祖父慶尚右道水軍節度使琨。幼,識字知書,通達諸學,博聞強記,兼治三教。宣祖二年,年三十,至漢城府,治副提學柳希春夫人,俄得希春並吏曹判書洪曇薦,免試雜科,入內醫院,任醫官三年,又治希春,遂名於高官大爵間。小說戲文謂七年試醫科,及第,入內醫院,實謬。搜獵名冊,初見於四年,時任從四品僉正,六年任正三品通訓大夫、內醫院正。雖未試科,醫術高超。十一年,任僉正,獲賜《新刊補註銅人腧穴鍼灸圖經》。」
上文有待查證,暫列於此,一一查考後補回文中。--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二時五八分 (UTC)
  • 已盡力考據,重編文章。--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六時四〇分 (UTC)

中韓越古人列傳[]

  • 許浚一文,其據所本,必為文言,如《朝鮮王朝實錄》等。苟若倒譯其他維基,縱有所據,亦易生謬誤,何況無據乎。是以稽考原典,重編全文,以資參考。
白話解說︰「簡而言之,中韓越古人,其生平紀載,原始文獻就是文言,不應倒譯其他語文的,除非是考古的新近發現,尚祈知察。」--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六月三〇日 (五) 一六時五四分 (UTC)
所以說我不敢在大典碰古人傳記嘛,分分鐘有人攷據得比我詳細,好吧,文章交給你們了,我先走了。。。。。我要是再寫傳記,就寫近人傳記好了,比如現在還在翻譯中的《李香蘭》(粵語維基)。--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二九分 (UTC)
我連條目都不敢隨便碰⋯⋯--逆襲的天邪鬼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三二分 (UTC)
詳實考據,四海皆準,不必過慮,有誤但改可矣。--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三三分 (UTC)
西人傳紀,英文維基多所考據,譯之無妨,足以採信。惟中韓越人物傳紀,本出漢文,譯為外文,復譯回漢文,難免有誤。又,他人所譯,未必準確,資料所據,亦可為偽,如閣下言許浚並無考醫科事,經考據後當為真(據《太醫院先生案》,許浚為壬辰前入太醫院,並無註述其為宣祖甲戌科,乃至於無人為宣祖甲戌科,故白話維基所據實誤),然白話維基仍未採信,以有大陸醫學文獻故。而彼等大陸醫學文獻,能否採信,頗堪疑問。
閣下熱心繙譯,吾人欣甚,然所本無據,余嘗讀而生疑,況乎他人。粵文維基許浚一文,言「1611年農曆十一月廿二,獲得赦免,復歸內醫院。」,經查有誤,《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鼎足山本/元年 卷十二至二十三/卷二十三 十二月/三日》「司諫院連啓請許浚還收成命,答曰:『侍藥之事,予終始知之。浚之用藥無效,實出於術薄技窮,其情有可恕者。執此誅戮,恐非所宜,故已施疏放之典矣。今予有疾,而無內醫老成者,玆欲放還,以備問藥耳。予豈不量事體而有此擧乎?勿爲煩執可矣。』」由是足見,許浚之放釋,非在光海君三年(一六一一年),而在光海君元年(一六零九年)。此所以考據之重,放諸四海皆準,非獨大典而已,不然則謬傳各方,亦為閣下上方所言「中文維基不足信」之源也。--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六時四七分 (UTC)
對於粵文版這段,我查韓文原本,確定沒有錯譯。怎麼說呢,我比較信任現代語言,古典出處有時不盡然,比如現代發現的資料就發現關於許浚生年,會出現矛盾、衝突的說法,這些矛盾衝突都出自於古文。我覺得現代人做的努力、清理、攷據也是可信任的,說不定王朝實錄有BUG呢?--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七時〇〇分 (UTC)
當代文獻,如非考古出土,則必本乎古籍。朝鮮君王,一言一行,悉錄於《朝鮮王朝實錄》,故而最為可信。況韓文維基所言無據,則更不足信。
又,按時序推論,許浚於宣祖四十一年(一六零八年)三月,放逐,光海君二年(一六一零年)呈上《東醫寶鑑》,如於三年(一六一一年)方放釋,則何以在上年呈書﹖是以《朝鮮王朝實錄》載許浚於光海君元年(一六零九年)十一月獲釋,最為可信。--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七時〇六分 (UTC)
  • 關於許浚可以查的另一資料是《內醫先生案》,但網上好像沒有資源……--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八時一一分 (UTC)
《內醫先生案》,許浚條僅有以下數句︰「許浚 淸源 丁酉 陽川人 崇祿 知樞 扈聖功臣陽平君 楊州牧使 贈領議政 享年七十七 號龜岩」。蓋中宗三十二年丁酉出生之說,出乎此處。惟其享年則誤。--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九時三八分 (UTC)
  • 《東醫寶鑑 序》︰「諸醫星散,事遂寢。厥後,先王又教許浚獨為撰成,仍出內藏方書五百卷以資考據,撰未半而龍馭賓天。至聖上即位之三年庚戌,浚始卒業而投進,目之日《東醫寶鑒》,書凡二十五卷。上覽而嘉之,下教日︰『陽平君許浚,曾在先朝,特承撰集醫方之命,積年覃思,至于竄謫流離之中,不廢其功,今乃編帙以進。仍念先王命撰之書,告成于寡昧嗣服之後,予不勝悲感。其賜浚太僕馬一匹,以酬其勞。速令內醫院設廳鋟梓,廣布中外。』」所謂「聖上即位之三年庚戌」,即光海君二年(一六一零年)光海君即位於宣祖四十一年,一六零八年,當年未改元,故即位三年,實光海君二年,一六一零年,歲次庚戌,合乎《朝鮮王朝實錄》所載,而兩書皆載光海君賞許浚馬一匹,本書更謂光海君下教曰「陽平君許浚」,如此,則許浚在光海君二年必已獲釋,亦合乎《朝鮮王朝實錄》所載。兩書俱為彼時之作,互為引證,誠可足信。--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一〇時〇二分 (UTC)
這麼說來,日語版的內容是對的咯!我還以爲韓語版更可信,於是把譯成粵語的日語內容改成韓語那版。主要是日本人對新舊曆轉換沒概念,害我以爲他們跟着不靠譜(因爲我後來發現日語版真的有不靠譜的地方,被我改了)。既然有文獻佐證,我也是時候去改正粵語版了。感謝用戶:Itsmine嘅指正和對資料的蒐集!--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一時〇四分 (UTC)

