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僖伯

文出維基大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臧僖伯魯孝公子也。名彄,字子臧,謚僖。

[]

隱公五年,公欲如觀魚[一]。臧僖伯諫之,公弗從,曰:「余將略封」,乃往,陳魚而觀之[二]。僖伯稱疾而不從[三]

[]

  1. 《左傳‧隱公五年》:「春,公將如棠觀魚。」
  2. 《左傳‧隱公五年》:「臧僖伯諫曰、凡物不足以講大事,其材不足以備器用,則君不舉焉。君將納民於軌物者也。故講事以度軌量,謂之『軌』;取材以章物採,謂之『物』。不軌不物,謂之亂政。亂政亟行,所以敗也。故春搜、夏苗、秋獮、冬狩,皆於農隙以講事也。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歸而飲至,以數軍實。昭文章,明貴賤,辨等列,順少長,習威儀也。鳥獸之肉不登於俎,皮革、齒牙、角骨、毛羽不登於器,則君不射,古之制也。若夫山林川澤之實,器用之資,皂隶之事,官司之守,非君所及也。公曰、吾將略地焉。遂往,陳魚而觀之。」
  3. 《左傳‧隱公五年》:「僖伯稱疾不從。」