用典引據[]

  • 承上,凡所引據,如非彼時文獻實錄,則當有所本,不然無足採信。如白話版許浚一文,所列引據如︰「朱建平. 許浚與《東醫寶鑑》. 《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誌》. 2009年01期;趙有臣. 朝鮮王朝名醫許浚及其撰書《東醫寶鑑》考述. 《遼寧中醫雜誌》. 1992年第19卷第4期.」等,經查,此兩文獻之生平簡介處,並無出處,餘則多錄自《東醫寶鑑》序。故其所述生平,實不足信。是以凡撰寫中韓越古文傳紀,理先考據彼時紀錄。今人文獻,若考據詳實,或有新解、糾誤、考古發現等,可諮參考,否則不宜引用,以免謬誤。--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一四時五三分 (UTC)

疑引據[]

恕余言之,茲用例網之引據,恐不得援引以為埆據乎?—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一時三四分 (UTC)

  • 然,今除。--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一時三八分 (UTC)
  • 「墓在京畿道坡州市津東面下浦里」,註焉備考。—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一時四九分 (UTC)

選摭卷首新知錄[]

  • 韓人以「醫聖」譽?
    • (+) 可也。—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 (六) 〇二時二九分 (UTC)
    • (+) 可也。—-—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日 (日) 〇七時五五分 (UTC)
    • (+) 可也。--S7w4j9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七日 (五) 一一時一四分 (UTC)

許浚列傳為卓著[]

  • 為撰許浚列傳,余遍查《朝鮮王朝實錄》、《內醫先生案》、《太醫院先生案》、許浚博物館網站、奎章閣藏書網站等,凡數日。所述悉有引據,用字皆有細思。余以為可舉卓著,以作範文。諸君有何高見﹖--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六日 (日) 一三時五三分 (UTC)
(+) 可也,舉薦票。--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一日 (五) 一一時一五分 (UTC)
  • 可也,遣词甚佳。--—WAN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一日 (五) 一三時四〇分 (UTC)
  • 可也,考據之功,足堪垂范。—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二日 (六) 一四時二〇分 (UTC)
  • 已然半月,悉為同意,舉為卓著。--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日 (二) 〇三時四一分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